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802章 左列钟铭右谤书
        宛城(河南南阳市区),南阳盆地的中心,也是【秦吏】帝国最繁忙的通衢之地。

    王贲麾下二十万大军在前方作战,一切粮秣辎重,不管是【秦吏】打咸阳武关来的麦,还是【秦吏】从三川颍川来的粟、豆,都要经由宛城,再发往前线。每日运载量数以万石,几万人赶着数千头牛马,跋涉在灰蒙蒙的土路上,一般的郡守,可张罗不下来。

    但左丞相冯去疾可是【秦吏】曾在秦始皇帝出巡期间,将一整个帝国打理得井井有条的人物,做一监军,督点军粮,自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忙碌之余,冯去疾心中很清楚,自己出任这一职责,已算是【秦吏】被赶出咸阳的权力中心了。

    因为秦始皇生前曾考虑过立冯家的女婿,公子高为太子,他出入宫廷的事还被有心人告诉了二世皇帝,引起了胡亥的嫉妒。

    再加上秦始皇恰厩乩簟孔自选定的四位顾命之臣,冯去疾、冯毋择兄弟占其二,冯劫也代替蒙恬,统率长城兵团,可谓军政大权集于一家。

    所以从胡亥继位伊始,冯氏便饱受新皇帝怀疑,再加上冯毋择在江陵战败,南方形势糜烂,更让他们家蒙上了屈辱。

    在冯家最危险的时刻,王贲及时拉了他们一把,将兵权从冯氏手中拿走,把冯劫调往巴蜀。冯去疾并非贪权之人,立刻也激流勇退,将右丞相让给李斯,自请出任监军。

    来到宛城后,虽然身处前线,距离战场不过数百里,甚至每天都能见到南方逃来的难民,但冯去疾却感到无比安心。

    “纵是【秦吏】矢石无眼,也好过咸阳朝堂上的冷刀子……”

    冯去疾与王贲是【秦吏】老伙计了,昔日王贲灭魏时,冯去疾还没当上御史大夫,便给王贲做过监军,他为大军的后勤尽心尽力,争取不拖通武侯的后腿,并坚信王贲定能扫平叛乱!

    但咸阳的新朝廷,却没冯去疾的信心,七月的最后一天,二世皇帝的使者,又到宛城了……

    “左丞相气色颇佳。”

    二世皇帝钦定的使者是【秦吏】中郎将赵成,是【秦吏】郎中令赵高的弟弟,冯氏被排挤出咸阳后,赵高赫然成了地位仅次于李斯的重臣,胡亥对他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赵高之弟赵成,也水涨船高,俨然成为使者,身披紫衣,骑乘肥马,往来咸阳与宛城之间。

    不用说,赵成又是【秦吏】来催促王贲出兵的。

    “左丞相,小人亦是【秦吏】无可奈何啊。”

    在城内郡府相见后,赵成一如惯例,奉上二世皇帝催促王贲出兵的制书,诉苦道:“陛下一直以为,通武侯将二十万人出关后,便能捷报频传,献黑贼之首于阙下,谁料通武侯却在南阳一呆就是【秦吏】月余,陛下听说后,已大为不满……”

    换了一年前,身为帝国右丞相的冯去疾哪会搭理赵成这种荫兄之功的小角色,此刻却不得不硬着头皮,为王贲解释道:

    “各地征兵不齐,主力要从上郡南来,关中征卒也老少不一,得发放兵器,重新整编训练,无法立刻作战。通武侯只能以守为攻,待各路大军齐聚南阳,此老成持重之举,也免了各路兵卒像在南郡时一样,被各个击破……这两月来,黑贼亦未敢北进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自是【秦吏】如此。”

    赵成笑道:“不过,左丞相当知晓,眼下敢于聚众作乱的,可不止黑贼。”

    “近来,山东各郡告急文书如蝗虫般飞入关中,洞庭和江东那边就不说了,早断了音讯。九江、泗水、东海三郡,也已被楚盗所占,还找了个放牛娃,称楚王!大野泽水匪袭扰薛郡,与泰山之盗合流。赵地巨鹿一带,亦有大盗鲁勾践作祟。齐地守尉方逐捕,胶东也出事了,我刚接到消息,上个月,临海奸商被黑逆陈平煽动,杀吏暴乱……眼看大半个山东,都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对这些事本不知情,但七月初,谒者使东方来,以反者闻于上,陛下听说东方群盗泛滥,痛心疾首。朝中还有小人乘机上奏,谤通武侯及左丞相,说汝等是【秦吏】养寇以自重,平叛三月,却把七八个郡平丢了,郎中令好容易才将这些谤书压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冯去疾心知,眼下的情形,山东的任何失败,都会被放大后传回咸阳,二世皇帝毕竟年轻没见过这种阵仗,谤书必然不少。

    但事到如今,除了继续执行王贲定下的战略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他倒是【秦吏】很想亲自上书陈述,但冯氏已不受信任,冯去疾的话,能否传到胡亥耳边,还是【秦吏】未知数。

    冯去疾只能朝赵成拱手:“还望使者回复陛下,山东群盗,不过肘腋之疮,乌合之众,但南方黑夫,才是【秦吏】心腹大患啊,群盗们只是【秦吏】想复国,可黑夫,却是【秦吏】要进军关中,危害大秦社稷的。先南后东,这是【秦吏】通武侯的用兵方略,李丞相和郎中令,也是【秦吏】同意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贲早就料到,随着黑夫举兵,天下纵不会赫然响应,但六国故地的野心家们乘机作乱的肯定不少,但经过南方几场大败后,朝廷年内能征调的兵力有限。

    所以王贲与冯去疾,定下了一个“壁虎断尾”的策略,那就是【秦吏】东方各郡自行抵御群盗,王贲只保证颍川、三川、南阳、河东、太原不失,其他地方,暂且由它们乱去吧,集中兵力,先诛灭黑夫,结束南北分裂后,再回头收拾那群六国余孽!

