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15章 攻守异势
        位于汉水之滨的鄀县(湖北宜城对岸),陈婴正面临生死抉择……

    在一个多月前,王贲军渡汉,赢得万山之战后,汉东也再也无法阻止其车骑攻掠。

    鄀县以北百里土地,已完全沦陷,王贲安置在汉东的偏师,也出鹿门山,移师鄀县城下,开始对这座古老的城邑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守卒仅五千,敌人却有两万,幸好鄀县曾做过楚国都城,号“北郢”,城池较高,好不容易才打退了王贲军的攻势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好不到哪去,残破的城邑,伤痕累累的兵卒,所有人都疲惫不堪,陈婴巡视了一圈后,看着城外慢慢垒起的土山,以及从北面不断运来的攻城器具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陈婴很清楚,鄀县是【秦吏】不能丢的,王贲虽然赢了万山之战,但武忠侯亲自镇守鄢城,王贲迟迟无法击败他。

    所以便将目光对准了汉东,一旦鄀县丢失,王贲军的车骑,可以此为基地,畅通无阻,横行江汉,甚至威胁到江陵的安全……

    但进攻方是【秦吏】王贲的嫡系,极善攻城,陈婴感到了巨大的压力,若鄢城再不派援兵来,他恐怕无法撑过下一波攻势!

    虽然不算黑夫嫡系,但陈婴心里,并无投降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吾等在秦廷眼里,是【秦吏】填沟壑的楚地人,是【秦吏】反叛的戍卒,一旦城破,皆将被砍了首级,成了亡魂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陈婴的属下,汝阴人邓宗匆匆来见:“陈都尉,大帅那边派人来了!”

    陈婴立刻去城西,唯一的好消息是【秦吏】,汉水还在北伐军手里,鄢城的信使一泊轻舟,便能与鄀县取得联络。

    来人却是【秦吏】安陆的垣雍,曾是【秦吏】黑夫旧部之子,在安陆之战里崭露头角。

    “如何?大帅何时派兵来援?”陈婴红着眼睛,急匆匆地问道。

    垣雍道:“万山上的敌军已退,大帅派我来汉东告知陈君,援兵稍后便至!”

    “退了?”陈婴十分惊讶:“大帅那边胜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大胜,大胜,王贲老儿已然溃败,襄阳也解围了……”

    垣雍言不由衷地说着,这时候,邓宗也满脸欣喜地来报:“都尉,城下的敌军也已撤兵,正向鹿门山退去!”

    “陈都尉,吾等追不追?”

    “追!敌军大溃,当然要追,彼辈这月余来,在汉东耀武扬威,烧了多少田亩里闾,都要让他们统统还回来!”

    陈婴长舒了一口气,走到城墙边,看着向北远去的烟尘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他手下许多兵卒,熬过了岭南的酷热疾病,却倒在了鄀县城垛间,与蛾附而上的敌军同归于尽!

    这下垣雍却慌了,忙阻止道:“陈都尉,大帅说了,我军伤亡也不小,正面已派车骑去追击,阻挠王贲渡汉水,至于鄀县这边,且收敛伤亡,穷寇勿追……唉?陈都尉?陈都尉?”

    陈婴只倚着城垛,闭着眼睛,也不回答他。

    垣雍和邓宗大惊,他们见过一些士卒,作战时精神百倍,但在尘埃落定后,却倒在战场上,再也没起来,身上却并无重伤。

    推攮几下陈婴不醒,再试探鼻息,发现他只是【秦吏】睡着了,虽还站着,却已打起了酣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让人赶紧将陈婴抬下城头去,垣雍回头却发现,城上不少士卒,也都躺下就睡,浑然不顾地上坚硬,左右还有敌人的尸骸。

    秋末天寒,让人拿被褥来给他们盖上,邓宗红着眼睛道:“敌军攻势猛烈,陈都尉和许多士卒,已五天五夜没合眼了!你看这追击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陈都尉和士卒们休憩吧。”

    垣雍叹道:“我听说,东门都尉在大败随县敌军后,已率军沿唐白河西进,他应该能堵住撤退的敌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三日后,樊城,王贲军故营垒,东门豹向黑夫重重稽首:“阿豹丧师辱军,请大帅治罪!”

