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87章 权谋
        从下邳县沿着沂水,往北行百余里,便是【秦吏】东海郡首府,郯县。

    六月底,由龙且领军,一支三千人的队伍行在昔日秦始皇曾巡视过的东方驰道上,队伍末端是【秦吏】两位同车而乘的四旬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昔日在家,籍儿与我最亲,我当初也没想到,他如今却能成就如此大事,成了我项氏的顶梁柱。”

    项缠摸着胡须,絮絮叨叨地说着往事,笑意很足,他感觉,自己东窜西逃的日子终于结束,可以享清福了。

    随即又看向张良,抱怨道:“子房,在下邳时,我也向籍儿好好引荐过你了,籍儿听说你是【秦吏】在莒南刺杀秦始皇的义士,极为赞赏,你为何不随他去彭城,而来与吾等攻郯县呢?”

    张良一笑:“自然是【秦吏】舍不得与项伯(字伯)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项缠一愣,指着他笑骂:“子房啊子房。”

    其实实话是【秦吏】,张良在下邳与项籍的会面,并不怎么愉快。

    张良也算会说话,通晓人情世故的,见了项籍后,先好好吹捧了一下项少将军的“万人敌”,夸得项籍飘飘然,对这位“刺秦勇士”印象极佳。

    一番商业互吹后,张良话音一转,说道:“但光以兵形势,不足以诛暴秦,还需杂以权谋之术……”

    张良进献的权谋之术,依然是【秦吏】他的故计:“东海郡兵皆覆灭于此,郯城空虚,将军当派一支兵,北取郯城,再伺机进入琅琊。”

    “琅琊故齐地也,秦始皇虽然迁田氏,但当地仍留有一些田氏子弟,窟穴于此,藏匿山林。我听闻,四月时,秦廷已经遣使者绳黑夫党羽,胶东郡丞陈平,兵曹掾曹参逃亡,不知所踪,官吏四处捉人,胶东已乱。”

    “若将军能在琅琊拥立田氏之后为齐王,再伺机攻入胶东,便能发动齐地豪杰一同抗秦,合齐楚之力,可一争中原!”

    但没想到,战场上所向无敌,待人还算有礼的项籍,却是【秦吏】个不爱听人献计献策的,面对张良的苦口婆心,他不以为然地一挥手:

    “齐人素来怯懦,五国皆抗秦而亡,独齐苟且,故吾不喜齐人,郯城可取,因为那本就是【秦吏】楚国故地,但入齐地,立齐王之事?还是【秦吏】等我灭了景驹、秦嘉,与亚父商议后再说罢!”

    项籍是【秦吏】个记仇的,他最惦记的,还算快点西攻彭城,一统楚国,将秦嘉、景驹的脑袋砍下来当鞠踢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决定带项声及主力五千人,西击彭城,北取郯县的任务,就交给龙且和项缠了。

    张良想了想,没有随项籍去彭城,还是【秦吏】来了郯县。

    “以项少将军之勇锐,取彭城不在话下,但我以为,早点鼓动齐地豪杰反秦,才是【秦吏】重中之重!”

    张良的担心并非没有缘由,几年前,齐地已经造过一次反,临淄、济北那边有血性的齐人豪侠,几乎被黑夫杀绝了。倘若不能在琅琊、胶东掀起风浪,阻挡秦廷在齐地的军队南下,再过不久,新复辟的楚国,恐怕将面临中原和齐地秦军的两路夹击!

    齐楚若不能打开局面,复韩无疑是【秦吏】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离开下邳四日后,龙且已率众人抵达郯县城下。

    龙且指挥楚卒准备攻城,张良则指着此地山川道:“东海郡北至缯,南至大江。项伯,你知道南北近千里的东海郡,为何要选偏北的郯县做郡府么?”

    项缠摇头:“我可没子房博学。”

    张良笑道:“此地南连淮、泗,北走青、齐,西接藤、薛,再加上此地联络海岱,控引济河,山川纠结,足以自固,乃是【秦吏】必争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南服有事,必繇此以争齐鲁。句吴道郯子国,以侵齐伐鲁。越人既灭吴,亦灭郯以觊觎中原也。五国伐齐后,楚将淖齿亦是【秦吏】从郯地北上入莒,控制齐闵王的。”

    他在下邳时,也给项籍解释过了,所谓的“扶立齐王”,其实并非真心要帮齐复国,而是【秦吏】效仿昔日齐国将灭之时,楚国以助齐之名占领了淮北等大片土地,楚将淖齿甚至深入至莒,被齐湣王拜为相邦,控制了残齐的军政大权。

    当年是【秦吏】淖齿太过急躁,未能玩好这一战略,如今故技重施,最差也能在琅琊、薛郡,为复辟的楚国竖一屏障。

    张良已经过了逞匹夫之勇的年纪,越来越看重权谋和运营,但他所献之策,项籍却兴趣并不大,反而一直在询问当年刺秦的“壮举”……这亦是【秦吏】张良对项籍略有失望的原因。

    说到这份上,项缠却有些明白了:“子房,你曾长期在齐地行走,并在莒南刺杀秦始皇,你我躲在下邳时,更冒险派亲信与齐鲁豪杰往来,是【秦吏】为了今日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【秦吏】如此!”