    “老夫能灭第一次,便能灭第二次!”王贲注意力都在黑夫那边,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一旦此计划暴露,无疑会给他俩惹来更大麻烦。

    冯去疾将王贲的计划藏在心里,叹道:“非常时刻,朝臣当相忍为国,还望使者转告李丞相、郎中令。”

    赵成面露难色:“话虽如此,但通武侯已出兵三月,若再无战果,谤书,恐怕要堆满御史大夫案几了,到时侯……”

    冯去疾对赵成的威胁嗤之以鼻,到时候还能怎样,换将?冯毋择战死了,蒙恬不受信任,李信远在西域,除了强撑着出山的王贲,朝廷能换谁来抵御来势汹汹的黑夫?

    “请陛下放心,通武侯已开赴前线,不日便要会攻南郡了。”

    冯去疾让人将王贲送回来的地图展开,耐下心给赵成讲解,希望能他将原话带回去,转告二世皇帝。

    “通武侯麾下二十万大军,共分为五师。”

    “一师留守南阳,南阳守齮为将,宛城驻一万五千,南阳与三川之间的鲁阳县驻五千,南阳与颍川之间的叶县、昆阳,驻一万。陈郡上蔡、吴房方向,有一万,以防备楚盗西略,又有一万驻守平氏县(河南桐柏),提防冥厄三关的叛军。”

    南阳郡内还有五万当地征召的民夫负责运送粮秣,并未算入总兵力里。

    “一师由犬子冯劫为将,两万人走汉中巴郡,以击秭归、夷陵。”

    “一师由左庶长丕虎为将,三万人走白水,以击随县。”

    “一师由巴郡尉为将,在筑阳,与主力成掎角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通武侯则自将七万之众,分别在樊城、东津亭,与叛军四五万人对峙。”

    赵成数了数,发现不对:

    “左丞相,还差一万呢?”

    冯去疾露出了笑,指向汉中和南郡中间,一个小地方。

    “在房陵,汉中与南郡有荆山为阻,但其北麓也有些鸟兽小道,可通南郡腹地,出现在鄢县之侧!”

    赵成眨着眼:“这是【秦吏】奇兵?”

    冯去疾颔首:“没错,黑贼兵少,只有我军一半,还要守备各地,已然捉襟见肘!通武侯将叛军所有兵力牵制在北线、西线,冯劫和丕虎奉通武侯之令,会在明日,也就是【秦吏】八月初一,进攻秭归、随县。”

    “八月初,通武侯也会挥师南下,渡汉与黑贼交战。”

    “而荆山的那一万人,会稍慢一些,等两军交战正酣时,它们会突然出现在叛军背后,这将是【秦吏】真正的杀招!”

    赵成兴奋得直搓手:“等了数月,总算知道通武侯要如何打仗了,我定将这些事,回禀陛下……对了,陛下还说,关中可再发十万卒来!”

    冯去疾却不喜反忧:“陛下又征兵了?通武侯不是【秦吏】说,二十万足矣,再征就要耽误秋收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成笑道:“左丞相,此非常时刻也,关中百姓,岂能顾家而忘国?昔日长平之战,先君昭王闻赵食道绝,王自之河内,赐民爵各一级,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,遮绝赵救及粮食,遂有武安君之胜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这不是【秦吏】怕通武侯兵力不足么,陛下也欲效先祖之行,且先征召训练,以备应急之需。”

    冯去疾没有接受赵成的说辞,反复问道:“朝中只征了徭,口赋未曾再征罢?”

    赵成面露难色:“这……左丞相,咸阳有咸阳的难处,骊山陵眼看就要完工了,而前方数十万大军作战,也日费千金啊。治粟内史和少府本就空虚,如今实在是【秦吏】拿不出钱来了,只好又征了一道口钱。”

    冯去疾感到一阵寒意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可是【秦吏】发过诏令,承诺减田租,削口赋的,如此做,岂不是【秦吏】失信于民?”

    赵成不以为然:“那不是【秦吏】明年才开始么,今年征的,算不上失信!现在可还是【秦吏】始皇帝三十七年,多征点口赋,等年内平定叛乱之后,二世皇帝元年,便能与天下更易,黎民得休养生息了!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小人就用句粗俗的话来说罢,人,岂能被尿憋死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容易将赵成打发走了,但冯去疾却心忧不已。

    他依然相信,王贲能胜于战阵。

    但对身后的皇帝、大臣们,冯去疾却有点信心不足……

    他们,能不给前方拖后腿,能不被人战胜于朝廷么?

    “明知这是【秦吏】饮鸩止渴之举,李斯啊李斯,你怎会看不出来,为何不劝阻陛下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整理细纲,今天只有一章,明天开始剧情要加速了,争取4月份结束本卷,七八月完本。
友情链接:全民领主  努努书坊  蜡笔小说  明朝败家子  毕业论文网  落秋中文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明末第一贼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开天录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全球高武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社保查询网  中世纪崛起  字幕库  广东高考网  民国谍影  IT百科  极限保卫  调教大宋  盛唐风华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步步生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