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90章 不值一提
        虽然黑夫对外号称已“全取荆州”,但事实上,位于江南地区的洞庭郡(黔中郡),直到六月底,北伐军仍未完全控制。

    洞庭郡大概位于后世的湘西、鄂西,得名于与洞庭湖接壤,这一整个郡说白了,不过是【秦吏】武陵山与雪峰山两道山脉相夹的狭长坝区,南北近千里,山岭纵横,而贯穿全郡的大动脉,是【秦吏】沅水。

    沅水有五条主要支流,当地土著的巴濮蛮夷称之为雄溪(巫水)、满溪(渠水)、酉溪(酉水)、潕溪(潕水)、辰溪(辰水),故此地亦被叫做“五溪之地”。

    武忠侯派遣两路军队攻略洞庭郡,一路是【秦吏】从夷道(湖北宜都)南下的别部司马满,一路是【秦吏】从桂林经镡城(湖南通道县)北上的赵佗部。按理说南北夹击,旬月可下,之所以进展如此缓慢,除了洞庭郡守、尉采取了抵抗政策外,还因此郡道路简陋,山岭纵横……

    迁陵县是【秦吏】洞庭郡最偏僻的县,当地九成人口都是【秦吏】濮越蛮夷,编户齐民仅占十一,它邻江而建,紧靠酉水,以之为护城河,有高丈余的夯土城墙,东西长两百步,南北百余步,与其说是【秦吏】县城,不如说更像个军营。

    但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迁陵县有完整的典章制度,一点也不比中原大县差,官吏也认真负责,虽然与外界沟通消息的唯一方式,便是【秦吏】让邮人跑腿,每月进出一次。

    所以此地的消息,常滞后外面一到两月。

    邮人尽职地一天天奔波在路上,带走迁陵的文书,带回各地的消息,不知从哪天起,他发现每当自己带回信件,县领导们的脸色都会凝重些,县里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。

    由不得长吏们不忧心,近三个月来,就没有一个好消息:最初是【秦吏】五月份时,北边的零阳(湖南慈利)、临沅(湖南常德)有警,南郡叛军正在猛攻那儿。接着到六月份,南边的辰阳(湖南辰溪)和新武陵(湖南溆浦)告急,看来镡城塞也被岭南叛军攻陷了。

    直到数日前,更大的噩耗传来,郡治临沅失陷,作为迁陵门户的沅陵也已投降,叛军还沿着酉水西进,要来取迁陵县——这座最后还忠于秦廷的小邑。

    县邑内人心惶惶,本地蛮夷君长早跑光了,仅余关中来的三名长吏,带着百余县卒坚守岗位。

    县尉名叫“敬”,他刚从城外回来:

    “县君,都乡、启陵、贰春这三个乡也完全断了联系,恐已为叛军所得,县君,吾等只剩下这一个小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叛军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县令名叫“拔”,在本县任职十年,一直尽职尽责,没想到却遇上这等事。

    “至少两千……”县尉有些绝望,这人数,是【秦吏】县城人口的两倍。

    “看来迁陵是【秦吏】守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县丞却在一旁小声道:“我听说此次兵乱,是【秦吏】武忠侯扬言始皇帝为奸臣逆子所弑,打的是【秦吏】靖难旗号,并非叛乱……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他们顺应大势,开城投降也并无不可,反正荆州已尽数陷落,洞庭郡也只剩下区区迁陵小县,岂能螳臂当车?

    “律令上下有序,我只认郡府和咸阳的文书,不管武忠侯有何理由,他只是【秦吏】南征军的统帅,不尊咸阳之令,私自举兵,占郡夺邑,自立门户,这不是【秦吏】叛乱是【秦吏】什么?”

    但县令拔却是【秦吏】个认死理的人,尽管没有信心抵抗叛军,但还是【秦吏】要尽最后的职责,他咬牙道:“将文书都拿出来,赶在叛军入城前,统统烧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地处偏僻,迁陵县没赶上咸阳和江陵的风潮,至今仍沿用故旧的竹简,县中大多数人不知纸为何物。

    大捆大捆的竹简从官署中被搬出来,全是【秦吏】迁陵县保存多年的珍贵档案,有数十万枚之多,塞满了好几间屋子,纪年从秦王政二十五年至始皇帝三十七年,记事详细到月、日,连续不断。

    而其内容,更是【秦吏】包罗万象,涉及到户口登记、土地开垦、田租赋税、劳役徭役、仓储钱粮、兵甲物资、道路津渡、邮驿管理、奴隶买卖、司法文书、刑徒管理、祭祀先农和相关政令文书。

    众人聚集在县寺背后,柴堆燃烧的火光映出他们的不安的神情,看着每一卷简牍被扔到火里焚毁,县令拔脸上都会抽搐一下。

    每个字,每一简,都是【秦吏】过去十年的点点滴滴,都是【秦吏】秦吏们认真的心血之作。

    但没办法,销毁文书,这是【秦吏】身为秦吏最后的职责,源于统一前。

    那时候,边郡边县的官吏,都会被御史府反复叮嘱,万一所守城邑被敌国所迫,简牍文书,决不能落到敌国手中!

