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97章 北线无战事
        巴郡发生巨变时,北线战场,却格外平静。

    西起汉水,东到冥厄三关,这就是【秦吏】南北两个政权之间的分界线,长数百里,二十多万人在这条线两边驻扎,已对峙月余之久。

    “还是【秦吏】老样子,连条狗彘都见不到。”

    再度带着袍泽们乘马泅渡白水河,在北岸的村邑巡视了一圈后,北伐军骑兵司马老五如此骂道。

    老五是【秦吏】安陆县人,他其实是【秦吏】家里的老大,之所以被取了这么个名,是【秦吏】因为前面四个兄弟姊妹,都没活过三岁,不是【秦吏】死于饥荒,就是【秦吏】亡于疾病。

    到老五时,父母也亡了,他为了混口饭吃,就去投靠了正在招募门客的黑夫家。

    最初在安陆帮忙看家护院,后来黑夫去做北地郡尉,需要在家里选些勇武食客相随,回来挑人的桑木就点了老五的名——因为这厮饭量大,长七尺五寸以上,壮健捷疾,还会射箭,正好符合“武骑士”的标准。

    虽然符合标准,但老五过去没骑过马,他的骑术出了名的烂,经常从光滑的马背上掉落,遭到北地良家子和戎狄骑从嘲笑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随着北地骑兵普遍装备马鞍、马镫,老五又时常苦练,骑术也渐渐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作为黑夫身边的亲卫之一,虽未参加过破匈奴之战,但也见过万骑交刃的大场面。等黑夫去胶东时,依然带着他,老五在北地时是【秦吏】骑兵里的吊车尾,在胶东郡兵里,骑术却成了中上游水平,遂做了统领十名骑兵的骑吏,曾追随共敖突袭诸田叛军,也算过足了冲阵的瘾。

    没隔几年,他又随黑夫到了岭南,升官为坐拥二百骑的骑将,只可惜,岭南山林险隘,河流纵横,骑兵几无用武之地,老五只能憋屈地管骡马运输,往返于五岭。

    好在武忠侯起兵后,重建了骑兵队伍,因为南方战马稀少,骑兵更少,一共只设了三名骑司马,分属韩信、东门豹,还有一支是【秦吏】大元帅直辖。

    老五靠着自己的履历,成了其中之一,直接向黑夫负责,他的职责便是【秦吏】负责白水河这一百余里的警备……

    北伐军占领白水河(湖北枣阳滚河)与桐柏山以南,已过去两个月,秦廷的军队源源不断地从武关开入南阳,但他们没有急于向南进攻,而是【秦吏】集中在宛、叶、邓一带,双方陷入了僵持状态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,白水河以北数十里,都变成了渺无人烟的无人区,或是【秦吏】秦廷强迁,或是【秦吏】百姓主动流亡,避开战争,十里村社空空如也,近来甚至连狗彘都看不到一只了,只有地里与杂草混生的粟稻头越垂越低,快到收获之日了。

    “近日来粮食吃紧,真像抽空将这些粟割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吃饭的时间,他们在一处空空如也的里闾旁嚼干粮,一个骑将看着田亩舔着嘴唇,一边将自己都舍不得吃的一袋豆子喂给马儿。

    老五则骂道:“不等你动手割粟,北军的斥候便会冲杀过来,将汝等射杀于田中。”

    南北两军虽对峙良久,各自广积粮秣,好似要打持久战,但双方的骑从斥候交火却十分剧烈,为了争夺更大范围的侦察空间,他们几乎每天都在战斗。

    但几次交手下来,老五不得不承认,北伐军的斥候骑从,压根就不是【秦吏】关西精骑的对手。

    且不说骑射和对马匹的熟悉,南人完全赶不上北人,就算只看马匹,也是【秦吏】北伐军完败,他们所骑的南方马儿,个头完全被敌军碾压,交锋时一点优势占不到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【秦吏】这批战马,还是【秦吏】北伐军五月份渡过白水河,袭击蔡阳县唐子乡的厩苑才获得的。那里是【秦吏】古唐国,盛产骕骦马,那些马儿的后代,善于吃苦和攀登山岭,是【秦吏】南方难得一见的好马。

    但骕骦马的后代遇上塞北、河西马,依然不够看。

    “若那些北军的骑从没有马鞍、蹬,吾等肯定能打得过,武忠侯当年不将这些马具做出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有个骑将嘟囔着说道。

    老五再度骂出了声:“你在想什么?你可知道,当年打匈奴,因为有了这些利器,少死了多少人?再者,八年后的事,八年前哪能想得到?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些时日遇见的同行们,已经手下留情了,根本没有当年与匈奴作战时,那股不死不休的狠劲,大多时候都默契地避开,甚至会一起躲个雨,分享食物。

    毕竟几个月前,大伙还都是【秦吏】秦军。

    只可惜从俘虏口中得知,来的多是【秦吏】上郡兵,鲜少北地兵,老五只觉得可惜,若军中有武忠侯当年一手打造的北地良骑,他们就不必只在沿河一线偷偷摸摸地侦察了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这种下层吏卒间的默契,所以北线才很安静,安静到让人忘了,这是【秦吏】一场规模巨大的战争……

    直到七月十五这天,这份安静,被打破了!

