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17章 秦始皇三十八年
    “君侯,北伐元年为妥!”

    “不然,靖难元年为妥!”

    “何不叫武忠元年呢?”

    随何等人提的建议,就没一个靠谱的,黑夫怒了,击案道:

    “怎不叫黑夫元年?都给我退下!”

    斥退了众幕僚后,黑夫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老婆孩子已至江陵,但黑夫还是【秦吏】忍住没回去看一眼,大战方毕,虽然成功击退了王贲,但北方实力尤存,不论是【秦吏】兵力、国力,依然强于南方,而且谁知道王贲下一步会怎么做,会不会来次冬季攻势,杀个回马枪?

    所以黑夫仍留在江汉,让共尉北上占领樊城、邓县以为前哨,东边则将战线推进到唐白河、桐柏山一线,双方相当于换了攻守,又进入了对峙。

    眼下是【秦吏】九月份的最后一天,明天就是【秦吏】十月初一,秦历新年了。

    就像朱棣不承认建文年号,搞出个“洪武三十五年”一样,另立中央的黑夫,自然也不会承认咸阳的“二世元年”。

    左思右想,反正自己是【秦吏】打着红旗反红旗,索性延续始皇帝的年号。

    “秦始皇三十八年!”

    黑夫忽然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继续用着这年号,陛下,真好像你还在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的魂魄,还在九天之上,看着地上发生的这一切么?看着这些闹剧,看着城头变幻大王旗,看着子孙不肖,世无忠臣,是【秦吏】面色凝重,还是【秦吏】会轻蔑一笑呢。

    忽然间,黑夫有点难过。

    他连忙又签署了几份文书,让主薄带下去,发往北伐军控制下的各郡,以此为新年年号,同时督促各地,认真落实黑夫大帅要求的”减租“事宜,就算再困难,也不能多收百姓一成租子!

    而另一方面,他也在时刻关注着王贲军的动向,斥候冒着危险深入南阳,每天都有新的消息回报。

    今日,黑夫却从骑兵司马老五处,得知了一件令他惊讶的事。

    “王贲军主力十万退至新野一线,又分派了四五万人的偏师,在向西移动,去了穰县一带?”

    穰县就是【秦吏】后世河南邓县,大名鼎鼎的穰侯范雎封地,再往西,可至丹阳(河南淅川),那里北通武关,南接汉中……

    黑夫立刻警觉起来:“莫非,王贲已察觉了我派东门豹通过上庸,入汉中的企图?”

    上庸,就是【秦吏】后世湖北十堰一带,春秋时,为麋、庸二国地,后二国为楚所灭,置“汉中郡”,但到楚怀王时,因不忿被张仪所欺骗,楚对秦开战,却被打得大败,丹阳、上庸也丢了,后来虽重新多夺回两地,但至顷襄王十九年,又割上庸、汉北地与秦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楚国的苦日子便来了,上庸之地,西达南郑,东走鄢、鄀,东北连宛、邓之郊,南有巴、峡之蔽,是【秦吏】江汉的西部屏障。割上庸之明年,秦拔西陵,又过了十一年,秦兵已入郢。

    其实反过来也一样,黑夫若能夺取上庸,北可走丹阳威胁武关,西可夺汉中,眼下巴蜀已尽归北伐军,黑夫又派了一万人入巴,希望尽快消灭困守江州的冯劫,而后蜀郡兵走金牛道,赵佗、吴臣走米仓道,与东门豹会师汉中,便可直接威胁到关中地区。

    届时,纵无法越过秦岭攻入关中,面对咸阳的一日三警,胡亥、赵高必恐,王贲和冯去疾必须分兵回关中,南阳这边的局面,或许就能打开了。

    但眼下,王贲好似看穿了黑夫的计划般,正面退守新野之际,却分兵去汉中,这倒是【秦吏】让黑夫有些头疼,如此看来,东门豹纵能抢先夺取上庸,但汉北、南郑,却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仗依然难打,毕竟对手是【秦吏】王贲啊。

