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08章 而我们必将为王!
    “苟富贵,勿相忘!”

    走出淮阳厅堂,看着天上南飞的鸿鹄,陈胜想起两个多月前与吴广说的这句话,都感到一阵躁意。

    他怀着“立大功,为王者”的野心,去投奔项籍,却自取其辱,不但手下被收编,自己也只做了一个区区的持戟郎,理论上的俸禄也不低,可就是【秦吏】手里没权啊!

    陈胜也憋了口气,要让项籍看看自己的本事,但从下邳到淮阳,他们都跟着后军走,根本没有表现的机会,也就在攻打淮阳城时,因为是【秦吏】陈地人的缘故,奉命随陈馀潜入城中,与张耳约定里应外合的时间,算是【秦吏】立了小功。

    本想这回该得激赏了吧,谁料还是【秦吏】一样的职位,项籍连他是【秦吏】谁都不记得。

    陈胜这下明白了:“这项氏小儿,于人之功无所记,于人之罪无所忘,战胜而不得其赏,我来投他,全然是【秦吏】来错了地方啊!”

    更让人难堪的是【秦吏】,在淮阳,他偶然听到了好兄弟吴广的消息,才知道吴广才去投奔北伐军,就被任命为别部司马,带着一帮人在汝南为武忠侯招兵买马,后又随那都尉韩信出汝南,北进中原,上蔡一战作战英勇,名声极其响亮。

    比起要名有名,要权有权的吴广,持戟郎陈胜算什么啊。他自己郁闷不说,当时跟陈胜投奔楚国的戍卒们,背地里也对他指指点点,都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但陈胜仔细想了想,这时候去投奔北伐军,也有风险:武忠侯与王贲角逐于江汉,孰胜孰负尚未知晓。再说,他一个小小持戟郎,没有名望,孤身去投,就算有吴广引荐,恐怕也不会得到重视。

    陈胜在项羽这边,可受够了白眼,一直在寻觅机会离开,去别处另起炉灶。

    陈馀欲北上赵地,立赵歇为王,树立赵国大旗,倒是【秦吏】给了陈胜机会。他立刻出列请命,因为陈胜曾护送陈馀入淮阳,又与武臣是【秦吏】旧识好友,在这二人的举荐下,项籍总算答应,任命陈胜为率长,让他带着那些一同投奔楚国的陈地戍卒,后日启程。

    陈胜表面上感恩戴德,实则心里却憋了口气:

    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!凭什么六国公子王孙才能做王?”

    陈胜不服,他不甘,这世道,是【秦吏】他这种瓮牖绳枢之子出头的好机会,河北之地,乱象才刚刚开始,去了那边,未尝不可做一番大事!

    回头看了看厅堂,陈胜眼里,丝毫没有感激之意。

    “等到了赵地,谁做赵王,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少将军方才可是【秦吏】对陈馀、张良之策有所不满?”

    范增太了解项籍了,厅堂上宴飨散后,这个才二十三岁的年轻人却意有踌躇,摸着范增从寿春给他带来的“彭城君”之印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项籍将印随手一扔,看向范增:“亚父,项羽读书少,想问你,什么是【秦吏】王?”

    范增在旁边坐下:“古之造文者,三书而连其中谓之王。三者,天、地、人也,而参通之者王也,故一贯三为王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项籍拍着案几道:“六国出过很多明君贤主,楚威王、赵武灵王、齐宣王,他们的确能做到一贯三,当得起王者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但赵迁、韩安、燕喜、楚负刍、魏假、田建这些人,还有前几代的君主,继承了祖先的事业,却丢掉了硕大的疆土,甚至让社稷沦亡,百姓遭难,此无能之辈也,根本不配为王!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六王的子孙,早就失去了社稷,即便六国复辟,也没有资格再获得王位,所以亚父,为何非得是【秦吏】六王之后,方能拥立为王?就凭血统?”

    范增乐了:“按少将军的意思,韩成、魏咎、赵歇等人不配被立为王?那该让谁人为王呢?”

    项籍自有一套想法,立刻对范增道:“我以为,于国有功者,方可为王。眼下,世上没有什么是【秦吏】比覆灭暴秦,为六国报仇更重要的事,能随我灭秦有功者,不管其身份籍贯,皆宜为王!”

