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89章 望夫
    “陈君,你我欲在胶东举兵响应君侯,为何还要拉这群商贾一起,这群人能成什么事?”

    十三家商贾代表从沙门岛离开后,曹参才姗姗来迟,抵达此处,在“望夫礁”下见到了负手观海的陈平。

    曹参本是【秦吏】沛县人,四五年前,与萧何一同被黑夫征辟到胶东,在平定诸齐之乱时,立下了斩田横兄弟的大功劳,升为兵曹掾。

    这种真刀真枪杀出来的官爵,颇得郡兵将士崇敬,黑夫走后,曹参实掌胶东郡兵权,新郡尉说话反倒没他好使。

    所以,秦始皇帝使者第一个要抓陈平,第二个就是【秦吏】撤曹参的职,收回兵权虎符。

    曹参是【秦吏】明白人,知道自己身上的黑色是【秦吏】洗不掉的,索性和陈平一样,携印符而逃——按照曹参的想法,本是【秦吏】打算直接起兵的,郡兵五千人中,至少有两千能听他的话,胜负在五五之分……

    但陈平阻止了他,说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这一等,就是【秦吏】两个多月。

    虽知陈平是【秦吏】在等秦始皇死的消息彻底传开,并且暗中搅乱局势,但曹参唯一不理解的便是【秦吏】,为何要邀约齐地十三家商贾一起举事?

    他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沛泗商人亦好贾趋利,我不太喜欢彼辈,更没听说过谁举大事,要拉商贾入伙的,这群人是【秦吏】最脆弱的,遇见利好来得比谁都快,若有危险,却也跑得最早,这样的人,岂能靠得住?”

    陈平却笑道:“曹君,休要小看这群商贾!吾等起兵也需要钱粮,而彼辈手中,这两样最是【秦吏】不缺。”

    在黑夫的引导下,齐地十三家商贾除了去海东辽东做捕鱼、贩奴、买皮货、人参鹿茸等生意外,还有在本地承包盐场,养鸡甚至是【秦吏】协助官府开矿,都是【秦吏】暴利行业。

    商社成立四年,十三家获利颇丰,又有积极性,大大提高了各行业的效率,虽然好处大部分被官府收去,但他们也个个肥得流油。

    只是【秦吏】秦朝严禁土地买卖,商贾有了钱无法用于兼并,就只能用作三途:投入再生产、放贷、买粮。

    或许是【秦吏】吃过诸田之乱时饥荒的苦,商贾们个个都热衷屯粮,只要不超过官府允许的量,都可劲了买,个个家里都塞县仓,陈平做郡丞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为的就是【秦吏】今日。

    “其次,他们还有人手。”

    陈平做郡丞的三年里,对商贾放的水可不止在屯粮上,三十六年时,他同意各家增造船只,甚至可以在海东建小邑,作为商站。

    三十七年时,又以“海东蛮夷劫掠商队,戍卒无暇护卫”为借口,同意各家除去胶东的仆役外,还可雇佣闲人,增加三百到五百人的私人武装,还将一批郡府淘汰下来的旧武器贱卖给他们……

    这下,商团武装也有了。

    看上去,陈平处处在庇护商社,事事为他们着想,十三家商贾感激不尽,就这样在陈平纵容下,壮大起来。

    更别说,陈平暗中让刀间训练的一千夷人隶臣了,如今已在岛上,是【秦吏】他有胆子举兵的重要凭仗。

    陈平给曹参算了道数学题:“十三家的私卒,少者两三百,多者五六百,合在一起,亦有四五千之多,吾等想夺取胶东,还真少不了彼辈。”

    曹参仍有疑虑:“无奸不商,彼辈可靠么?万一偷偷向官府举报,或者投向盗寇……”

    他尤其记得,楚国灭亡前夕,在淮泗,与盗寇乱兵勾结,乘机囤积粮食的奸商亦不在少数,只要有利可图,他们总能找到出路。

    陈平却自有计较:“吾等亡匿的这两个多月时间,已让胶东所有人明白了,秦廷,是【秦吏】靠不住的,君侯的一切善政,皆人亡政息,一样都留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商贾们更被伤透了心,除了武忠侯和吾等,再没人拿他们当人看,盐场矿山不让开采,连海外也不许去了,这是【秦吏】断了他们的财路,断人钱财,如同杀人父母!商贾已视官府为仇雠,再加上听闻始皇帝崩,武忠侯已尽取淮汉江南,都开始动心思了,否则,也不会一纸消息,就齐聚于此。”

    曹参摇头:“一旦失败,可是【秦吏】族株的下场,恐怕还会瞻前顾后。”

