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96章 一纸婚约
        今日是【秦吏】七月半,恰逢中原祭祖之日,大队人马行在枳县以东的山道上,叶子衿抱着儿子,坐在马车上,陆贾则再次拒绝了让他心惊胆战的滑竿,自己骑了匹骡子,跑前跑后,与巴氏的众人沟通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总算是【秦吏】问恰厩乩簟垮楚了。”

    天上太阳酷热,再度骑着骡子回到叶氏母子的车前,陆贾擦着汗说道:“巴人说,吾等是【秦吏】要去东边的平都山!”

    叶子衿早就听说过,枳县以东百里外,有一座平都山,山下是【秦吏】巴国的别都,平都城。

    “平都,不是【秦吏】早被楚军摧毁,成一座废墟了么?”

    巴子时虽都江州(重庆渝中区),或治垫江(合川),或治平都(重庆丰都),后治阆中(四川阆中)……这平都虽是【秦吏】巴国故都,但百多年前,楚国强盛,锐意西进,已夺取江关,甚至一度占领了枳县,所以巴国只能不断西迁,平都也被废弃,一把火烧成了土墟。

    陆贾道:“平都虽已成废墟,但巴氏几代人,都葬在平都山上,怀清君如此,巴忠……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叶子衿叹了口气,看向前头被许多巴人抬着的船棺——巴忠的尸体就躺在里面,因为巴中夏季天气炎热,犹如火炉,已有了阵阵臭味。

    说起来,巴人最初以采井盐起家,给死者防腐的方式也很硬核——用盐腌!

    叶子衿本想着,这巴忠逞能去打江州县,碰个跟头,让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也就算了,谁料却把命了给送了,虽然船抢了不少,但巴人武士也死了上千人,损失近半,再加上失了主君,算是【秦吏】完败……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这群败兵也不跟叶子衿、陆贾商量,就乱哄哄地离开了枳县——巴忠家眷,巴氏叔伯父兄带头,千余武士护送,连带给巴氏干活的三千僮仆,慌慌张张地就往东赶。

    叶子衿他们也被裹挟离开,这会才搞明白,这群人除了避秦军锋芒,还想来丰都山给巴忠下葬。

    陆贾不断往来队伍前后,将打听到的消息禀报给君夫人:“巴氏在江州县遇上的秦军,打的是【秦吏】‘冯’字旗号,人数有两万之多。”

    “冯去疾之子,冯劫。”

    叶子衿道出了那将领最可能的名号,冯毋择已战死江陵,总不可能是【秦吏】黑夫故意放走的冯敬吧。

    “八年前,冯劫在进攻匈奴时打了一场大败仗,幸被武忠侯所救,遂被始皇帝冷遇,如今重新得到了重用,想必他就是【秦吏】王贲将军送入巴蜀的偏师统帅了。”

    冯劫虽不算什么名将,履历也乏善可陈,但带着两万正规军,巴忠和丹虎全无胜算,没被全歼已是【秦吏】万幸。

    “幸而江州县和巴氏的船舶未被冯劫所得,否则,吾等此刻也已为俘虏!”叶子衿感到有些后怕,但这份担忧,却不能让人察觉,遂仍作镇定:

    “陆先生,巴氏眼下由谁主事?”

    陆贾道:“夫人是【秦吏】知道的,巴忠只有一女,才七八岁年纪,其夫人廖氏是【秦吏】阆中巴人贵女,但如今突遭剧变,已失了神,眼下巴氏由巴忠的三个族弟主事。”

    叶子衿若有所思:“他们对东去投效武忠侯之事,如何看?”

    陆贾看了看左右,低声道:“我试探过了,一人支持,一人支支吾吾,恐是【秦吏】反对,一人不通夏言,态度叵测,我也问不出究竟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好了,冒险失败,巴氏血本无归,别说什么聚拢巴人五氏七族干一番大事,连自家快成一盘散沙了。

    叶子衿望着远处深幽的平都山,只感觉阴森悚然:“看来,吾等还未脱离凶险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都山风景秀丽,山上石径萦纡,林木幽秀,万里长江浩浩汤汤,奔流而过,对面群山起伏,层峦叠翠。

    但也有一点阴森,外面明明很热,一到山脚下,却感到一阵凉意。

    据说这是【秦吏】因为,当时平都被楚人攻克,又遭了大火,死了不少人,至今被江峡的风一吹,仍阴嚎阵阵……

    巴人相信,这里是【秦吏】人死后魂归之地,所以但凡贵族,都喜欢来此归葬。

    击鼓踏厉而歌,叫啸以兴哀,这就是【秦吏】巴人的丧葬,叶子衿和陆贾今天算是【秦吏】长见识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群头上插着羽毛的巴巫高唱着巴歈(yú),伴随着狂劲亢奋的丧舞,高亢入云的丧歌响彻天空,一如潮涌,一阵接一阵,久不平息。

    丹虎等人则扛着许多船棺过来,巴人先民傍水而居,巴人经济三大支柱———制盐、丹砂和捕鱼都离不开船,可以说以船为家,死后亦以船为棺椁。

    普通武士的船棺在山脚刨坑埋了,陪葬一些装盐的陶罐,以及他们生前使用的武器,这些墓葬,头部全部向着江边,这意味着巴人祖上是【秦吏】沿江水而来的,头枕江水,正寓意着灵魂的归宿。

    但作为巴氏族长,巴忠的船棺,却要跑到附近的临江崖壁上,花费老大气力,由最勇猛的武士攀登悬崖,在不知什么年代凿好的崖洞里,将船棺放置……

    “巴人、僰人、濮人皆是【秦吏】如此,于临江高山半肋凿龛以葬之,自山上悬索下柩,弥高者以为至孝。”

    陆贾指着这面满是【秦吏】悬棺的崖壁,最高处那黑漆漆的龛洞悬棺道:“那就是【秦吏】怀清君的悬棺!”

