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34章 长袖善舞
        北地郡,乌氏县(宁夏固原),连绵的山体岩石呈暗红色,如同一团团燃烧的火焰,故而被人称为火石,又好似鸡头顶上的冠,又名鸡头山。

    大秦新晋的关内侯乌氏倮家,就位于鸡头山下的原野上,火红色石头搭建的壁垒,高耸砖墙上藤蔓已枯,周围有全副武装的骑从巡视,是【秦吏】乌氏家族的徒附。

    站在戎楼之上,身材臃肿的乌氏倮目送一队扈从护送某位神秘客人远去,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父亲,那章邯来此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乌氏倮有二子,一名乌廷,一名乌芳,入秦多年,他们的衣裳饮食早已中原化。

    方才乌氏倮屏蔽旁人接见了朝廷在逃的通缉犯章邯,二子不免心怀疑虑。

    “山里的狼嗅到鲜血味道就会出洞,汝等以为,章邯能来做甚?”

    乌氏倮摆了摆手,在案几边盘腿坐下,章邯来得急走得也急,羊肉才刚烤好送来,里面加了不少从岭南不远千里贩来的香料,喷香扑鼻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章邯没口福。”

    乌氏倮用小刀割着烂熟的羊肉往嘴里放,一边说道:“他来是【秦吏】想提醒我,要小心,我庇护他与黑夫长子的事,恐已被咸阳知晓!”

    “啊!”乌芳年轻胆小,闻言不由大惊。

    乌廷倒还算冷静:“我家眼线遍布塞内塞外,咸阳也有不少仆役经营牛马,身居市肆,日夜传递消息回来。虽说前段时间,有人泄露了黑夫长子的行踪,招致咸阳使者来寻,但我家及时通知,让他们立刻转移,并未被抓啊。”

    乌氏倮啃着羊蹄:“章邯虽未明言,但我猜,这桩事,是【秦吏】公孙白鹿说的。”

    乌芳大怒:“这贼子,过去可没少收我家钱帛,父亲,不如派人去将他杀了罢!”

    乌廷摇头:“不可,我家势力在长城沿线,可伸不到义渠城中,再说,咸阳使者虽至北地,但要动乌氏,却必须回报咸阳,一去一回起码两月,此时去杀公孙白鹿,岂不提前坐实了吾家之罪?”

    乌氏倮开口了:“汝等不觉得奇怪?公孙白鹿被黑夫倚重,后又成了章邯亲信,章邯出事时,义渠白狼都跟着跑了,公孙为何不随之出奔?”

    乌芳道:“是【秦吏】因为他……贪图官位?”

    乌廷则言:“恐怕是【秦吏】碍于族人众多,不敢出奔罢?”

    乌氏倮笑道:“汝等当知公孙、义渠两家往事,他们的大父,本是【秦吏】宣太后与义渠君所生二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孙白鹿的大父耻于戎族身份,遂更改户籍,自认为是【秦吏】夏子,穿夏服,说夏言,改氏公孙。”

    “义渠白狼的大父则不然,他就是【秦吏】要做戎人,继续以义渠为氏,辫发戎服,披发左衽,带着族人迁徙畜牧,食肉饮酪。”

    一个茎结出了两个果,也代表了北地的两种生活方式,这在北地郡人尽皆知的事,在乌氏倮眼里,却有不一样的解读。

    “公孙义渠两家看似争斗了数十年,三代人,可依我看,不过是【秦吏】明面为敌,暗中相互庇护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嫪毐之乱时,关内戎人君长多奉嫪毐矫诏,起兵响应,围攻蕲年宫,义渠白狼之父也参与其中,而当时公孙白鹿之父却坚决拥护始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叛乱平息后,始皇帝大肆清算嫪毐之党,义渠氏遭到重创,几乎灭族,是【秦吏】公孙氏拉扶了一把,这才让义渠白狼幸免于难。”

    总之,这两家往往会做出不同选择,为的就是【秦吏】不管哪家得势,都能庇护另一家,相互帮扶,在这艰难的世道延续下来,不失为一种生存智慧。

    “故义渠白狼毅然随章邯出奔,义渠氏的牧场、族人、牛羊,就被公孙全盘接收。看似吞并,实际上,谁知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代为照料?他日若胡亥败亡而黑夫掌权,义渠又能反过来庇护公孙。”

    再阴暗点想,公孙白鹿或许还是【秦吏】个双面间谍呢,一边向咸阳举报黑夫之子行踪,一边又奉章邯之命,想拉乌氏下水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的意思是【秦吏】,此事或是【秦吏】章邯谋划,就是【秦吏】想将父亲逼反?”

