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27章 山河破碎风飘絮
    PS:忘记娄敬出场过了,反正前面只露了个名没台词没事迹,无关大菊,悄悄划掉,以后文这个为准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满番汉,秦帝国的东北界,它是【秦吏】大同江的入海口,有一个很小的海港,只不过这儿并无一艘船舶,胶东的商船来了又走,一点靠岸的想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位容貌比实际年龄大许多的中年将军站在海边,他被风吹日晒变粗糙许多的皮肤,已不再惧怕冰冷的冬风,干裂的嘴唇喃喃自语“

    “今天是【秦吏】十一月初一。”

    “很快,就满一整年了!”

    扶苏能感受到,今天的冬风,就象那天夜宴散场那么凉……

    一年前,十一月十六日那天,天下称贤的大秦长公子扶苏,在咸阳失去了一切,因为他的幼稚、愚昧。

    他升得太高,爱得太广,怕得太多。

    在大难临头时,他畏惧不前,却回头试图抓住一根救命稻草,却加速向深渊沉去,被人代替自己,做了最错误的抉择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【秦吏】,扶苏变成了一颗飞速陨落的流星,离开咸阳滑落向南,最后在汉中失了踪迹。

    扶苏出奔,成了秦始皇三十七年开年最大的政治事件,天下震惊,也决定了以后许多事情的走向。

    唯独他的去向,成了一个未解之谜,百姓或以为死,或以为亡。

    其实那之后半年里,扶苏一直形单影只,靠着伪造的验传,在关东漫无目的地游荡。

    扶苏记得,多年前与黑夫相聚时,自己常抨击秦始皇帝,说父皇“不知民间疾苦”,言下之意,就是【秦吏】自己很懂百姓黔首的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当时,黑夫总是【秦吏】露出一个礼貌的笑,不同意,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后来扶苏才明白,那礼貌背后,是【秦吏】发自内心的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我当年,不过是【秦吏】无病呻吟,故作仁慈,哪知道什么疾苦啊?”

    半年游荡,让他深切知道了什么是【秦吏】真正的“疾”和“苦”。

    验传虽然好使,但身上的钱帛总有耗尽的一天,当走到东郡时,扶苏不得不卖马,甚至卖了最后一身干净衣裳,尽管那瘦马蔽衣只为他换来了数日之食。

    他真成了孑然一身了,除了手里的一把剑。

    而后的日子里,扶苏就不得不和天下芸芸众生一样,为填饱肚子而奔走了。

    他在河上帮人划过船,在码头帮人扛过包,一度还欲为佣耕,只是【秦吏】他根本不会种地,遂失了业。

    这下扶苏算是【秦吏】彻底明白韩非那句话了:“尧为匹夫,不能治三人;纣为帝王,足以乱天下。”

    更何况,他本非尧舜,只是【秦吏】个因为身体里淌着秦始皇的血脉,被包裹上公子身份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脱了这冠带,谁不是【秦吏】赤条条的匹夫呢?

    “没了公子身份,我果然什么都不是【秦吏】……”

    自嘲的苦笑没法填补饥肠辘辘,被逼无奈时,扶苏甚至为了一口吃的,做了商贾的帮佣打手,与人在市肆上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那天,他靠着从小修习的武艺,将那些只会三脚猫功夫的混混打得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那是【秦吏】扶苏流浪以来,最痛快的一次,他算是【秦吏】明白了,为何山东轻侠这么痛恨秦法了,那些条律简直是【秦吏】个鸟笼,将他们的天性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当地秩序仍在,其结果便是【秦吏】,扶苏与滋事的众人一起,被官府缉捕,扔在牢狱里,又拴着绳索,作为刑徒,去修筑河防。

    当地官府不会想到,这个满身臭味的游侠儿,竟会是【秦吏】咸阳暗中搜寻的扶苏!

    一个夜里,扶苏和许多人一起逃了,但他也挨了追兵一箭,一瘸一拐,进了山泽。

    这之后数月,伤痛和疾病纠缠着扶苏,让他身体孱弱,几乎丧命。

    不会有御医军医巴巴地来救他,也不会有家人隶妾嘘寒问暖,一个偶然路过的巫祝,也不过摘一把可疑的野草来熬成黑乎乎的汤,灌到他肠胃里。

    没有药到病除,反而更严重了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,滞留在河济之间的一个窝棚里,在伤病的折磨下形销骨立,半梦半醒间,回忆自己的前半生,想到曾经的豪言壮语,想到那些因天真犯下的错误,时而哈哈大笑,时而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当地里闾的人都觉得,这人疯了。

    标签贴上是【秦吏】很难揭下来的,在众人眼里,扶苏真成了一个疯子,玩水的孩子朝他扔石头,洗衣的妇人看见他远远就跑开,村里的男人气呼呼地用棍棒驱赶他。

    扶苏继续游荡在大河之畔,一路走来,受尽了白眼,也只有疠人村里的麻风病人,才不嫌弃他,尤记得,当他快要饿死时,一个满脸疮疤的疠人,还分了他一点吃的。

    然后冲他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。

    “疠人怜王!”

