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39章 渔阳戍里烽烟起
        从漠北单于庭到上谷、渔阳以北,尚有数千里之遥,纵是【秦吏】车马轻便的匈奴,也要走好几个月。

    倒是【秦吏】一月份的渔阳城(北京密云区),这座边地城邑已从去年秋天的动乱中恢复过来,乘河北动荡,揭竿而起的长城戍卒被本地豪侠臧荼收服,臧荼也成了燕地本土最大的武装,他自称将军,不但控制了渔阳郡全境(冀北、天津),还派人向右北平(唐山、承德)进军。

    但这几天,臧荼将军却不在渔阳城,城池交给了手下名为“栾布”的都尉掌管。

    栾布年岁不大,三十上下,但前半生却颇为波折。

    他本是【秦吏】魏国梁地人,十多年前年少时,曾与彭越交游,交情很好。

    在魏国灭亡后,彭越落草大野泽为盗,而栾布则随着逃难的魏人东入齐国,穷困没有生计,只得为人作佣保,在他二十岁那年,被一起做生意的同乡所骗,赌钱输了巨款,又被卖身给齐地名为“刀间”的奴隶贩子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一群人被系上绳索,塞进海船,被运到燕地贩卖为奴。

    燕地地广人稀,齐魏赵运来的奴隶很受欢迎,虽然在这人生地不熟,语言也不相通,但好在栾布本是【秦吏】有些武艺的,遂得其家主赏识。

    后秦吏刑其家主,栾布刺杀秦吏,为其家主报仇,罪本当死,是【秦吏】当地豪侠臧荼解救,贿赂法官,只让栾布做了刑徒,发配渔阳……

    去年秋天,臧荼派亲信来告知栾布:秦始皇已死,天下大乱,是【秦吏】时候动手了!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栾布带着受尽苦楚羞辱的刑徒们大吼着,用砖石砸死秦吏守卒,又杀向渔阳,臧荼里应外合,杀郡守、郡尉,夺取此城。

    栾布是【秦吏】个重恩义的人,他当即向臧荼下拜,奉之为主,臧荼则举以为都尉。

    这天,栾布正在渔阳城中听一个从胶东来的商贾说起齐地之事,才得知,他少时发小彭越,竟也混出了明堂。

    那商贾描述道:“彭越在大野泽中捕鱼,聚集轻侠少年为群盗。早在几年前诸田叛乱时,轻侠少年就怂恿彭越起兵,但彭越却说,秦始皇生死未定,且待之。后来,诸田果然败亡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秦始皇真的死后,大野泽已聚集数百群盗,都愿意追随彭越,但彭越却言,起兵可也,但要诸少年遵从命令,与之约定次日日出集合,后期者斩。”

    “群盗散漫惯了,果有十多人迟,最后一人直到正午方至,众人以为迟者众,不当责,尚嬉皮笑脸,向彭越赔罪,然彭越却勃然色变,尽斩后者十余人,设坛为祭,于是【秦吏】其余徒属皆大惊,畏彭越,莫敢仰视,乃略取大野泽东岸,得千余人。”

    栾布听罢,不由晒然:

    “这像是【秦吏】彭仲会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是【秦吏】去年夏天发生的事,到秋天时,纵横策士蒯彻去见了彭越,也不知与他谈了什么,彭越遂开始进攻薛郡,与泰山盗合流,又尊田荣之子田广为齐王,自己则做了齐国大将军,向济北郡发展,今已坐拥两郡,拥兵上万了。

    栾布摇摇头:“虽然我与臧将军也取了渔阳、右北平,但燕地踔远,人民希,户口完全没法和富庶的齐鲁相比啊!”

    燕地有六郡,广阳、上谷、渔阳、右北平、辽西、辽东,后五者户数加起来,恐怕还没燕上都、下都所在的广阳郡多,更要命的是【秦吏】,现在广阳为赵军鲁勾践所占,鲁勾践还号召臧荼,以及占据上谷的韩广会师蓟城(北京),一同拔除这秦吏兵卒占据的最后城市。

    但面对鲁勾践的邀约,近在咫尺的臧荼却以冬日苦寒为由,未曾派兵南下,如今春天到了,冰消雪融,他依然没往蓟城派人,反倒亲自到渔阳、上谷交界的居庸塞(居庸关)走了一趟……

    正在此时,外头却传来呼喊。

    “臧将军回来了!”

    栾布连忙到城门处相迎,臧荼是【秦吏】典型的燕地壮士,身长八尺,豹头环眼,燕颔虎须,骑马长驱而入,栾布连忙过去为其拉住马,见臧荼笑容满面,似是【秦吏】心情不错,便问道:

    “将军与韩广谈得如何?”

    臧荼此去,正是【秦吏】与韩广密谈的,韩广本上谷郡卒史,去年秋天,燕赵之地大乱时,他也拉了一伙人举兵,占据上谷郡(怀来、张家口),亦称将军。

    臧荼大笑,声如震雷:“是【秦吏】好事,韩广比某想象中大方,他说,愿意将居庸塞交给吾等!”

    栾布不由一惊,居庸是【秦吏】此时的“天下九塞”之一,所在的峡谷,属太行余脉军都山地,西山夹峙,下有巨涧,悬崖峭壁,地形极为险要,是【秦吏】渔阳、广阳、上谷三地交界的重险。谁得了它,便好似得了锁钥,出可攻,退可守。

    栾布遂疑:“韩广如此大方,莫非另有所图?”

    臧荼不以为然:“韩广与我袒露心扉,说赵国越境攻燕地,占据广阳,看样子是【秦吏】不打算走了,而鲁勾践呼喝我二人,如斥家奴,此燕人之大敌也!”

