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10章 结盟
        韩信,严格意义上,应该称他为“公孙信”才对。

    淮阴人韩信,虽被漂母称之为“王孙”,不过以为他是【秦吏】没落贵族,可实际上,韩信对自己身世也稀里糊涂:父亲早亡,根本没印象,只知道自家也许是【秦吏】阔过的,但那有什么用,少年时母死难葬,只能埋在荒野高岗之上,之后十年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,是【秦吏】真正的布衣黔首。

    而这位公孙信,却是【秦吏】韩襄王孽孙,有宗谱世本为证,是【秦吏】正儿八经的贵胄,含着金子出生,只可惜韩国二十年前就亡了,宗庙之牺,为畎亩之勤,公孙信也成了庶人。

    但公孙信一直对韩国之亡愤懑不平,十六年前,刚成年的他曾参与过郑地的暴乱,想要夺回韩王安,复辟韩国,还去游说张良,希望张氏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可张良看出当时秦国势强,举事必败无疑,拒绝了公孙信,果不其然,新郑举事失败,韩地抵抗力量被秦军剿杀殆尽,韩王安也被杀,公孙信成了通缉犯,只得辗转流亡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当听闻秦始皇崩,南方和东方大乱,他又潜回韩地,藏身在昆阳城一家豪杰大户家里。

    当听说“楚军已破淮阳,将进军颍川,复韩国”的消息后,便开始做起义准备。

    岂料,他们中出了叛徒,事情败露,只好仓促提前举义,若非城外正巧来了“义军”,公孙信恐怕要死于非命了。

    但直到面见了那位同样叫“韩信”的将军后,公孙信才搞清楚,来的原来是【秦吏】北伐军,不是【秦吏】楚军啊……

    见公孙信口口声声“复辟大韩”,韩信变了脸,让人当场拿下,囚于昆阳城里的牢狱里,城内一起举事的韩人,也都被收了武器,由北伐军当成俘虏看着。

    “那所谓的北伐军不是【秦吏】还在江汉么?怎忽然跑到千里外的颍川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两个月来,天下形势变化太快了,公孙信吃了消息滞后的亏,正暗自悔恨之际,牢门却开了。

    却是【秦吏】利仓笑走了进来,他拎着酒壶,身后士卒端着菜肴,满脸笑容。

    “真是【秦吏】得罪公孙了!”

    公孙信有贵族的傲气,冷笑道:“这位都尉,莫不是【秦吏】给我送来断头饭?”

    利仓做出讶然状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公孙信道:“我是【秦吏】知道的,汝等号称要靖难北伐,但仍自诩秦吏秦军,而吾等韩人欲复辟韩国,在此相遇,那便是【秦吏】兔子遇上了猎狗,爪下岂有活命之理?”

    利仓摇头:“公孙,误会,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他让人给公孙信松开了桎梏,又将酒菜摆上案几,给他满上道:

    “那位与公孙同名同氏的韩信将军,虽然擅长打仗,屡出奇兵,但为人迂直,不懂得变通。我与他不同,吾乃是【秦吏】武忠侯旧部子弟,追随君侯数载,乃心腹之臣,有些事,是【秦吏】武忠侯暗暗嘱咐我的,韩将军他也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利仓将酒推向公孙信:“不瞒公孙,吾等来颍川,还真是【秦吏】为了帮韩国复辟!”

    公孙信大笑:“黑夫想帮韩国复辟?我记得,他可是【秦吏】灭韩老贼叶腾之婿,这真是【秦吏】狸奴给老鼠拜年,利都尉,你以为我是【秦吏】三岁孩童?这么好骗?”

    利仓无奈,虽然比公孙信小了近十岁,说话却老气横秋:“公孙啊公孙,你的确像三岁孩童,为了复国,辗转流亡十余载,本该历经世事,还真以为,这世上的事,都是【秦吏】非黑即白?”

    他饮了口酒,起身道:“君侯不称王,而依然以秦吏自居,打着北伐靖难的旗号,这有他的苦衷。昔日的南征军中,也有不少关中将吏,非如此,他们不会真心追随君侯。”

    “可实际上,光靠北伐军与秦军相抗,实在是【秦吏】独木难支啊。我便给君侯出了一计,那就是【秦吏】想办法发动中原的赵魏韩复辟,多树党羽,以分担北伐军的压力。公孙,吾等北来,就是【秦吏】为了解救韩人,再寻找一位有名望,有地位的韩王后裔,树立韩国的旗帜,一起对抗暴秦!”