    “疠人怜王!”

    扶苏感受到了世上最大的讽刺,他再度放声大笑,又哭得像个孩子,疯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昔日的贵公子,好像彻底从他身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月余,直到盛夏时节,他坐在大河边抓着身上的虱,却从路过的渔夫闲聊中,得知了秦始皇崩逝的消息……

    他一下子呆住了,手里掐住的跳蚤挣扎着,蹦蹦跳跳地溜走了。

    旁边漂丝的妇人们看到,这个披头散发,又脏又臭的乞丐疯子,竟一头扎进了大河!

    惊呼阵阵,但也就这样,没人来救他。

    扶苏会水,泪流在河中,而激荡的浊水,也冲走了他用来包裹自己的脏壳。

    良久后,当扶苏再上了岸,眼神已清醒了不少,他动作麻利,用树藤扎起发髻,找出了那柄残破的剑,离开滞留许久的窝棚,一路向东走去!

    扶苏走到了海边,那一望无垠的湛蓝唤醒了他的初心,现在扶苏已记起,自己当初一路东行,是【秦吏】想去哪了!

    他欲走捷径,渡海去海东,但正值咸阳使者缉捕胶东黑党,对齐地政策改弦更张,海,被禁了,临淄、胶东、济北,片板不得下海。

    仿佛老天注定不想让他走得太轻松。

    也正是【秦吏】在海滨,扶苏听闻了黑夫“叛乱”的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难以置信,没有不可思议,扶苏只是【秦吏】默默掉头,转而向北走去。

    他算是【秦吏】恢复了健康,恢复了神智,但行事却与过去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过大河时,因身无分文,船家骂骂咧咧,扶苏直截了当,横剑在膝,胁迫船家载他渡河。

    到了河北,为了填饱肚子,扶苏更开始持剑抢掠行人,掏空他们的钱袋,抢夺其车马,只在离去时,扔下一把钱,只当是【秦吏】回家的盘缠。

    若在平日,他恐怕又要遭官府缉捕,可现在,已没人顾得了小小一起抢劫案了。

    在关东流浪时,扶苏见识过秦律重压下的民怨民愤。

    而眼下,他开始见识到,比苛政秩序更可怖的,是【秦吏】这些秩序,一夜间荡然无存!

    巨鹿郡,赵人举义,意欲复国,与郡兵相互攻杀不休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广阳郡,盗贼横行,虎狼食人,庄稼被大火烧毁,浓烟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渔阳郡,早已忍耐多时的燕赵戍卒造反,长城沿线烽火缭绕,这里没有孟姜女,但女人的哭声为何仍如此响亮?

    辽西郡,东胡王乘机入寇,大掠不休,胡马践踏边民,弯刀斩落无数头颅,妇女横于马背上,嚎叫着被掳走。

    辽东郡,昔日窜逃的戍卒卫满扰边,这群在山林里窝了许多年的暴徒穷凶极恶,边境许多里闾遭了秧,这是【秦吏】当年那场兵变营啸留下的隐患。

    山河破碎,人的命运一如飘絮般,零落成泥,碾作尘土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自己遭遇的,算什么?

    扶苏一路北来,目睹了这一路惨相。

    他听说过,往古之时,共工与祝融大战,怒触不周山,于是【秦吏】四极废,九州裂,天不兼覆,地不周载。火爁焱而不灭,水浩洋而不息。猛兽食颛民,鸷鸟攫老弱……

    眼前发生的事,不就是【秦吏】传说在现世的写照么?

    扶苏孑然一人,纵杀死一二盗贼、胡人,却无法阻止更大的惨剧发生。

    他只能漫步在尸骨之间,逼迫自己睁大眼睛,看这一切,记住它们。

    “都是【秦吏】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一张张死人面孔前,一个个破败里闾外,扶苏对自己如是【秦吏】说。

    “你辜负了父皇,懦弱踌躇,让他不能瞑目。”

    “你辜负了妻、子,自私自利,抛弃了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辜负了门客臣属,让他们没个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辜负了黑夫,让他走到今日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更辜负了天下人的期望,让这乱世降临人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扶苏啊扶苏,你才是【秦吏】那颗荧惑星!”

