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79章 苟富贵
        秦始皇三十七年,6月上旬,一支人数上千的残兵败卒,灰溜溜地回到了鲖阳,他们大多空着手,曾缴获的甲胄兵器都丢光了,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却是【秦吏】陈胜、吴广手下的戍卒们。

    半个月前,陈胜、吴广和一众戍卒因天大雨,道不通,而受困鲖阳乡。二人一合计,不管是【秦吏】继续走还是【秦吏】亡命,都难逃一死,索性反了。

    在卜者陈瞎子的指点下,依靠篝火狐鸣、鱼腹丹书等迷信法子,让士卒惶惶不安,又乘着两位县尉巡营催促他们上路时,故意数言欲亡,使县尉大怒,鞭笞吴广,激怒了戍卒们,最终在陈胜吴广带领下夺剑杀两尉。

    而后,他们又袒右臂,斩木为兵,揭竿为旗,诈称项燕、扶苏,为坛而盟,祭以尉首,陈胜自立为都尉,吴广为司马,旋即占领了鲖阳乡,陈瞎子也摇身一变,做了他们的狗头军师。

    因为戍卒多是【秦吏】陈地人,举事后心怀故乡,陈胜也认为,如今南郡、淮南已叛秦,陈郡郡兵多被发往息县、下蔡,构筑淮北防线,淮阳必定空虚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他们便挥师向北,攻克项县(河南沈丘),因为有“项燕”的大旗在,项氏故封积极响应,旁边的平舆、寝丘也有不少人加入,竟得三千人,随陈胜渡颍水攻淮阳。

    本想着陈郡尉不在,城内空虚,夺城应易如反掌,谁料陈郡丞十分勇武,以一敌三不落下风,陈胜吴广在淮阳城下吃了场败仗,是【秦吏】夜又见鸿沟以东有许多火光,疑心是【秦吏】秦军大部队抵达,遂萌生退意,撤离淮阳。

    这群起义军本就没什么秩序,从淮阳到项县,队伍拉得有数里长,被秦军车骑追击,一路败逃,等渡过颍水,清点人数,只剩下一千了……

    好容易回到鲖阳,能稍微休憩一下,吴广还安慰陈胜:“去时一千,归时一千,吾等也算没损失。”

    陈胜却遗憾地摇头:“不然,吾等初起时,士气高昂,本想乘此良机夺取淮阳,做一番大事,可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如今,起义军的士气已极其低落,只知道一味南逃,不敢北顾,也别做什么大事,活命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吴广没好气地质问卜者陈瞎子:“汝不是【秦吏】说,吾等举义大吉,必成大事么?”

    陈瞎子干笑道:“举事是【秦吏】大吉啊,君不见,当日杀两尉如屠两鸡,鲖阳也轻易夺取。”

    “但北上攻淮阳……陈都尉、吴司马,汝等可没找我算过吉凶,自己打了败仗,岂能怪龟箸不灵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吴广本欲揍这卜者一顿,但拳头举到头顶,却想起一事来。

    “陈涉,既然在淮阳吃了败仗,秦军不易敌,彼辈还在后追击,如今单干是【秦吏】不成了,你我故乡也回不去了,但总得寻个活路,何不让这卜者为吾等引荐,去投奔武忠侯?”

    陈胜陷入了沉思,相比于他们举事时,半个月来,淮汉形势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:

    首先是【秦吏】项少将军已占领了寿春,并拥立不知从哪找来的“楚怀王玄孙”为楚王,仍称楚怀王,正式打出了复兴大楚的旗号。听东南边来的人说,少将军还渡淮击溃了陈郡派去的郡兵,夺取下蔡(安徽凤台),号召天下楚人响应!

    而经过近一个月的苦战,北伐军已顺利占领易守难攻的冥厄三关(河南信阳),随县(湖北随州)也落入其手中,北伐军的旗号,更出现在了陈郡息县(河南息县),有攻略汝南之势,也在吆喝陈地仁人义士加入他们,一同靖难北伐。

    但另一方面,朝廷已经派遣大军南下平叛,中原各郡援兵正源源不绝开入陈郡,陈胜他们就是【秦吏】倒霉遇上了砀郡军。关中那边,更派了五万大军,入驻南阳,与北伐军对峙……

    的确,在这种局面下,再带着千八百人单打独斗,随时会被朝廷大军无情镇压,还不如投靠强者!