    “比如那张良,他整日只想着复韩复韩,可要我说,若他能助我夺取颍川,诛灭暴秦,我就能支持他,将那韩成一脚踢开,自己来做韩王!”

    “同理,若有燕、赵、魏之豪杰,能领军来投项籍,往后随我入关灭秦,立有大功,亦可为燕王、赵王、魏王!”

    范增不笑了,反问道:“那楚王呢?”

    “少将军,你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也觉得,复立楚国功劳最大的你,才有资格当楚王?”

    项籍被范增说穿了心思,也不羞于否认,眉毛一扬:“我亲冒矢石,才复兴了大楚,至少比那缩在寿春城的‘楚怀王’更配,而不是【秦吏】做什么彭城君!”

    说罢,竟将范增带来的印一把摔倒柱子上,击得粉碎!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范增大笑:“少将军果有大志,可老夫记得,你一向口直心快,但方才在堂上,当着众人的面,为何忍住了没说?还答应立韩成、魏咎、赵歇为王。”

    将脾气撒在那印章上后,项籍心情似乎好了点,有点不好意思:“亚父不是【秦吏】朝我使眼色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张良那句话说得对,一兔走,百人追之,积兔于市,过而不顾。非不欲兔,分定不可争也。”

    “有功者赏,诛秦立大功者当为王,这是【秦吏】理所应当的事,但不是【秦吏】现在。我看这乱世里,几乎人人都想称王封侯,一旦名分不定,就会出现像景驹、秦嘉那样的事,楚国就要大乱,还不如立个看上去名正言顺的傀儡,让他作为关在笼中的兔子,叫所有人都死了心。”

    范增颔首:“没错,此权宜之计也。”

    项籍道:“而且,我虽有资格做楚王,但项羽的志向,不止是【秦吏】想做区区一诸侯王!”

    重瞳儿傲然道:“我说过的,始皇帝,可取而代之!”

    范增赫然起身,满怀期盼地看着项羽:“少将军,你想做皇帝?”

    项羽摇头:“秦始皇恰厩乩簟靠令六国归一,可人人都心怀故国,才有了今日乱相。我不会那样做,我要做霸王!做能分封天下诸侯的伯主!”

    “等我诛灭了暴秦,当重新主持分封,让有功劳的人为王,那些只会凭借祖先之荫混上王位的诸侯,都赶到荒蛮边境去吃草!”

    范增略显失望,但还是【秦吏】点了点头:“此少将军之大欲也,但若想实现,就不能心疼那些尚未夺取的土地,天下已乱,人皆为己,个个都盯着王位,王号,已不值钱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楚王襄强,楚王景驹,虽然他们死了,但后来者层出不穷,放目天下,到处都是【秦吏】草头王。

    项籍皱眉:“亚父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范增道:“依我之见,非但要重立五国之后为王,为楚国多树党羽,其他几处地方,也该派人,去送几个王号。”

    “哪些地方?给哪些人送王号?”

    范增摸着在巢湖时,项籍亲自给他砍了树木制作的拐杖,缓缓说道:“少将军,你知道我在淮南时,经常食不甘味,夜不能眠,我最担忧的是【秦吏】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举起拐杖,往南边一指,满眼忧虑:“是【秦吏】一江之隔,近在咫尺的北伐军!”

    “黑夫的麾下安圃、尉阳等人,已占领江东,楼船游弋大江,整日磨刀赫赫,训练兵卒,盯着淮南。只因黑夫现在忙着与王贲作战,不敢同时与吾等开战,可日后,楚国和他黑夫,却必将决战于沙场!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的归属,可不是【秦吏】诛灭暴秦就算完了,黑夫,才是【秦吏】少将军未来的大敌!眼下他不但在江汉拥兵十万,还占了江东,曹参、陈平也在胶东响应,阻止龙且夺取齐地。吾等不能光盯着秦军,忘了这黑厮,还是【秦吏】要早做打算啊……”

    项籍咬牙道:“黑夫曾夺我大父之旗,此仇我必报之,但亚父,我虽连胜数场,但麾下兵卒也死伤不小,现在的兵力,只够进攻魏地,连西取颍川、三川都做不到,各地新征的兵也未训练,该如何对付黑夫?”