    虽然后世常将两国合称“燕赵之士”,但两国从来是【秦吏】相互看不上眼的:赵国人嫌燕人是【秦吏】土包子,“邯郸学步”的故事,就是【秦吏】赵人拿来笑话燕人蠢笨的。

    而历史上,燕国乘着赵国长平之战后国力大损,就落井下石,派兵击赵,结果被廉颇带着群娃娃兵击败。赵国也一咬牙,反正是【秦吏】你先动手的,便要从燕国身上狠狠割肉疗伤,于是【秦吏】几十年间,两国龌龊不断。

    直到灭亡前夕,燕国与赵国的确合作过一段时间,两国亡后,燕赵豪杰一度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可眼下,随着秦朝在当地统治崩溃,燕赵势力,便又开始敌视对方了。

    虽然蒯彻为赵国制定了:“南据大河,西有太行,北吞燕、代”的计划,但却忘了,臧荼与韩广两个燕人,根本没打算做赵国臣子!

    “韩广建议,我两家不如放任赵军与秦吏在蓟城耗着,而各自调头,我取辽西、辽东,他则夺代郡,他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臧荼兴奋地说道:“事后相互承认对方为王,一同结盟对付赵国!”

    这却是【秦吏】模仿五国相王,百多年前,在公孙衍的斡旋下,魏国、韩国、赵国、燕国和中山国结成联盟,各国国君均称王,以对抗秦、齐、楚等大国。

    “韩广欲称代王,而我……”

    臧荼大拇指指向自己:“则为燕王!“

    说起来,其他诸侯都是【秦吏】拥立王族之后,但惟独燕国,因为太子丹刺秦一事,为秦始皇所痛恨,所以燕国宗室,几乎都在辽东陷落时,被秦军或杀或迁,几无遗孑,想找一个燕王旁支出来都难。

    臧荼得意洋洋:“韩广亦燕,燕宗之不振久矣,既然如此,不如我自立为燕王,燕代为兄弟之邦,而居庸塞,便是【秦吏】结盟的诚意……”

    栾布心中暗道:“若姬姓旁支为燕王,韩广也曾为燕臣,处境有些难堪。此外,臧将军称燕王,必被赵国所恶,一旦燕赵构兵,韩广岂不是【秦吏】可以从容略取代、雁门,坐看我两家相斗了?”

    栾布心中如此想,但见臧荼似已定下此事,便没贸然说出来,扫了他的兴致,反正称王可不是【秦吏】一朝一夕能成的,再想办法劝阻就是【秦吏】了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栾布在臧荼问他离开时渔阳、右北平可有事时,栾布便告诉了他两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“刚开春,东胡王便率部众离开赤山(内蒙赤峰),向南进攻,攻陷了右北平的平刚(辽宁宁城),围渔阳郡白檀(河北滦平),烧杀抢掠,夺人众千余而去……”

    臧荼顿时皱眉,东胡,是【秦吏】燕国的老邻居了,燕昭王时,秦开为将,大破东胡,燕国这才夺取了燕山以北,以及辽东千里之地。

    但东胡实力仍在,经过数十年休养生息,以赤山为中心,又收编了匈奴为秦所破后东窜的部众,开始重新振作,如今已是【秦吏】一个控弦之士数万的强大部族,与匈奴分据草原东西。

    近几年,随着东胡扰边日益频繁,秦朝才在渔阳等地增加戍卒数量,又将燕赵长城相连……

    如今渔阳戍卒已反,燕长城已空,东胡遂能长驱直入,大肆劫掠辽东辽西及燕山以北地区!胡骑所过,农田惨遭践踏,屋舍化为焦土,百姓十室九空!

    作为燕地最大的势力,臧荼却只觉得,这是【秦吏】个麻烦,遂道:

    “东胡来去如风,我军出则走,我军退则复至,须以大兵守长城方可,但我欲争全燕之地,哪有多余的兵力与东胡周旋?”

    “这样罢。”臧荼左思右想,却有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渔阳、右北平在燕山以北,不过数县,地踔远,人民希,数被寇。与其空耗大兵去保护,不如将山北之民尽数迁徙到郡府附近,至于燕山以北,暂且放弃,没了人,就只剩下一些荒地,尽管让东胡王得了去!”

    这涉及到三四个县,数万人口,栾布心里有些没底:

    “若山北之民不愿迁呢?”

    臧荼一瞪眼睛:“愿迁则迁,不能迁,便是【秦吏】他们自寻死路,不必管了,这些不识好歹的奸民,就任由胡人略去为奴罢……你要说的第二件事呢?”

    栾布觉得有些不妥,但只是【秦吏】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还有一事,我军已夺碣石,是【秦吏】从胶东有商贾来碣石贸易,彼辈至渔阳,告诉我说,有消息称,公子扶苏,在海东现身了!”

    “公子扶苏?”

    臧荼大惊,几年前,秦军征海东路过渔阳时,他也在道旁观看,遥遥望见身四匹白马为驾,站在车上英姿飒爽的的公子扶苏:“传闻中,他不是【秦吏】死了么?”

    栾布道:“天下人或以为死,或以为亡,不知真假,但有件事是【秦吏】能确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‘公子扶苏’,冬天时已带着数千海东戍卒,回到了襄平,今已控制辽东全郡,并欲向辽西进军!”

    栾布语重心长:“臧将军,吾等除了赵国、东胡,恐怕又要多出一个敌人了,此时贸然称燕王,不智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首富杨飞  励志故事  娱乐大头条  五行天  99养生网  社保查询网  银行信息港  好名字  作文吧  杀神白起  完美世界  努努书坊  努努书坊  谎话大王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tplink  减肥方法  修真聊天群  杀神白起  男性健康  个性说说  穿越小说  逆天铁骑  斗战狂潮  极品最强大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