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13章 立国家之主赢几倍?
        从阶下囚到座上宾,陆贾只用了寥寥几句话,那大鼎也不用来烹他了,而是【秦吏】煮了肉,常頞备下小筵,向陆贾赔罪,虽然已有松动,但仍未给出任何承诺。

    陆贾心中明白,常頞是【秦吏】想再等等看,遂笑道:

    “不瞒郡守,在咸阳眼里,君有三罪。”

    他竖起食指道:“罪一,过去十年间,常郡守与巴氏关系莫逆,意在开边,君意在开边,得巴氏协助,修五尺道,开西南夷,灭邛都,通僰道,降服滇国、靡莫,可谓居功至伟。”

    “投桃报李,君在蜀郡为巴氏经商大开方便之门,不仅在南方划出了许多土地,让巴氏的僮仆种蔗,还容许其通过僰道,做僰僮买卖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如今,巴氏彻底投靠了北伐军,咸阳在深恨巴氏之余,恐怕也会怀疑郡守啊,此罪一也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【秦吏】陆先生的猜想罢了。”常頞道:“上个月,朝廷还才派人为我加爵,封为关内侯。”

    “关内侯?我听说赵高已封彻侯,却只给常郡守一个纶侯之位,这二世皇帝,真是【秦吏】小器啊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常頞脸黑了下去,陆贾笑道:“那郡守又是【秦吏】如何回抱咸阳封侯之赏的呢?”

    “通武侯王贲亲率大军,进攻江汉,巴郡也战况激烈,冯劫为了守住江州县,身负板筑,以为士卒先。当此之时,常郡守应当出动蜀郡全部兵马,东进驰援,可如今,却只派郡尉带着三千人去。粮秣亦迟迟不发,作为北面而臣事咸阳的‘忠臣’,难道应该是【秦吏】这个样子吗?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郡守这是【秦吏】垂衣拱手,想观看他们谁胜谁败。提空名以忠于咸阳,而欲厚自托,此罪二也!”

    常頞面露不愠:“我是【秦吏】要提防本地氐羌部族,以及从关中流放来的迁虏刑徒叛乱。”

    陆贾摇头:“常郡守这说辞,朝廷信么?我听说,近月来,催促郡守出兵的使者,奔走于石牛道,胡亥恐怕已对郡守生了疑,郡守小心,步了蒙恬、章邯的后尘!”

    蒙恬因放走扶苏之罪,被囚禁,后因王贲说情被放出,但依然是【秦吏】软禁状态,蒙氏已经完全失势。

    北地郡尉章邯则因为是【秦吏】黑夫的好友,被胡亥怀疑,遂遭迫害,但据说他带着一部分黑夫的旧部,逃到了塞外。

    有这俩前车之鉴,那些被咸阳怀疑的地方大员,为人耿直一心向着咸阳倒也罢了,有些人,却开始自危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要么拼命想办法向朝廷表忠心,要么,就得准备退路了。

    陆贾认为,常頞就属于后者……

    “故郡守还犯下了第三罪,也是【秦吏】在咸阳看来,最严重的一罪!”

    陆贾上前,低声道:“敢问常郡守,扶苏之子,为何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常頞好似被踩中了尾巴的猫,立刻击案道:“其父有罪,但皇孙却是【秦吏】无辜的,更何况已他被始皇帝贬至邛都荒凉之地,令我好生看管,焉能无故杀之?”

    公子扶苏有二子,次子不知所踪,长子名为俊,先被带回咸阳,又被秦始皇安排,降为庶人,迁往蜀中,去南方新征服的邛都居住。

    但上个月,他又被常頞派人接到了成都。

    陆贾笑道: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胡亥少子也,不当立,故而忌惮宗室兄弟,尤其害怕不知所踪的扶苏。但扶苏及其次子,天下人或以为死,或以为亡,他无法找寻,于是【秦吏】,能确定在蜀郡的扶苏长子,便成了胡亥心腹大患!”

    “郡守若是【秦吏】一心忠于胡亥,便应当立刻杀了此子,说成是【秦吏】意外,将他尸体送去咸阳,好让胡亥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但郡守一面将其接来,一面又不下手,竟拖到了现在,这么做,很让咸阳头疼啊。”

    常頞默然了,这道理他何尝不明白,但也知道,自己一旦下了手,就难有回旋余地了,只能跟着胡亥,一条道走到黑!