    范增笑道:“有的仗,要靠长剑和戈矛赢取,有的,则要靠纸笔和使者。”

    看项籍仍然不解,范增点破了谜底:“离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淮阳旧楚王宫的秋叶缓缓落下,范增则在低声与项籍说着他的毒计。

    “七十年前,燕昭王死,子立为燕惠王。当是【秦吏】时,乐毅破齐七十余城,独即墨、莒城留存。齐将田单在即墨,听说燕惠王继位,乃纵反间于燕。”

    “田单的人是【秦吏】这样说的:齐城不下者两城耳,然所以不早拔者,闻乐毅与燕新王有隙,欲连兵且留齐,南面而王齐!”

    “燕惠王听信了此言,得齐反间,也相信乐毅欲自立,乃使骑劫代将,而召乐毅。乐毅知燕惠王之不善代之,畏诛,遂西降赵。”

    听完范增的话,项籍皱眉:“黑夫素来狡诈,派人去离间他与麾下关系,恐怕没什么用罢?”

    “上下关系,最是【秦吏】复杂,黑夫虽不会轻易听信吾等离间之计,但他的部属皆统兵万余,分驻各地,时间久了,难说也有想要称王封侯的心思……”

    范增举例子道:“占据会稽的吴芮,本是【秦吏】越人君长,如今他手里统有干越、闽越、东瓯、于越,拥兵两万余,但会稽守、尉,却被徐舒、尉阳所得,吴芮仍为闽中守,他心中必有不甘。”

    “倘若这时候,少将军派使者过去与之联络,承诺,若吴芮叛黑夫而从楚,他日可割江东,封为越王……”

    项籍却不干了:“大好的江东,岂能割给他?”

    范增无奈地说道:“江东还在黑夫手里,少将军,这是【秦吏】慷他人之慨,用别人的东西来做人情,却能让吴芮与黑夫生隙。”

    项籍仔细一想,好像有道理,点了点头,勉强同意此计。

    范增又道:“还有那韩信,将兵两万,出汝南,屡胜秦军,是【秦吏】一员善战之将,少将军也十分激赏他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黑夫被困汉水之滨,这韩信定是【秦吏】他解围的杀招,想要断王贲之后,截断粮道,威胁南阳,使王贲不得不退兵。既如此,少将军不如就派武涉为使者,去叶县追上韩信,承诺,若他不南下南阳,而与我军合兵,北攻颍川、三川,事成之后,可封他为河南王!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黑夫就只能继续与王贲对峙,而少将军得一善将,又取颍川、三川,此一石三鸟之计也。若吴芮那边也能发难,那黑夫,就要举步维艰了!”

    项籍摸着颔下慢慢蓄起的黑髯:“吴芮与黑夫是【秦吏】结义兄弟,而韩信起于行伍,是【秦吏】黑夫一手提拔的,背叛兄弟、旧主,他们会答应么?”

    范增不以为然:“少将军将人心想得太好了,眼下黑夫已进退维谷,据说还吃了败仗,势力大不如前,他的手下人们,也是【秦吏】时候为自己考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黑夫自己背叛秦朝,带头不守忠义,世人都看在眼里。他还忽略了别人的欲望,起兵半年,仍以秦吏自居,他不称王,手下人就算为黑夫立再多功劳,也无法称王。”

    “越王、河南王,江东三川之地,这唾手可得的诱惑,谁抵挡得住?韩信一个淮阴无行少年,我不信他能!”

    “就算韩信犹豫,那就让武涉骗他!”

    范老头的毒计一个接一个:“武涉可如此告诉韩信,黑夫迫于王贲之兵,已效仿当年五国相王,接受了楚国上柱国赠予的王号,愿与六国联合,一同入关灭秦!”

    项籍乐了:“亚父啊亚父,你口中果然没一句真话,那若韩信问,黑夫的王号应是【秦吏】什么?武涉该怎么答。”

    范增挠了挠落了不少头发的皓首,随便一想,张口就来:

    “黑夫起兵南郡,占据江汉,就叫……叫汉王罢!”
友情链接:金庸网  明末第一贼  漂亮女人  圣龙图腾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大宋男儿  小学生作文  蜡笔小说  名人名言  电视指南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伏天氏  女性健康  重活一次  免费算命网  吞噬星空  IT百科  房贷计算器  玄界之门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寸芒  神道丹尊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圣龙图腾  锦衣夜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