    利仓回过身,指着公孙信道:“也是【秦吏】巧了,才入颍川,便遇到了公孙。依我看,公孙乃韩襄王孽孙,素有名望,聚众数千,又坚持抗秦多年,还在昆阳配合我军击溃颍川军,有大功,正是【秦吏】最合适的人选!”

    公孙信不笨,觉得利仓是【秦吏】在用花言巧语骗他,另有所图,只自己喝着酒,也不搭话。

    利仓见他仍不信,遂笑道:“不论如何,颍川位于中原腹地,眼下只有我军,与公孙与秦军周旋,犹如干涸的车辙中,两条鱼儿,不管以前以后如何,此时此刻,都应摒弃前嫌,风雨同舟,与秦相抗,切勿刻舟求剑,不知变通啊。”

    公孙信放下酒爵:“风雨同舟,这倒是【秦吏】实话,依我看,是【秦吏】利都尉觉得光靠汝等之兵,不足以抗衡周遭数万之敌,想要韩人相助,故欲与我结盟吧?”

    “结盟?”

    利仓眼珠一转,指着他笑道:“公孙啊公孙,真是【秦吏】聪明人!没错,就是【秦吏】结盟!”

    “结盟也不是【秦吏】不行,但我有条件。”公孙信心中狂跳,但也笃定对方是【秦吏】孤军深入颍川,欲得当地人相助,索性要起价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,将我麾下韩人释放,第二,归还武器,再给吾等一个月的粮食,第三,昆阳城,可否交于吾等?第四,吾等并非武忠侯下属,可合作抵御秦军,却不会听那位韩将军驱使,为其填沟壑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利仓竟一口答应下来!

    “好!韩人义士,皆当得自由。我军从颍川军处缴获的甲兵、粮食,都可以分给公孙,三月之粮,两千副甲,够不够?此外,除了昆阳,舞阳城亦是【秦吏】韩国之土,亦当交予公孙。”

    公孙信怔住了,他本做好了讨价还价的打算,岂料利仓不但同意,还拼命给他塞了更多好处。

    “至于听调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利仓笑道:“这样,两军各行其事,我军往西攻父城(河南平顶山市),郏(jiá)县,以阻挡三川秦军,公孙往北渡汝水攻襄城,吾等约定,九月中会师于郡治阳翟(河南禹县)!”

    韩国都城是【秦吏】新郑,但在灭亡前后遭到了巨大损坏,眼下颍川郡治所移到了阳翟县。

    “颍川郡兵或东去淮阳,或葬身于昆阳,已覆灭大半,阳翟空虚,只要城内韩人响应,唾手可得!”

    利仓十分高兴地拊掌道:“若公孙能配合北伐军,夺取颍川,等他日武忠侯击败王贲,入关中,当闭函谷,与关东豪杰诸侯共分天下,到时候,公孙信,便是【秦吏】韩王的不二人选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忽悠得公孙信将信将疑后,利仓来到城中将吏议事之处,韩信却屏退了众人,有些不愠地说道:

    “利都尉,你与公孙信说的话,我都知晓了!”

    “兵不厌诈啊韩将军。”

    利仓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笑道:“将军不也经常用计么,?”

    韩信摇头:“话虽如此,但过去几个月,常有人向武忠侯进王号,或劝其称楚王,或称玄王,君侯都统统拒绝……至于那些复国之人,君侯亦不与同谋。”

    “可利都尉却告诉那韩……信,说君侯支持韩国复辟,甚至还许诺,往后与山东豪杰邦国分陕而治,这些话,若传出去,恐将坏我军心,使人疑君侯之志,切不能乱讲!”

    看着这位满脸认真的年轻将军,利仓乐了:“将军作战时诡计百出,但不打仗时,为何竟如此迂直?”

    他可是【秦吏】黑夫一手带出来的心腹,深信,若武忠侯在此,为了最大程度保全己方,获得胜利,也不会拘泥这些细枝末节。

    “这策略,还是【秦吏】韩将军提出来的,但若不使诈,恐公孙信不从。”

    那些话,什么复韩,什么结盟,什么合兵,全是【秦吏】利仓骗公孙信的!

    那些粮秣、甲兵,城邑,也是【秦吏】故意许给公孙信,以增强其势力。

    “非如此,怎能骗得公孙信留在颍川,发动韩人举事,甚至北攻阳翟,为吾等吸引南阳军呢?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天涯八卦  锦衣夜行  开天录  五代梦  全职法师  开天录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吞噬星空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修真聊天群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中世纪崛起  就爱读小说  寸芒  情话网  伏天氏  大争之世  大争之世  首富杨飞  逆天铁骑  北宋大表哥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最强狂兵  电视指南  开天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