    它们就像是【秦吏】一个地区的大数据,事无巨细皆有记录,是【秦吏】官府施政的基础,毁掉它们,就相当于毁掉了统治的基石,除非花费数年甚至十年时间,重新勘测田亩,统计户籍,否则,就只能维持粗放的统治。

    这些简牍文书,便是【秦吏】秦国能一统天下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但简牍实在太多了,积累了十多年的档案啊,直到叛军兵临城下,仍有许多未曾烧完。

    县令拔看了看身后的那口枯井:“将未烧完的,都扔下去罢。”

    众人只好把未及烧毁的简牍匆匆投入官署外那口幽深的井中,整个过程无人吭声,只有城外叛军的大声叫嚣,不远处的酉水低声呜咽,为迁陵即将迎来的命运而叹息。

    井口恢复了平静,县令一声令下,土石也被投了下去,最终将井口填得严严实实……

    做完这件事后,县令拔这才吁了口气,扫视左右,仍留着的人更少了,那个意欲投敌的县丞,也早就不知所踪,县尉敬亦不在了,口里说着要去组织众人御敌,可谁知道呢?也许是【秦吏】跑去开城门投降了罢?

    其实纵使不开,墙高不过丈余,敌众也能轻易破城而入。

    “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县令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县君!”邮人、啬夫、仆役都跪倒在地,迷茫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拔下令道:“一会,汝等便出去投了叛军罢,就说一切都是【秦吏】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吏者,上要对得起朝廷,下要对得起辖区百姓。我已尽了最后职责,销毁文书,不负于朝廷,但也不会一意孤行,绑着全城军民一起死难,快走,快走……”

    他挥手驱赶众人离开,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被填上的井。

    仍有三万多枚来不及烧毁的简牍被投了进去,只不知,它还有没有再次被开启,重见天日的可能?

    “没了罢,就像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拔叹了口气,孤零零走入了已空无一人的县寺。

    待一刻后,桂林兵杀入迁陵县寺时,只看见了穿着官服,自刎于厅堂之上的拔,流淌满地的鲜血,浸染了他一身玄色官服……

    军法官作为知识分子,是【秦吏】懂行的,忙着寻找简牍文书,却一无所获,急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率长却只管打仗,不必操心这些,他直接往榻上一座,嚣张地指点着拔的尸体:“就是【秦吏】他了!”

    “赵裨将说了,奉武忠侯之令,每县皆要诛一酷吏,既然县尉、丞知趣投降,独县令畏罪自杀,就选他罢!将此人枭去头颅,悬于城墙之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云变幻的大时代里,世人关心的是【秦吏】王侯霸业,是【秦吏】勇士角逐于疆场,是【秦吏】智囊角力于权谋,迁陵县这种小地方,一个“酷吏”和几万枚秦简牍的故事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就像距离迁陵县百里外的沅水之畔,武陵山脚的一个小村邑,村民们眼看军队过路频繁,望向他们家眷妻女的眼睛仿若恶狼,不由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尽管来去匆匆,被军法官约束,起了歹心冒犯的兵,都被当场惩罚。

    但已有两名里中女眷遭侮辱,没人再敢把全家性命堵在兵卒的军纪上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一个小里聚的数十名黔首为避战乱,以及可能到来的劫掠,纷纷扶老携幼,缘溪水而行,来到一片桃花林里,林尽水源,便得一山,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便舍船,从口入……

    数十人就这样消失在桃花源的洞中,再也没人见他们出来过……

    乱世人命贱如草,一个小里聚集体消失,亦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一提的,便是【秦吏】七月初一这天,前南征军裨将赵佗,慢悠悠地带着数千桂林兵,进入临沅(湖南常德)。

    从五月份至今,两个月时间里,外面不知都发生了多少事,赵佗却才攻取了洞庭郡,速度堪比龟爬,纵然有洞庭郡山川险恶,道路难行的原因,但更主要的,还是【秦吏】赵佗心里有些想法,也不催促兵卒,故意拖慢脚步……

    赵佗可以说,是【秦吏】被硬生生绑到黑夫的战车上的,一面担忧在北方的宗族是【秦吏】否会被牵连,另一方面,他对“北伐军”能否取得最终胜利,仍心存疑虑。

    这不,一到临沅,他便让亲信去向北方来的人打探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王贲与武忠侯对峙于南阳,胜负如何了?”

    不多时,那亲信回来了,却是【秦吏】被人押解来的……

    赵佗不由大惊,来者却是【秦吏】奉黑夫之命,南下临沅的军正去疾,隔着大老远,去疾便大笑道:

    “赵裨将,你率一万之众,花了两月时间,都才攻下洞庭郡,数十万大军的对峙决战,名将角逐于疆场,踵军交锋、见招拆招都要许久,又岂会那么快就分出胜负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

    
友情链接:中国玉米网  调教大宋  中药大全  首富杨飞  大明元辅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好名字  最强逆袭  全球灵潮  中华养生网  逆天邪神  铸天之景  太初  三国高校传  全球灵潮  经典古诗词  飞剑问道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开天录  社保查询网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中世纪崛起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九御神王  大王饶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