    乌芳气得发抖:“这章邯,我家好心庇护于他,他却恩将仇报,做出这种事来,父亲,我这就带着骑从,去将他抓回来!”

    “糊涂,父亲若有杀心,章邯还能活着走出乌氏堡么?”

    乌廷斥责了弟弟,说道:“父亲,事已至此,不论作何弥补,也无法再取信于咸阳,我家,是【秦吏】否要效蜀郡守,起兵响应北伐军?”

    作为家中老大,乌廷往返于咸阳与北地间,对东方战局十分关注,依他看,这秦廷遭到北伐军与复辟的六国围攻,确有大厦将倾之势……

    再者,乌氏与黑夫关系一直不错,羊毛、红糖贸易更托了他的福,才有今日之盛。

    “章邯也如此劝我。”

    乌氏倮吃饱羊肉,打了个嗝:“但蜀郡守之所以举兵,是【秦吏】怕黑夫派兵入巴蜀,乱了他治下郡县,不如直接投靠,反正战火一旦烧到汉中,咸阳便再难派兵入蜀中讨罪。此外,他也图立国家之主的大功,战后能坐上彻侯丞相之位。“

    “但北地不然,关中之兵旬月可至,乌氏虽有族众千余,更能号召胡戎部族,但也不是【秦吏】官军的对手,再说,我起兵,图什么呢?”

    能做到天下第一富贾,还没被朝廷割韭菜,乌氏倮有他厉害之处,对自己的定位尤其清晰。

    “乌氏倮,只是【秦吏】个低贱的戎人商贾,蒙始皇帝恩宠,这才能比封君之位,得与文武百官一同朝觐,又通西域,开塞北,为国贩卖丝糖,富至数万金,我对地位、财富,都已无所求。”

    “吾所求者,唯有乌氏能世享富贵,起码富过两代人,如此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三代?那得看孙子贤肖与否,不强求。

    总之,乱世来临,有人不满现状揭竿而起,但乌氏倮,却是【秦吏】最渴望维持现状的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,在独木上找平衡着实不易,这两不得罪的状态,还是【秦吏】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章邯不甘心一直雌伏,要逼乌氏倮做选择!

    乌氏倮嘱咐两个儿子道:“事到如今,章邯那边我不能当面拒绝,须得欲拒还休,让他求着我,盼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不能学寡妇清之子巴忠,悍然起兵反叛,最后落得一死,妻子落到他人之手,万金之财全作了嫁妆,便宜了黑夫这厮。”

    “吾等只需赶着牛羊,带着族人僮仆,出走塞外,去贺兰山下,长城沿线大军已三去其二,剩下的人仅能守烽燧关隘,咸阳就算想捉我问罪,短时间内,也难以发兵来击。更何况,我在塞外,也有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在草原上晃荡个一年半载,保存财富族众,观形势之变,流血的事,交给那些想虎争天下的人去做吧。”

    乌氏倮明白,天下归属尚未有定数,此时抉择,为时尚早。

    急功近利的巴忠,就是【秦吏】摆在眼前的教训,乌氏倮摇头道:

    “寡妇清如此精明的女人,怎就生了如此蠢笨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他教训两个儿子道:“汝等须得记住,身为商贾,不管家财几何,务必记住两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一句是【秦吏】,旱则资舟,水则资车,以待乏也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句是【秦吏】,长袖善舞,多钱善贾!”