    张良道:”薛郡的大侠朱家,一直在帮我与梁、鲁各地豪侠联络。郯县之中,也有田齐后裔公孙庆,他知道一些在齐地山林草泽藏匿的诸田势力,只要取了郯县,便能重新建立联络,将始皇帝死,楚地皆反的消息告诉众人,使众人响应!“

    事情与张良预想的差不多,东海郡兵,已经在下邳被项籍打得覆灭,郯县未能反抗太久,东海郡守便带着一众人北逃琅琊了,龙且轻取郯县,而张良入城后,也见到了故人公孙庆。

    “通知齐、鲁豪杰举事?”

    公孙庆是【秦吏】本地豪贵,齐公子之后,他奇异地看着张良:“子房兄,你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张良从公孙庆的语气里,感觉到事情不对。

    公孙庆无奈地说道:“泰山的公杲,沂蒙山的费缟,莒县的田吸,临淄的剧柳,这些各地豪侠,本是【秦吏】我与朱家大侠暗中联络的,但他们在六月初一时,便一齐举兵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说自己联络的豪侠们已提前举义,张良十分诧异:

    “怎如此着急?五月中时,我才在下邳得知项少将军在淮南起兵的消息,随后与项伯举兵,夺取了下邳,这才使人往齐地传递消息。”

    公孙庆颔首:“可不是【秦吏】,五月下旬,子房你派人送来消息,让吾等做好准备,待楚兵抵达,于六月底、七月初举事。但孰料,六月初,等我信使到四处时,才发现彼辈已举兵围攻当地县城了!”

    “虽取了几个县邑,但无奈官军势大,纷纷吃了败仗,如今他们正遭薛郡、琅琊、济北、临淄郡秦军围攻呢!”

    一旁的项缠吸气:“齐人不是【秦吏】被官府杀怕了,素来怯怯么?此番却不待吾等抵达,争相举事,真是【秦吏】咄咄怪事。”

    张良想了想:“是【秦吏】有人,在齐鲁散播始皇帝已死的消息?”

    公孙庆拊掌:“没错,从五月起,齐鲁各地都传疯了,说始皇帝已崩,先时百姓大多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但旋即,胶东就出了事,郡丞和兵曹逃了,官府四处抓人。旋即,泰山的公杲,沂蒙山的费缟,莒县的田吸便突然遭到官府围攻,兴许是【秦吏】有人向秦吏举报他们蓄意谋反,众人无奈,反正人也杀了,正好新得了一批甲兵和金子,遂顺势举兵……”

    张良皱眉:“甲兵、金子?”

    公孙庆道:“然也,不瞒你说,前些日子,我也得了一批送来的金饼,是【秦吏】以诸田名义给的,没错,就是【秦吏】田儋之子,田市!”

    “他在信上说,齐地皆反,将要复辟齐国,要我六月十五时,在郯城举义,还有口号呢,‘六月十五,诛秦吏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事情不对,想要告知你,却遇上下邳被东海郡尉围困,我派去的人胆怯,竟半道跑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田儋之子……田市?”项缠看向张良:“有这个人?”

    张良叹了口气:“据说是【秦吏】诸田复齐时遗留下来的少数田氏子弟,也不知真假,公孙,将那信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公孙庆将信,连带收到的几斤金饼统统取来,张良查了下金饼的成色,又仔细看了一遍后,露出了冷笑。

    “好文采,看了这些鼓动,连我都蠢蠢欲动!”

    他晃着信道:“可以笃定了,鼓动齐地豪杰举事的,绝不是【秦吏】什么田市!”

    “俗谚道,一年被蛇咬,三年怕草索,几年前,田氏三兄弟才吃了仓促举事的亏,田市身为田儋之子,既然能躲过秦吏索拿,当是【秦吏】个机敏的人,当不会在无外力支援下,想靠一群山匪群盗匆匆起兵,重蹈父辈覆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次的始作俑者,当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项缠、公孙庆面面相觑:“那会是【秦吏】谁?”

    张良笑道:“那人来头不小,手眼通天,能暗中提供金帛、甲兵,恐怕是【秦吏】有官府背景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消息灵通,娴熟齐地豪杰所在,还能提前安排人手,同时向官府举报其所在,使之被迫举事,吸引了各地官府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而举事的地点,几乎遍布齐鲁,除了一个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张良看向公孙庆:“公孙,胶东无人举事罢?”

    公孙庆道:“这倒是【秦吏】尚未听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!”

    张良拊掌道:“有一个我的同道中人,擅长权谋者,他心怀诡计,手段毒辣,但又觉得齐地诸郡官府势力太强,硬拼恐怕不行,便试图将齐地的水搅浑,从中得利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着北方:“若我没猜错,旬月之内,看上去最平静的胶东,将要易帜了!”

    项缠急了:“子房你且说清楚,此事到底是【秦吏】谁主谋的?与吾等是【秦吏】敌是【秦吏】友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张良肃然起来,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位武忠侯手下的第一谋士。”

    “陈平!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修真聊天群  莽荒纪  绝世邪神  论文大全网  说说大全  重活一次  完美世界  明朝败家子  工作总结  名人名言  哲夫当立  经典语录  修真聊天群  健康报网  逆天铁骑  作文吧  好名字  笔下文学  武道孤圣  首富杨飞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极限保卫  龙组兵王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大魏宫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