    陈平道:“我给他们留了退路,乘船逃亡海东,其实不必我说,听闻楚盗日近,已有几家打算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陈平笑了起来,这是【秦吏】有历史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昔日乐毅率五国之师伐齐,唯楚国助齐,楚王派大将淖齿来救齐国,从郯城入莒,也就是【秦吏】今日之琅琊,被齐闵王任为齐相。”

    “但淖齿却纵容麾下楚兵在莒地大肆劫掠,胡作非为,还将齐闵王绑了,一番数落后,竟悬挂在屋梁之上,活生生地剥皮抽筋,齐闵王在酷刑之下,哀号了两天两夜,最终才气绝身亡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举激起了齐人义愤,这才有王孙贾在市肆振臂一呼,齐人庸保、商贾、工匠、轻侠之辈,皆袒右响应,随之杀淖齿,逐楚兵。”

    那件事,导致齐人对楚人极其不信任,虽然过去几十年了,但齐地商贾们也明白,一旦打着“楚王”旗号的楚盗入齐,他们就是【秦吏】贼人眼中的“肥羊”。

    以礼相待的可能性,远小于一刀宰下,像齐闵王那样被剥皮抽筋!

    “秦廷官府靠不住,楚地群盗日益逼近,齐地商贾已进退维谷,想要自保,只能随吾等举事!”

    这便是【秦吏】两月前,曹参欲起兵,陈平让他“再等等”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一等,等得胶东官府丧尽人心,这一等,也等来了始皇帝崩逝的确实消息,以及天下大乱的新局势。

    现在,一切都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陈平摸着嘴角未干的血迹道:“以管宴、刀间为首,十三家商贾已与我歃血为盟,助吾等举事,响应君侯,使胶东独立于秦郡县,自保御寇!吾等钱粮兵员皆已齐全。”

    “上个月,泰山、沂蒙山之盗已被我所骗,不得已反抗官府,与临淄、济北、琅琊郡兵交战,不管胶东发生何事,三郡都无暇顾及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算计筹划下,内外条件都已满足,就差临门一脚了。

    “曹君那边,也安排好了?”

    “都安排上了。”

    曹参露出了笑,他和陈平虽然亡匿,但全郡上下,二人却处处去得。

    “夜邑那边,受过君侯恩惠的闾左们也愿意响应,至少有一千丁壮能加入吾等。”

    “十日后,莱山和崂山的两支‘群盗’会打着诸田的旗号,同时作乱!乘着郡兵赶去镇压,各地可一齐发难,各自占领县城,旋即汇兵一处,歼灭郡兵,最后围攻即墨!”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定下举事的日期后,陈平朝曹参一拜:“战阵之事,平一无所知,十日后的攻城略地,便仰仗曹君了!”

    曹参连忙扶起陈平:“这些时日,若非陈君深谋远虑,早早留下后招,又纵横捭阖,让胶东局势易变,纵曹参再勇锐,放两个月前起兵,也难敌大势。”

    他动容地说道:“你我就像两条鱼儿,困于胶东这将干涸的车辙之内,左右皆敌,岂能不相濡以沫?”

    两个胡子老长的老男人说什么相濡以沫,气氛怪怪的,但陈平并不感到不适,反而看向旁边的望夫礁——它像极了一个女子,抱着孩子屹立在海边。

    据说此礁石,是【秦吏】本地一位渔夫出海打渔,突遇风浪而一去不返,他的妻子悲痛欲绝,整天抱着不满月的孩子站在海边,希望有一天奇迹出现,丈夫能够平安归来。

    但是【秦吏】过了许久,丈夫没有归来,她却变成了不动的石像伫立在那里,似乎要立到海枯石烂那天……

    君子于役,不知其期,曷至哉?倒是【秦吏】与大禹之妻涂山氏的传说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陈平却不由想到:“吾等留守胶东,何尝不是【秦吏】在‘望夫’?”

    望的是【秦吏】对二人有知遇之恩的主君,望的是【秦吏】黑夫。

    陈平遂笑道:

    “相濡以沫,这比喻好,曹君,你我可得做好准备啊,纵起兵成功,恐怕还得相与处于这将涸之辙中,经受各路强敌围攻,一直要等君侯横扫天下,归来胶东的那天……”

    也许一两年,也许三五年,也许十年?陈平心里也没底,胶东和江陵离得太远,他收到的消息十分模糊,真假难辨。

    他只晓得,自己是【秦吏】肯定能等到的!

    “到那天,纵我垂垂老矣,也会亲自相迎,当面告诉君侯。”

    “胶东这一窟,陈平,守住了!”
友情链接:开天录  杀神白起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五代梦  笔趣阁  超强吸妖器  大争之世  赘婿  第一星座网  全本小说网  免费算命网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第一课件网  励志故事  修真聊天群  99养生网  全球高武  大魏宫廷  九重武神  锦衣夜行  理财知识  阅读封神系统  龙组兵王  极限保卫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