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30章 我看你骨骼惊奇
        十一月下旬,刚被“魏军”攻占的东郡首府濮阳,也在上演和韩地几乎一模一样的一幕,城内的黑布白布都被强行征收,或裹在头上,或制成哀旗,最后由魏相张耳带头,魏人皆向西而拜,嚎嚎大哭。

    张耳很是【秦吏】伤心,至少看上去如此,他一把鼻涕一把泪,哀叹道:“吾等奉大王命,以举国之力,出师东郡,方获大捷,本欲迎大王定都于濮阳,岂料大王竟陡然薨逝!”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才复国不到两个月的魏王咎,竟于数日前,死于一场秦军车骑的突袭。

    重建后,魏国忙着收复故地,向西占领了酸枣(河南延津),张耳则率领主力向东北行,欲攻取东郡作为基地,魏咎则留守临济。

    岂料,坐视诸位反叛多时的秦军却突然有了动作,奉王贲令,原上郡裨将苏角秘密从敖仓东进,以车骑一万袭击了酸枣,又接应后续两万人,将临济团团包围,魏咎只来得及派两个儿子出城求援。

    可等张耳闻讯,着急上火地再派人去请求楚国帮忙解围时,却传来了临济失陷,魏咎已死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据临济方向逃来的人说,魏咎死得很英勇,眼看城池即将失守,他毅然登城,让人向苏角喊话:“只要能放过城中百姓,咎愿献城!”

    苏角答应了魏咎,于是【秦吏】魏咎令人开城,他自己则自焚而死!

    但苏角并未遵守约定,临济投降后,他不但派人将满城魏卒、男丁三四千人屠戮一空,更枭魏咎之首,辱魏咎之尸,将其被烧得焦黑的尸体拖在满载首级的马车后面,扬长而去……

    王贲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,数日之内,两王殒命。

    “悠悠苍天,曷此其极,悠悠苍天,何薄于魏!”

    张耳捶胸而号:“大王有尧舜之仁,宁自赴烈火,也不愿连累百姓,可恨暴秦恶如虎狼,君亡臣辱,此仇,张耳必复!”

    言罢,他擦了擦眼泪,转身看向身后身穿丧服的诸魏公子,拱手道:“大王不幸遇害,但魏国不会亡!国不可一日无君,张耳敢请长公子继承大位!”

    “相邦,这可万万使不得!”

    魏咎长子名魏璎,他年纪虽轻,却不笨,立刻惶恐地摆手:“自古嫡庶有别,我虽是【秦吏】长子,却并非嫡子,还是【秦吏】让魏珞做王吧!”

    张耳目光看向魏璎身侧,比他矮了整整半个头的瘦弱少年。

    魏珞是【秦吏】魏咎嫡妻所生的次子,他也反应过来了,忙道:“我虽是【秦吏】嫡子,但……但我年纪太幼,难当大任。”

    做弟弟的比他哥哥更有担当些,还给张耳出了个主意:“丞相,不是【秦吏】有句话,叫国赖长君么?我与兄长都不合适,还是【秦吏】让德高望重的宗室叔伯们来做魏王吧!”

    “说得没错,国赖长君。”

    张耳点点头,又看向站立在旁,胡子老长的魏无知——这位的身份可不简单,他是【秦吏】信陵君魏无忌的孙子,张耳曾经的主子。

    若非张耳给项籍出主意时魏无知躲在濮阳,无人知晓,这魏王,怎么也轮不到魏咎啊……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张耳对魏无知说道:“信陵君曾率五国之兵破秦军于河外,走蒙骜,更乘胜逐秦军至函谷关,抑秦兵,秦兵不敢出。当是【秦吏】时,公子威振天下,诸侯不敢加兵于魏。信陵君更乃张耳旧主,也是【秦吏】张耳一生楷模……今君乃信陵君之孙,更是【秦吏】魏氏长者,宜为王!”

    两个少年都明白的道理,魏无知年纪一大把,哪能不清楚眼下情形?

    遂力辞道:“正因吾大父是【秦吏】信陵君,我才万万不能做魏王!”

    魏无知开始掰扯自己的理由:“信陵君曾组织合纵,力挫强秦,秦王患之,乃行金万斤于魏,求晋鄙门客,令其散播传言,说什么’诸侯徒闻魏公子,不闻魏王。公子亦欲因此时定南面而王,诸侯畏公子之威,方欲共立之‘,更伪贺公子得立为魏王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【秦吏】魏安釐王忌惮吾大父,撤其将相之职,大父乃谢病不朝,与宾客为长夜饮,饮醇酒,多近妇女,遂薨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事是【秦吏】事实,张耳当年虽然才加入信陵君门下仅月余,却也知晓,两个老家伙不由频频叹息。

    说到这,魏无知又抛出了一个家族秘密:“相邦,实不相瞒,大父临终前曾嘱咐吾等,他说,’无忌之子孙皆当忠于大魏,切勿生出不臣之心,更不可僭越为王’!”