    而巴忠,则要略低于巴寡妇清。

    等安置完巴忠的悬棺后,他那三个堂兄弟——因为连陆贾也搞不清楚他们那拗口的巴语名讳该如何译出来,姑且以伯仲叔相称。

    三人给放满家族悬棺的岩壁磕完头后,开始依次登上一块岩石,大声用巴言对巴氏家眷,武士说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要选出新的族长了。”

    陆贾面露忧虑,他已经成功将带他来巴地的向导收买,每一句话都一字不漏地帮忙翻译。

    这些巴人一般是【秦吏】父母死,妻、子、女继承,但如今巴忠之妻已失了分寸,其女年幼,便理所当然,顺位到了三人这。

    但他们想要赢得族人的支持,需要为家族的未来出谋划策,提出一个大家更支持的去处,才能得到众人拥戴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三兄弟对接下来巴氏宗族、僮仆该去何处,分歧很大。

    巴伯提出,去南边的乌江(黔江),避开秦军锋芒。

    巴仲认为,应该渡过大江,去北边龙溪河,那里有巴氏的丹穴,还有一两千僮仆奴隶。

    巴叔却道,得回枳县去,依靠堡垒进行抵抗,否则巴氏的一切都将失去。

    三方争执不休,看巴人武士们的态度,竟是【秦吏】支持巴叔的较多,他们就从日出吵到日落,浑然忘了秦军可能正在赶来的路上……

    陆贾忍不下去了,再劝道:“君夫人,事已不可为,巴氏已经完了,冯劫大军旦夕将至,吾等还是【秦吏】想办法从乌江,走夷水,回南郡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带来的人手虽然不多,但也有些誓死效忠武忠侯的安陆子弟,可舍命保卫君夫人和君子!

    “就这样空手而归?给良人带去西线有难的噩耗?”

    陆贾下拜苦劝:“夫人,吾等已尽力了,是【秦吏】巴忠他……”

    叶子衿却摇头:“陆先生,你说过,巴忠不算一流的商贾,为何?”

    陆贾一愣,才道:“一流的商贾,是【秦吏】像范蠡、吕不韦那样,做的是【秦吏】雪中送炭的买卖,提前留下情谊,看似短期内吃亏,但获益无穷。而不是【秦吏】像巴忠一样,心存侥幸,囤积货物,抬高价钱,损人谋利。”

    “雪中送炭,说得好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衿看着巴氏三兄弟在那争议不休,却被冷落在一边的巴忠妻女,不过,丹虎等时代为巴氏效命的勇士,却都聚集在主人遗孀孤女身边,手持柳叶剑,一面愤然地看着巴氏三兄弟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现在巴氏母女有难,我身为武忠侯夫人,岂能不助之?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叶子衿站起身来,牵着儿子伏波,往巴人武士簇拥的中心走去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是【秦吏】要做什么?”陆贾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陆先生,你忘了?”

    叶子衿道:“吾等与巴忠谈条件时,一共给了他三个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?”陆贾疑惑,一是【秦吏】丹砂、井盐、红糖等产业重归巴氏所有,二是【秦吏】封他为怀清君,作为巴地的君长,再无第三个条件。

    “第三个条件是【秦吏】秘约,只有我与巴忠知晓。”

    叶子衿眨了眨眼,拍着儿子:“巴君之长女,与武忠侯次子伏波,定下婚约!尉氏与巴氏,结为秦晋之好!”

    陆贾愕然,张大了嘴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位君夫人是【秦吏】真的大胆,他自然知道,这一纸婚约,根本没有的事,而是【秦吏】叶子衿现编的。

    再者,没有武忠侯允许,她敢这么草率做决定?

    对了,巴忠的女儿黑黑瘦瘦,以中原人的审美看,并不美貌,尤其是【秦吏】大了伏波小君子三岁啊……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将这些担忧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吾家喜黑。”

    叶子衿笑了起来,浑不在意,或者说,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,已顾不上考虑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人虽死,诺不毁,君侯他,应能体谅我今日的不得已之举。”

    她心意未有动摇,拉起有些懵懂的伏波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同样是【秦吏】女子,既然巴寡妇清可为族长,带着巴氏坐大,以财货自卫,名扬天下,她孙女如今是【秦吏】尉氏儿媳了,为何不能继承家业?”

    “陆先生,帮我告诉所有人,尤其是【秦吏】那些愤愤不平的巴人武士。”

    “巴氏若想延续,既不可北上,也不能南下,更不该留在原地等死!而应拥旧主之女为主,投靠武忠侯,带着巴氏剩下的武士、僮仆,乘船,东进,袭击江关塞!与吴臣会师!”

    “往后,巴人们若还想打回枳县,为主人复仇,可为北伐军前锋,挥师西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推荐本朋友的新书《美漫里的龙裔》,明天就上三江了,可以的话收个藏支持下。

    简介:带着《上古卷轴》的游戏系统穿越了美漫世界,成为阿斯嘉德的守卫。

    刚穿越就遇到了寒霜巨人入侵的必死之局,特斯卡心想:“还好我玩游戏爱作弊!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中药大全  逆天邪神  男性健康  五代梦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笔趣阁  飞剑问道  全职法师  房贷计算器  北宋大表哥  明末第一贼  牧神记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社保查询网  免费算命网  中华康网  中国玉米网  步步生莲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超级无上神帝  好名字  飞剑问道  中华康网  战国赵为帝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