    他有罪。

    罪大恶极。

    所以他需要弥补,需要赎罪。

    扶苏只想到一种办法。

    经过数月跋涉,终于抵达襄平城时,他一度踌躇,但最终还是【秦吏】放弃入城,继续向东。

    他不再天真,不再轻信,就算辽东守认识自己,但孤身而去,纵然表明身份,也可能被缚擒拿。

    只有自己手里有兵,交涉才是【秦吏】对等的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他再度用脚步丈量大地,沿着昔日远征的路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荆棘深深插进手里,鲜血淋漓,脚上的水泡破了又起,最终变成硬实的老茧,饿食野菜,渴饮溪水。

    当九月初,扶苏抵达西安平时,整个人已不成样了。

    他才三十出头,看上去却似四旬老汉,皮肤黝黑,形容枯槁,脚踏草鞋,若非很熟悉的人,仔细辨认容颜,再无人认得出这是【秦吏】过去如玉般高贵优雅的公子扶苏。

    扶苏现在不再是【秦吏】易碎的玉,他亲手毁掉了自己,褪去了所有印记,在烈火里焚烧许久,而成了坚硬的青铜。

    西安平的驻军是【秦吏】扶苏旧部,因为太过偏远,忙于对付北伐军的咸阳朝廷,甚至都来不及派使者来。

    本地驻军也零星听说了中原的事,以及远近的叛乱,他们踌躇不安,有的人觉得该就地等待,更多人认为不如自行回故乡去,这两种对立的看法,随着与胶东间联系中断,越发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官吏已弹压不住戍卒,叛逃不断出现,像上谷、渔阳那样的兵变随时可能发生!

    所幸,西安平的守将高成曾是【秦吏】扶苏的左膀右臂,助他镇压兵变,高成仔细辨认这个自称“故人”的造访者,一下子认出了他是【秦吏】谁。

    那个咸阳朝堂斗争的失败者。

    那个或以为死,或以为亡,去向成米的失踪者。

    高成激动万分,拜在扶苏面前哭泣,喊出了扶苏一年来都未听过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,长公子!”

    真是【秦吏】熟悉的称呼啊,但听上去,却又感觉如此刺耳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不是【秦吏】长公子,只是【秦吏】扶苏!

    扶起高成,扶苏对他笑道:

    “别叫我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‘将军’!”

    扶苏来的正及时,成了救星,成了希望,成了戍卒们努力抓住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当戍卒们聚集在一起,当扶苏再度披挂上一身将吏甲胄,面对这些巴巴望着他的眼睛时,竟一时失语。

    他太久没和人说过话了,喉咙和铁一样硬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后,扶苏才朝所有人重重作揖。

    千言万语,汇成了简单的话。

    “扶苏辜负了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会再辜负二三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履行未兑现的诺言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,带汝等回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高成的呼喊,打破了扶苏的回忆,回过头,却见高成眼中满是【秦吏】昂扬的斗志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批戍卒已经回来了,是【秦吏】从汉城那边来的!”

    汉城在海东的东海岸,是【秦吏】黑夫所建,虽名为城,实则只是【秦吏】个小寨子,驻扎百人,可以说,那就是【秦吏】秦帝国最偏远的哨所了。

    既然连汉城驻军也召回了,整个半岛,将再无秦军一兵一卒。

    那些远在域外的据点,现在都要统统放弃,游子们得回家了,相比于这片蛮夷之地,他们有更重要的东西,需要去守护。

    高成禀报道:“汉城的五百主是【秦吏】拖家带口回来的,以百人之力,击溃了袭扰的数百秽人,他也想随将军回中原,正欲亲自拜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扶苏颔首:“带他过来罢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浓髯汉子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此人五十上下年纪,身穿羊皮袄,头上戴着狗皮帽,双目有神,见到扶苏,十分干脆地双膝跪地,声音里带着激动的哭腔:

    “沛县刘季,拜见长公子!”
友情链接:锦衣夜行  明朝败家子  南方财富网  笔趣阁小说  完美世界  伏天氏  中华康网  管理资料下载  寒门崛起  北宋大表哥  全职法师  吞噬星空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小学生作文  最强逆袭  作文大全  花百科  飞剑问道  都市医圣妙厨  盛唐风华  逍遥游  三国高校传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龙组兵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