    本来,东门豹奉黑夫之命,从冥厄到了安陆,与在随县打游击的季婴配合,大败陷入困境的随县之师,逼得敌军退回唐县。

    而东门豹旋即出随地,并带着数千轻兵向西进发,袭扰王贲军侧方。

    时值王贲退兵,东门豹恶向胆边生,加以追击,想要乘敌军半渡唐白河时捡便宜,岂料却中了埋伏,损兵两千,幸好他察觉不对退得及时,否则恐将全军覆没……

    东门豹心疼而又憋屈,眼下,他像个常年打雁,今日却被雁啄了眼的猎人,满脸羞愧,请黑夫惩罚他。

    “你在随县歼敌数千,斩首盈论,不过是【秦吏】追击太紧,中了计策,过不掩功。”

    黑夫却摇头:“本帅也被王贲打得很惨啊,两月下来,伤亡近万,可比你多多了。”

    而且黑夫亲自观王贲故营垒,这糟老头子撤退时次序分明,一点都没慌张,在汉南的大军也从汉水上游绕道,一部去了汉中,大部分撤回南阳,这种情况下贸然追击,自会遭其反击。

    但相持之战,谁先退,便算谁输,王贲一撤,对江汉的数月猛攻便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就算将大军全须全尾地拉了回去,也已士气大降,而且中原的形势,已与数月之前,全然不同了!

    “此战能胜,众将尉出力甚多。”

    黑夫对手下人不吝赞赏:

    “共尉、陈婴二人,守襄阳、鄀城,屡屡击退敌军,犹如磐石,风浪难遏!皆当升爵为左更!”

    虽是【秦吏】另立中央,但军功爵可不能丢,这是【秦吏】秦军的魂,而且现在赏功很方便,再不用像征百越时一样,还得回报咸阳,去来几个月,高兴劲都等没了,现在只要前面一立功,军法官统计斩首,算出一场胜仗各部出力多少,黑夫就能给他们钦定功爵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这爵位水分,也越来越大,黑夫预想,以后真打进咸阳,恐怕会庶长多如狗,彻侯满地走,与王翦时已灭两国却封侯不能,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    但明知如此,该升的还得升,且上窜速度要快,得让立功的众人,都能看到封侯的希望,黑夫很清楚,人心是【秦吏】贪得无厌的,比起隔壁那些草头王,封侯得爵,已显得有些小器了。

    “季婴、东门豹,则如绳索,将敌进攻随县的三万敌牢牢缚住,逼着其退兵,季婴可为右更,东门豹为少上造。”

    “陆贾,以唇舌游说巴蜀,使蜀郡背弃咸阳,投靠我军,当升为右更,任巴郡守。赵佗、吴臣,为我取巴郡,赵佗可为大上造,吴臣为左更。”

    “萧何,小陶,为我后盾,从江陵源源不断送兵粮前来,使得我军越打越多,这才能抵御王贲攻势,萧何为少上造,小陶为右更。”

    只要是【秦吏】参与了这场大战的,都尉基本是【秦吏】左更以上,司马们则是【秦吏】左庶长、右庶长,下面的士卒,也人均升一级,赐钱若干,皆有功赏。

    看来铜绿山的铸钱工坊,得卯足力气开工了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两个人,万万不能漏下。

    王贲之所以在鄀县、襄阳都快支持不住时退兵,最直接的原因,是【秦吏】后方遭到了进攻,两条重要的粮道被截断!

    他们像匕首一样,深深扎进了敌军后方,搅得天翻地覆!

    “王贲之所以退兵如此之速,是【秦吏】因为,宛城数日前遭到了攻击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不知道黑夫这手奇兵的军吏们都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韩信和利仓!”

    当然,还有吴臣。

    黑夫道:“只望他们早日归来,到那时,军中,就又要多一位大上造了!”

    众人眼中惊异,黑夫说的当然不是【秦吏】利仓,而是【秦吏】韩信。

    一想到此子年岁不过二十余,投效君侯也才三年,却飞窜得如此之快,已到了和赵佗这南征军裨将平起平坐的程度了,当真叫人又嫉又羡。

    但他们又不得不承认,韩信自从获得黑夫信任后,已经打了四五场漂亮仗,当得起这份殊荣。

    所以明面上无人敢说半个不字,唯独东门豹有些闷闷不乐,恐怕是【秦吏】感受到了“后来者居上”的压力。

    黑夫看在眼中:“经此一役,南北攻守异势,接下来,便轮到我军进攻了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黑夫道:“斥候回报,王贲军已撤往新野一线,汉北空虚,大军且随我占据樊城、邓县为营,一边休整,舔着伤口,一边派人袭扰南阳诸县,做出向宛城进攻,欲与韩信部会师之势!”

    东门豹立刻请战:“我愿为大帅前锋,击南阳,以雪败兵之辱!”

    “不,打南阳是【秦吏】假的,我军主力需要休整,与之想吃,拖住王贲主力即可。”

    黑夫看向东门豹:“阿豹,你不是【秦吏】想将功补过么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两万人,溯汉水而上,为我击上庸,袭汉中!”
友情链接:超级神基因  九重武神  全本书屋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开天录  战国赵为帝  作文吧  寒门崛起  全民领主  大宋男儿  全职法师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三国高校传  金庸网  中华养生网  哲夫当立  回到地球当神棍  漂亮女人  飞剑问道  工作总结  天天美食  诡秘之主  逆天铁骑  开天录  励志名人名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