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05章 兔死狐悲
        八月中旬,三艘打着北伐军旗帜的海船停泊在青岛港,陈平和曹参对视一眼,一起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莱生本就是【秦吏】胶东出来的士子,承蒙二君栽培多年,岂敢让陈君、曹君至此亲迎?”

    来人是【秦吏】个三十上下的文吏,他连道不敢,朝二人行礼。

    莱生是【秦吏】胶东本地人,大儒浮丘伯的弟子,却在胶东士人聚众乡校事件后,第一个加入了黑夫让萧何创办的郡学,忘齐字而书秦篆,弃诗书而学律令,后来又做了郡府小吏。

    萧何去南边时,也带上了莱生,眼下他却是【秦吏】作为武忠侯的使者,回家乡来与陈曹二人取得联络。

    曹参却笑道:“武忠侯起兵也快半年了,胶东这才与大军联络上,何其迟也,我与陈君犹如海边的望夫石,又像是【秦吏】在外头漂泊的游子,如今见到家中来人,焉能不喜?”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实在话,虽然在曹参陈平的合作下,鼓动齐地商贾加入他们以“自保”,各家在七月份一同发难,合兵数千,击杀郡尉,驱逐郡守,招降郡兵,几乎在一夜之间,就控制了胶东的局势。

    但胶东依然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,左右要么是【秦吏】依然忠于秦廷的郡县,要么是【秦吏】来势汹汹的齐楚群盗,二人守住胶东殊为不易,今日总算与大部队取得联系,顿时喜逐颜开。

    至于来的人是【秦吏】谁?并不重要,重要是【秦吏】他携带的消息,以及这件事所代表的意义。

    莱生忙道:“六月份,尉阳都尉攻占会稽时,听从胶东过去的商贾说,二君已亡,但武忠侯却不相信,他以为,陈君与曹君定会化险为夷,还让我送来了此物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让人将几个月前,黑夫令人在江陵制作好的胶东郡守、尉印绶袍服奉上,正式任命陈平为胶东守,曹参为胶东尉。

    二人接过印绶袍服,都有些动容,又得知黑夫虽在正面与王贲对峙,却不忘胶东,给尉阳的任务之一就是【秦吏】,一定要与胶东取得联系!

    所以尉阳才不顾徐舒劝阻,在不知胶东局势的情况下,还是【秦吏】派了五艘船北来,经过两千里跋涉,只剩下三艘,船体上还有明显的箭矢火燎痕迹,想必一路上,经历了不少凶险。

    护送莱生北来的楼船司马罗舆也登岸了,与陈平、曹参二人说起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:

    “广陵一带就不必说了,早被楚盗英布攻占,只是【秦吏】隔着大江,为我军楼船阻拦,他们去不了江东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东海郡的朐县,琅琊郡的赣榆等港口,也皆为楚盗所据,吾等想靠岸修补船只,却遭其袭击,死伤不少,只能在无人的海滩登陆,搜寻淡水,补充食物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凶险,但罗舆早年可是【秦吏】在海东遭遇过海难,过过几个月荒野求生的,这点麻烦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在进入琅琊附近时,他遇上了游弋在海上的胶东商贾刀间船队,罗舆与莱生这才得知了发生在胶东的事……

    莱生和罗舆带来的情报很重要,陈平与曹参立刻让他们入港,在地图上标明“楚盗”的势力范围,才惊觉已成气候。

    “那所谓的楚国,占据九江、东海,如今项籍更击破了在彭城称王的景驹、秦嘉,与沛县群盗吕泽兄弟汇合,有三郡之地,拥兵已超过五万,不容小觑啊。”

    更让陈平担心的是【秦吏】楚盗偏师的动向,他从郯城一路向北指:“眼下楚盗龙且、张良部,已将兵数千,从东海郡郯城北上,占领莒城,日益逼近琅琊……”

    琅琊是【秦吏】楚齐之间的缓冲,一旦失陷,下一个遭殃的,就是【秦吏】胶东了。

    曹参道:“琅琊也有数千兵卒,陈君,你以为,孰胜孰负?”

    陈平笑道:“我知道这张良,他是【秦吏】韩国贵族,祖上张开地等人世代相韩,是【秦吏】个死硬的复国者,少年时便散尽家财,弟死不葬,一心一意要推翻大秦,恢复韩国。此人素有奇谋,他曾在潍水策划当地人行刺武忠侯,却未成功,又去莒地谋刺秦始皇帝,差点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齐地各处的豪杰群盗,亦是【秦吏】张良暗中联络,琅琊郡突遭围攻,楚盗挟郯城大胜之势,恐不能守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曹参,说出了一句众人都感到诧异的话:“唇亡齿寒,吾等必须救琅琊!”

    曹参闻言摇头道:“陈郡守,我没听错罢?吾等可才诛杀了胶东郡尉,还与琅琊过来的兵卒交过兵,两边都死了不少人,你现在却要支援琅琊?”