    一天的巡视完毕,老五回到了白水河南岸,陆续受到了甲乙丙三个骑队的汇报,说北军的斥候出动较往常更加频繁。

    老五感觉有异,但西边的两个骑队,却迟迟无人还报,直到几匹空马惊恐地跑回河边,他才笃定,自己的部下出事了!

    北军的斥候骑从横越白水河北岸,耀武扬威,全无平日的默契,更糟糕的是【秦吏】,哨塔上,斥候还瞧见,北方天际,烟尘高扬,遮天蔽地!

    王贲在宛、叶的大军,终于出动了!

    老五面色大变,将嘴里的炒米吐掉:“速速派人,去禀报武忠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夫人在鄢县(湖北宜城)。

    “收成不错,鄢地这边的数万大军,靠本地粮食,也可以自足了。”

    七月中,南方稻熟前夕,黑夫正在鄢县近郊的田间地头视察。

    这里楚国的早期都城,称之为“鄢郢”,它能被选为都邑,自然有其过人之处:这里北靠荆山,有山林之饶,东面则地形广袤,田土膏腴,几百年来一直是【秦吏】楚国重要的产粮地。

    黑夫特地调了衷来,带人屯田,以确保当地收成,除了说好的五一之租,当地多出的粮,统一由北伐军搜粟都尉平价收购,充作为前线军粮。

    夺取鄢城后,黑夫并没有将宝押在这,毕竟此城历史虽然重要,却也有漏洞,那就是【秦吏】建城在洼地上,很容易积水,历史上就曾被武安君白起筑长渠灌城,楚人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为了不重蹈覆辙,黑夫在此屯驻大军之余,又令共尉继续向北移动,在汉水之南建立了一个前哨城塞,一来与鄢城互为唇齿,而来,也能就近知晓南阳王贲军的风吹草动!

    这份未雨绸缪是【秦吏】正确的,一个时辰内,他连续收到了几处告急:

    “山都、樊城、蔡阳、白水乡、上唐乡……都发现了敌军踪迹,烟尘高扬,遮天蔽地,看来北军真的开始大肆南调了。”

    黑夫看完老五送回来的急报,看着即将熟透的稻穗,笑道:

    “非要挑着南方收谷子的紧要关头,来逼吾等打仗,通武侯是【秦吏】精明人啊,一点都不想给我安然坐收边角的机会啊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场战争,在边角打的是【秦吏】先发制人,但在这腹里中央,打的确是【秦吏】后发制人,老将军,你等不下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秦廷大军不断南调,但通武侯王贲本人,并未离开宛城。

    但经过数月蓄力,他已在汉中、南阳、陈郡集结了二十万大军,同时建立了完备的后勤粮道。不论是【秦吏】老兵还是【秦吏】新卒,各部队犹如臂指,奉命抵达了预定的战场,随时可以向黑夫的防线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但王贲的目光,却没有放在鄢城、冥厄、随县这几处,反倒对汉水以南,一座新筑的城极感兴趣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点在地图上,樊子城以南,一条汉水相隔的小邑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【秦吏】黑夫派人新筑的城?”

    长史立刻道:“是【秦吏】,黑贼占据鄢城后,便驱使兵卒,全力修筑此邑,如今还派了共尉,统兵一万驻守。”

    王贲颔首:“此邑虽新,却以汉水为池,因岘山为塞,一下就扼住了江汉险要,真是【秦吏】好地方啊,黑夫眼光毒辣。”

    这座新邑,恰恰是【秦吏】这次秋季攻势的重中之重,谁得到它,谁就将掌握战场主动!

    想到这,王贲又问:“此邑,何名?”

    “禀通武侯,黑贼亲自命名:襄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只有一章。

    另外推荐一个书评公众号:小说拾遗。为书荒的你提供一片乐土,也有秦吏的书评。
友情链接:全职法师  寒门崛起  星峰传说  花百科  圣龙图腾  银行信息港  全球灵潮  金庸网  全职高手  第一课件网  超强吸妖器  太初  锦衣夜行  明朝败家子  铸天之景  斗战狂潮  最强狂兵  女性健康  三国高校传  诡秘之主  史上最强重生者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中华康网  哲夫当立  春野小神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