    黑夫立刻向西边增派了一万人,又让信使去提醒东门豹小心,等到是【秦吏】夜,他处理军政事务,困倦得不行时,却猛然想起一件事,惊得醒了过来,立刻披衣出帐,喊来幕僚。

    “韩信,现在何处!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信已至丹阳。

    丹阳,是【秦吏】丹水与淅水相夹的一片区域,位于丹水之阳,据说这里曾是【秦吏】楚国的发源地,楚国的祖先鬻熊居丹阳,不满百里之地,且处处荆棘,到楚武王时才迁徙到鄢地。

    历史虽然显赫,但丹阳早已被楚人抛弃,后又为秦所夺,眼下只是【秦吏】个小乡邑,当北伐军从宛城西行至此时,远望尽是【秦吏】草莽山林,贫穷而落后。

    但当地也有一些特产,比如可作为弓材桃弧棘矢,利仓让人砍了不少,他们虽在昆阳、鲁阳缴获了大量甲兵,但消耗亦是【秦吏】巨大,一路来连续几战,有的材官已将弓拉崩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用以滤酒的“苞茅”,米酒杂质极多,不滤一下,几难入口。

    韩信此时此刻,正盘腿坐在丹水之畔,一边喝着用苞茅滤过的当地米酒,一边看着士卒们伐木制筏,准备渡江。

    韩信心情很好,从八月上旬出汝南开始,到九月底,这月余时间,他们已跋涉千余里,转战数郡,打了好几场硬仗,一口气将南阳王贲军背后的三条粮道一一掐断,尤其是【秦吏】前几日,韩信的计划犹如神来之笔,不往东去,却向西来,打了从关中向宛城运粮的敌军措手不及,破坏粮车数百乘,焚毁粮食起码十万石!

    现在,武关道依然冒着浓烟。

    利仓也不再怀疑韩信之策了,笑称:“这下,王贲军,恐怕要吃一个月稀粥了。”

    而现在,漫长的远征,似乎已看到了终点。

    “过了丹水,便是【秦吏】汉北,汉中之兵,或支援南郡,或去了巴蜀,十分空虚,吾等只要破了郧关(湖北郧县),便能南渡汉水,至上庸地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派韩信北上时,只是【秦吏】为了救急,并未想这么远,倒是【秦吏】韩信敏感地意识到,上庸、汉北的价值。

    他以为,王贲军进攻襄阳失败后,会退回南阳,一边等待后方粮食,一边保持守势,整个冬天都不会再南下了。

    想靠强攻夺取南阳,甚至歼灭王贲手下的十多万大军,无疑极其困难,这位将军不但善攻,也善守。

    所以,汉中郡将变成双方夺取的重点,一旦北伐军控制汉中,便能走子午道、褒斜道、陈仓道袭扰关中……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在率大军西进的同时,韩信也让吴广等人,乔装成逃避战乱的黔首,设法去江汉,与武忠侯取得联络,向他禀报这一设想,希望黑夫能派兵到汉中接应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看来,一切顺利,王贲应尚未意识到韩信已西来,而派兵去方城夏道阻拦。

    骄傲在这个年纪轻轻,却已战功显赫的将军心中滋生,使得他对利仓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,王贲此人,名不副实也。“

    利仓正指挥众人渡水,闻言笑道:“武忠侯对王贲十分敬重,经常在私下说不想与之为敌,韩裨将,你倒是【秦吏】对他嗤之以鼻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【秦吏】事实。”韩信道:

    “王贲作为太尉,统天下之兵,合举国之力,以两倍之众,南攻襄阳,却未见战果。且他打起仗来,顾前而不顾后,被吾等区区两万之众,将整个中原打穿,断了粮道,宛城危急,他只能匆匆回师,肯定想来逮住我泄愤,却又扑了个空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得意之作,韩信笑了起来:“所以,我不知道是【秦吏】王贲老了,不中用了,还是【秦吏】他之前打的仗,灭的国,皆是【秦吏】借国势的顺风仗,总之,天下第一名将的名号……”

    韩信摇头,轻易否定了通武侯的一生。

    “他不配!”