    陈平却不觉得这有什么毛病,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曹兄,武忠侯起兵,是【秦吏】为了北伐靖难,重整朝纲,而不是【秦吏】造反、复国。所以你我现在,依旧还是【秦吏】秦吏,是【秦吏】守尉。但齐楚群盗不同,在彼辈眼中,吾等与那些还忠于秦廷的官吏,并无区别,都是【秦吏】该戮而杀之的。”

    “兔死则狐悲,赶在兔子被擒杀前,不如先摒弃恩怨,一同面对这头凶恶的豺狼。”

    曹参感觉有点不确信:“琅琊官员,肯抛弃成见,与吾等联手么?”

    陈平胸有成竹:“琅琊有三万中原迁户,都是【秦吏】享受免税三年的移民,恐遭贼人屠戮,当地大小官员,也听说楚盗的凶名,都欲将秦吏抽筋剥皮而后快,他们巴不得有人一同御盗,岂有不应之理?”

    在陈平看来,眼下的天下形势,几乎又恢复成了春秋六国之时,朝秦暮楚,合纵连横,合作与背叛都是【秦吏】一眨眼的事,而朋友与敌人,也皆不是【秦吏】固定的。

    陈平希望,曹参能亲自带兵去琅琊郡诸城,挡住楚盗北上的路,而十三家商贾,则从海上给予支援,并将那些希望来胶东避难的民户运来,乱世里,最重要的资源,就是【秦吏】人!

    “不止是【秦吏】琅琊,临淄郡那边,也要派人去游说。”

    自上个月以来,临淄也不好过,听闻南方的消息后,大野泽的盗寇彭越,联合宛朐人陈豨、冤句人靳歙等当地豪侠,一同举兵,进攻薛郡,与曲阜的朱家,以及泰山盗寇合流,得兵万余。

    这支势力虽新,却发展得很快,数日前已陷薛郡,并占领了半个济北,正向东边的临淄进攻,据说他们还真找到了田荣之子田广,立为齐王……

    可怜临淄一面要派兵防备胶东,一面要应付重重叛军,早已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陈平道:“告诉临淄、琅琊的郡守,暂且化干戈为玉帛,吾等的共同敌人,是【秦吏】齐楚群盗!胶东愿意与他们三郡互保!”

    “琅琊那边,管晏父子可以代劳。”

    至于临淄那边?

    陈平扫视新近收拢的幕僚,目光定格在一个长着三角眼,眼中却满是【秦吏】热忱,跃跃欲试的皂衣小吏身上。

    “娄敬!你口才好,你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平忙着约合临淄、琅琊残余的秦廷势力搞“合纵”,妄图在乱世里守住这一角土地。

    张良也没闲着,他一直试图撮合齐楚两地豪杰义士,以完成他为项籍罗列的“入齐击赵”,全面发动六国豪杰之策。

    但事与愿违,八月下旬时,不但向琅琊进军的龙且被“胶东尉”曹参率兵拦在诸城,楚地传来的消息,也不让张良省心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北伐军,果与秦廷仍是【秦吏】一丘之貉。”

    龙且带的兵卒不多,只与曹参对峙,当这消息传回郯城后,张良看向项缠:“项伯,项少将军已灭景驹、秦嘉,一统大楚,但他当真不欲入齐?”

    在张良看来,项羽一旦入齐,将横扫数郡,等拿下齐地,发动河北燕赵举兵后,王贲与黑夫狗咬狗的争斗应该分出胜负了,不管谁赢,正好乘其疲蔽,进取中原……

    项缠却将项他所写,来自南方信交给张良:“籍儿不欲击齐,也未如范公之言,先攻商丘,反而率军去打陈郡淮阳了!”

    张良、愕然:“打淮阳?我听说,黑夫正与王贲决胜于南阳、鄢城之间,这时候项将军去打淮阳,必然然牵制王贲布置在颍川的兵力,那是【秦吏】为黑夫分忧啊,给少将军出此策的人是【秦吏】谁?真是【秦吏】该死!”

    项缠摇头道:“还不是【秦吏】那潜藏在淮阳的张耳,他派陈馀去彭城游说籍儿,说什么大楚既立,必先取陈郢以收复楚国全域,方可号召天下,西诛暴秦。籍儿以为有理,便真带人去攻淮阳了,范公不在身边,无人劝得住他。他还令项声从九江郡北上,收复项县……”

    “项籍如此爱慕虚名,虽得收复故地,实则却是【秦吏】代人受过,恐怕会为将来埋下祸根啊。”

    张良感到大事不妙,但以他对张耳、陈馀一贯做派的了解,也隐隐觉得,对于复辟韩国来说,这可能是【秦吏】一个提前到来的机会,也顾不上齐地了,立刻道:

    “我得亲自去一趟淮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
友情链接:中药大全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全职武神  经典语录  民国谍影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诡秘之主  圣龙图腾  银行信息港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tplink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明朝败家子  大魏宫廷  全球灵潮  健康报网  吞噬星空  中国玉米网  哲夫当立  字幕库  工作总结  逍遥游  天涯八卦  开天录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