    张耳怀疑:“有这种事?”

    魏无知大义凛然:“此家中梓秘,故外人不得知。总之,我能为魏臣,辅佐君主,却万万不能被立为魏王啊!否则,九泉之下岂有面目去见大父?”

    三人皆有推脱的理由,张耳很是【秦吏】无奈,只感觉牙疼,暗道这群魏氏子孙一个比一个滑头,好好一个王位,竟被他们推过来攮过去。

    “总不能我自己来做魏王罢?那也太名不正言不顺了!”

    但魏国也就这样再度灭亡,也太可笑了。

    张耳正打算强迫魏璎或魏珞继位时,身后却响起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相邦,这王,就让我来做罢!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,却见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从跪了许久的冰凉地面上起身,抬起头,浓眉大目,仪表堂堂!

    却是【秦吏】魏咎的从弟,现任的魏国司马,魏豹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豹呀,你这时候站出来自荐作甚,魏璎、魏珞两个孺子都明白的事,莫非你就看不透?”

    魏无知与魏豹曾一起躲在濮阳,也算有几分交情,等众人散去后,他拉住魏豹的手,拽着他走到城墙的阴影处密谈。

    魏豹笑道:“族兄,我岂能不知?秦军来势汹汹,轻取临济,杀害了先王,而我魏国刚刚复辟,尚且小弱,缩在东郡一隅,若秦军再度来攻,楚赵不救,魏之社稷,将危在旦夕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下已乱,世间无序,像吾等过去一样,匿身潜逃很容易,可一旦接过魏王的冠冕,就不好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魏王之位就好比烧红的火炭,谁接过来,就可能会是【秦吏】秦军下一个目标!

    “至于族兄的顾虑,阿豹也明白。”

    魏豹望着远处巡逻而过的一队轻侠,低声道:“这所谓的魏国,其实是【秦吏】张耳大权独揽,魏地轻侠也唯他命是【秦吏】从,所谓魏王,不过是【秦吏】一个傀儡,还是【秦吏】随时会被秦军围攻,危及性命的傀儡,有什么好当的?”

    魏无知叹息:“你既知道,为何要自己跳进火坑里呢?”

    魏豹却有自己的想法:“张耳好名,当年秦军攻魏,他为了名声,宁可带着门客在外黄硬扛秦军,也不直接逃亡。他碍于君臣名分,不会对我怎样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张耳之所以能做魏相,不过是【秦吏】因为得了楚国支持,但这信任恐怕久不了,我的亲信从赵国返回,说陈馀叛楚投赵,做了赵国上卿。陈馀与张耳关系莫逆,只要稍加毁谤,项籍恐迁怒于张耳!”

    “我会抓住这机会!”

    魏无知重新打量魏豹:“看来你想得很明白。”

    魏豹握住魏无知的手道:“魏国两百余年社稷,总得有子孙来继承啊,还望族兄能助我坐稳王位!光复大魏!”

    魏无知却不表态,只看着魏豹:“你当真觉得,这草草复辟的魏国,有前途?”

    “魏国必在我手中大兴,对此我深信不疑!”

    魏豹压低了声音:“族兄可听说过河内温县的奇女子,许负?”

    魏无知听说过,此女在河内、东郡颇有名气,据说她出生时便与众不一同,手握璞玉,小时候指点着街上行人,能一一说出他们的祸福,且无一出错,遂驰名郡县,成了民间十分敬仰的女相士。

    相面在这时代很流行,比如沛县的吕太公就精通此道,为宝贝女儿挑了一门“

    好”亲事,将她嫁给了名声不太好的刘季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沛县人都觉得,吕太公怕是【秦吏】相错人了,将好端端的闺女推进了火坑,此事已在丰沛成了一个笑柄。

    但同样是【秦吏】相面,许负却从未失手过,除了相面,她还会卜筮,还能望气!

    据说她望到了东郡的陨石,望到了秦始皇之死,更望到了南方黑夫之叛……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族兄了。”

    魏豹是【秦吏】个迷信的人,他将这件事当成自己的筹码,告诉了魏无知。

    “我数月前去温县,见过许负一面,她年纪虽轻,却能一眼就看出我是【秦吏】藏匿民间的魏国公孙,知道我和先王在密谋反秦……”

    “许负言,我骨骼惊奇,必成大器,我出金一斤,再详细追问,她才又说……”

    魏豹摸着自己的脑袋,对未来充满信心:

    “她说,我头顶上,似有天子气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
    
友情链接: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男性健康  逆剑狂神  创世中文网  个性说说  开天录  大争之世  名人名言  好名字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五代梦  落秋中文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小学生作文  全球高武  花百科  电视指南  就爱读小说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星峰传说  开天录  大魏宫廷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