    可这天下形势,究竟谁能取得胜利,实在说不准啊,必须再观望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陆贾乘机道:“郡守若还继续奉咸阳之令,公孙俊就是【秦吏】一个烫手的山芋,你不杀他,咸阳也会派人来杀。”

    “而若带着蜀郡反正,投靠北伐军,公孙俊,就将成为珍贵的奇货。”

    常頞睁大了眼睛:“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陆贾道:“世人皆知,耕田之利十倍,珠玉之赢百倍,那么立国家之主,赢几倍?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吕不韦在下注秦公子异人前,与其父的对话,常頞自然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两个字从他嘴里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无数!”

    “然也!”

    陆贾拊掌道:“武忠侯虽靖难北伐,但他只是【秦吏】一军统帅,名分上依然说不过去,南方欲另立中央,需要一位名正言顺的君主。眼下扶苏不知所踪,而胡亥僭越,诸弟皆在咸阳,唯独这位公孙俊,倒是【秦吏】新君的最好人选!”

    “力田疾作,不得暖衣余食,建国立君,泽呵以遗世愿,郡守,拥立之功就在手边,这可是【秦吏】再造大秦,名垂千古之事,你还犹豫什么呢?”

    常頞摇头:“但这位公孙俊才十岁,自从扶苏出事后,他半年多来未发一言,痴痴愣愣,岂能为君?”

    “傻子才好呢!”

    陆贾心中如此道,但还不等他说话,紧闭的门响起几下敲击,常頞立刻示意他闭嘴。

    “谁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下吏,有急事来见郡君。”

    得到允许后,郡守长史旋即进来,走到常頞身边,附耳道:“郡君,有咸阳使者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常頞大为紧张,他看了陆贾一眼:“请陆先生去后院休息,我稍后再与你相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三个时辰,天都快黑了。”

    后院里,随陆贾来的几个人有些坐立难安,他们今天也一起被绑了,受了点皮肉之苦,直到陆贾以三寸不烂之舌说动常頞,才被释放。

    “常頞自从午后去见了咸阳来的使者,至今也未再召见陆先生,会不会是【秦吏】……”

    陆贾却只在院子里负手看着渐渐西垂的太阳,一言不发,他很清楚,虽然也用了其他一些手段,例如在江州附近散播常頞已投靠北伐军的消息,但不会这么快生效,此时此刻,己方的生死,只在常頞一念之间!

    好在,等天色完全黑下来后,常頞让长史来唤陆贾相见。

    “陆先生,你说得没错。”

    陆贾才进屋子,常頞就转过身,神情严肃地说道:

    “咸阳的使者,的确是【秦吏】带着鸩酒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但他想杀的不是【秦吏】我,而是【秦吏】奉命来毒杀,扶苏之子!”

    使者虽未明说,只言要带公孙俊回咸阳,但常頞观其言语神色,恐怕是【秦吏】得了密诏,要在半路下手!

    事后,又说成是【秦吏】蜀郡干的,那他老常就是【秦吏】跳进岷江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陆贾叹息:“果然如此。”心中却窃喜,这使者来的正好,逼常頞做抉择了。

    常頞请陆贾就坐,这次,他竟直接避席请教道:“陆先生,这位二世皇帝,连自己已痴傻的侄儿都不放过,如此狠毒,的确不似人君。他今日能鸩杀公孙俊,明日,便能像对付蒙恬、蒙毅、章邯一样,撤掉我的职位。”

    陆贾大喜:“郡守下定决心了?”

    常頞颔首:“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先发制人,若我能带着蜀郡反正,献上公孙俊,投效北伐军,随武忠侯另立中央,拥立新君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开始谈条件了,常頞是【秦吏】个追求功名的,否则也不会积极开五尺道,通西南夷,其最终目的,无非是【秦吏】借着边功,以入朝为将相,获得更大的权势。

    投其所好,陆贾立刻按照黑夫开出的价码道:

    “彻侯之爵,万户封邑,任君择取!”

    “还有,新朝廷的丞相之职,也是【秦吏】常君的囊中之物!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常頞梦寐以求的东西,只是【秦吏】,他从未想过以这种方式得到。

    “我勤勉为吏,辛劳一生,却连侯位都没捞到。”

    “今易帜背君,却得富贵,真是【秦吏】可笑,可悲!”

    心里有些愧对秦始皇帝,常頞不由自嘲一笑:“是【秦吏】左相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陆贾再拜道:“武忠侯说了,长者为尊,待新朝廷建立后,百官之首,右丞相之选,非常君莫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只有一章。
友情链接:大魏宫廷  论文大全网  字幕库  漂亮女人  减肥方法  逆天邪神  中华康网  开天录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据说娱乐网  民国谍影  理财知识  首富杨飞  大争之世  飞剑问道  逆天铁骑  中国玉米网  神道丹尊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最强特种兵王  房贷计算器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中世纪崛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