    韩信目高一切,那凌人的傲气,那看轻天下将帅的语气,让人难生好感,连已渐渐习惯他性格的利仓都皱起眉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【秦吏】打赢了几仗么,得意什么!”

    但利仓还是【秦吏】说道:

    “那是【秦吏】自然,天下第一名将,是【秦吏】武忠侯啊!”

    韩信笑了笑,却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他嘴上敢明说,心里则暗道:“武忠侯最擅长的是【秦吏】谋划、造势,是【秦吏】兵权谋之术,这点我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但真要论阵战,不论是【秦吏】武昌之战,还是【秦吏】安陆之战,都是【秦吏】以寡凌众,且打的是【秦吏】庸碌之辈,若遇善战之将,恐已折戟。而江陵一战,人数相当,君侯几为冯毋择所败,若非是【秦吏】我及时赶到江陵,后果,不堪设想!”

    “总之,武忠侯只是【秦吏】选多了方略,用对了人,如此而已,他与王贲,嗯……算是【秦吏】并驾齐驱吧。”

    在韩信心中,当世有一人,经过这么多场恶战锤炼后,在用兵之道上,已超过了王、尉二人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    他眼中洋溢着自豪和自信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“韩信!”

    但还不等韩信的得意持续太久,也不等大军渡过丹水去,他派出到远方的斥候,便匆匆赶来报信。

    “韩裨将,有一支三四万人的大军,出现在丹水下游!”

    “丹水南岸,也有一支万余人的人马,正朝吾等渡河处杀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,南阳宛城,王翦已稳定了新野战线,回到了宛城。

    老将军须发上的白色,似乎比数月前更多了,也不知是【秦吏】清晨的冬霜,还是【秦吏】因战局不利,看天下分裂崩溃,而激增的白发?

    坏消息接二连三:整个关东地区,几乎都发生了动荡,齐地也乱成一片,复辟的楚国已控制整个江北楚地,项籍正猛攻砀郡,商丘岌岌可危,有复韩人士潜入颍川,已控制数县……

    西边更糟:蜀郡守叛国了,冯劫被围江州县,金牛道遭到袭扰。

    而冯去疾也忧心忡忡地告诉王贲,得知各地叛乱、失守、撤兵的消息后,二世皇帝出奇愤怒,已连下了几道制诏,来质问王贲:叛乱为何越闹越大?

    王贲很累,真想倒下就不再醒来……

    但他是【秦吏】大秦最后一根顶梁柱,他若倒了,这好不容易建成的大厦,也就塌了。

    王贲只能像孺子牛一般,跪在地上,膝盖着地,用老迈的肩膀,撑起这岌岌可危的殿堂。

    好在,二世元年新年才过,他总算收到了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通武侯!”

    长史甘棠喜滋滋地进来:“恭贺通武侯!”

    王贲从短暂的休憩中睁开眼,他自然知道,甘棠说的是【秦吏】何事。

    “那韩信,他当真去了西边,走丹阳,欲入汉中?”

    甘棠佩服地说道:“与通武侯所料,丝毫不差!”

    “韩信自以为得计,烧了武关道的粮秣后,正率军泅渡丹水,却被司马将军追上,一番大战,叛军,几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他激动地说道:“敌军上万人丧命于河中,丹水,现在真变成‘丹’水了!”

    虽然五万人打一万五,还捡了半渡而便宜,赢是【秦吏】肯定的,但朝廷,的确许久没有这么激动人心的胜仗了!

    可王贲却不关心歼灭了多少敌军,只关心一件事。

    或者说,一个人,一个彻底打乱了他计划,让他的进攻功亏一篑的人!

    王贲站起身来,关切地问道:

    “韩信,死了么?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九御神王  超强吸妖器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个性说说  重活一次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经典语录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中华养生网  第一课件网  五代梦  说说大全  全职法师  五行天  都市之神级宗师  莽荒纪  笔趣阁  春野小神医  健康报网  论文大全网  圣龙图腾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重活一次  完美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