    前者好理解,乌氏倮在章邯与黑夫长子落难时伸出援手,眼下南方已然成势,他便多了条路。

    多钱善贾也不难,本钱多了,自然就好做生意,乌氏深得此道精髓,所以才能拿出两千万钱奉于胡亥,就当买平安,换得大半年安生。

    最难之处,在于长袖善舞。

    舞乐里,舞者水平高不高,据说只要看她出场时长袖甩得如何,

    而一个商贾是【秦吏】否高明,则要看他,会不会交朋友:长袖荡到你身前半尺,香风阵阵,让每个围观的势力都觉得他欲与自己亲善,最后不管谁获胜,都亏不了他好处……

    “脚踏两条船。”乌廷言简意赅,对父亲的生意经做了总结。

    “两条?”

    乌氏倮哈哈大笑:“眼下的形势,想活到最后,只踏两条怎么够!汝等以为,我暗中出手庇护的人,只有章邯和黑夫长子么?”

    他好歹还能数清,自己一共投资了几股势力。

    从戴有镶嵌绿松石戒指的大拇指开始,珠光宝气的指头一个个伸出。

    “胡亥。”

    “黑夫。”

    “李信。”

    乌氏倮胖脸上的小眼睛里,闪着狡黠的光。

    “还有匈奴和……”

    “项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始皇三十八年,夏历十二月,塞北处处皆是【秦吏】大雪。

    越过蜿蜒的长城向北行,越往北,就越冷,尤其是【秦吏】当年连陈平都未到过的阴山大漠以北,雪大如鹅毛,穿几层皮袄都冷彻入骨,这时候还敢在野外活动的人,不是【秦吏】堕指,就要被冻掉耳朵。

    越过荒凉的大戈壁,距长城三千里的狼居胥山下,一片毡帐背靠山脊,绵延数里。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单于王庭,自从八九年前冒顿王子弑其父头曼后,就带着部众北遁大漠,在苦寒无水草之地避秦朝锋芒。

    冬去春来,母羊产仔,母马下驹,女人也诞下孩子,经过多年休养生息,匈奴部众稍有恢复。冒顿又收拢月氏灭亡后北逃投奔的几个部落,吞并更北边的丁零,匈奴国力,已接近秦朝北伐之前,有引弓之骑数万。

    而在单于金帐,柴火缭绕,烘得帐内暖暖的,冒顿正与最信任的左右大都护吃肉喝酒,直到羊皮帐幕被掀开,伴着寒风,三个身上沾满雪花的人,被匈奴武士推了进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是【秦吏】乌氏倮家的使者,他单膝下跪,用娴熟的匈奴语对正中央头戴金色鹰冠的胡人说道:

    “天地所生、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,乌氏家主让小人,带来他的问候,还有小小礼物!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让身后二人上前。

    冒顿放下手里的马奶酒,摸着卷曲的胡须,用匈奴语说道:

    “从一年前起,乌氏便与匈奴恢复通商,但我不要丝帛美酒,只要铜铁器物,还有人,这次送来的是【秦吏】……”

    他目光打量使者身后两人:一个是【秦吏】被大雪冻掉一只耳朵的中年人,五旬上下年纪,走路一瘸一拐,另一个则是【秦吏】二十青年,抿着被冻得发紫的嘴唇,脸上有道深深的鞭痕,眼中满是【秦吏】警觉。

    “两个瘦弱的奴隶?”

    左右都护大怒,觉得乌氏倮是【秦吏】在侮辱大单于,几欲拔刀而起,但冒顿却止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【秦吏】乌氏家主提到的……楚人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在长城服苦役,受尽辛劳折辱的中年人脱去了笨重的毡袄,他身躯瘦削,眼神刚毅,为了此行,不惜失去了一只耳朵。

    本该是【秦吏】历史上搅动天下风云的豪杰,如今却如此落魄。

    他扫视满帐胡人王侯,最后目光定在冒顿身上,朗声道:

    “我乃楚国上柱国项籍之仲父。”

    “项梁!”

    “幸得乌氏家主庇护,不远万里来此,是【秦吏】想要为楚国,与匈奴大单于,结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只有一章,冒顿北遁见465章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全球高武  天涯八卦  战神狂飙  大族激光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逆剑狂神  星峰传说  超级神基因  春野小神医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中世纪崛起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春野小神医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房贷计算器  名人名言  战神狂飙  飞剑问道  房贷计算器  盛唐之帝国崛起  盛唐风华  逆剑狂神  创世中文网  星座网  作文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