    但还不等陈胜做出决断,陈瞎子却叫唤了起来:“武忠侯贵人多忘事,或许已将老朽忘了!”

    吴广骂道:“你不是【秦吏】说十多年前,武忠侯被困鲖阳,欲要诈降突围前,也曾踌躇不安,来找你避席下问,算过吉凶么,事后还亲自来拜会,岂会不记得你!”

    陈胜却了然,冷笑道:“吴叔,算了,这厮只是【秦吏】在你我面前吹嘘,为自己贴金,依我看,武忠侯根本就没找这瞎子算过吉凶,更不认识他!”

    吴广气得将陈瞎子踹了出去,在室内踱步数次后,又道:“纵无人引荐,吾等还是【秦吏】得去投奔武忠侯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此地到息县,不过两百里路,数日可至,只要渡了汝水,就是【秦吏】北伐军的地盘,不担心后面追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我听从南边来的人说,武忠侯每到一处,都令人发布告,说不论布衣、赘婿、商贾之属,但有文武之才,或能出长策、奇计,而助余靖难功成者,且效毛遂自荐,凡有真才实学者,必得而用之!”

    吴广鼓动道:“陈涉,你常自比鸿鹄,虽然吾等亦为布衣,但若能投靠北伐军,定有一席之地!或许真能当上真正的都尉、司马呢!”

    “吴叔,你只满足于区区都尉、司马么?”

    陈胜却长叹一声道:“我曾听人说过武忠侯的一句话,公侯将相,宁有种乎?”

    这句鸡汤名言,随着黑夫渐登高位,早就传播开了,心中有志向的布衣黔首,常张口就来,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但陈胜却摇头道:“此言是【秦吏】很提气,但要我说,这句话,还缺了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广不解:“已是【秦吏】极好,乍听此言,让我惊了好几日,还缺什么?”

    陈胜不以为然:“要我说,得改一个字!”

    “什么字?”

    陈胜眼中炯炯有神:“王侯将相!宁有种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一千劳顿疲乏的戍卒、闾左、轻侠在陈胜、吴广“秦军追兵将至”的恐吓下,不情不愿地起身,在城邑南边的岔路口集合。

    这里有两条路,一条通往西南,入新蔡县境内,渡过汝水可至息县,行程两百里。

    一条通往东南,入寝丘县、汝阴县境,渡颍水可至下蔡,行程三百里。

    戍卒们惊讶地发现,平日里形影不离的陈胜,吴广二人,竟各领了一队人马,分居两道,二人打马相错,拱手作别。

    吴广有些不舍:“陈涉,你当真要去投项少将军?”

    “吾等毕竟是【秦吏】楚人,岂能不从楚怀王之旗?”

    陈胜笑了笑,不过真实的原因,他昨日已告诉吴广了:“陈涉的追求,是【秦吏】在这乱世里混出头,终能为王!而不满足公侯将相之位。”

    若去投靠北伐军,纵功成,终难为王,因为武忠侯始终自诩为秦吏,他自己都不称王,手下人更别想了。

    再者,听说朝廷已调遣大军至南阳,定要将北伐军剿灭,虽然陈胜承认,武忠侯是【秦吏】天下名将,但他也在淮阳见识到了秦军的战斗力,朝廷与北伐军,谁胜谁负,尤未可知,一场打仗下来,必多死伤。

    反倒是【秦吏】淮南的“楚军”,可以乘着朝廷和北伐军在南阳两虎相争时,大肆略地,重建楚国!

    所以陈胜觉得,乘早过去,跟着项少将军,反而更有再度坐大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吴广重情谊,说道:“若如此,我也随你去下蔡,投靠楚军罢!”

    陈胜却道:“不可,如今局势纷乱,不论是【秦吏】北伐军还是【秦吏】楚军,谁也不知道最终谁能得势,若你我同投一家,他日可能会一同败亡。”

    “不若分开投效,我投项籍,你投武忠侯,往后,不管谁得了志,都能给另一人,留一条退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【秦吏】陈涉想得远。”

    吴广被说服了,遂带着三四百人,往西南而去,一边走,吴广还不住回首。

    而陈胜也带着剩下的人,往东南行,身影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吴叔!”

    但行不多时,陈胜却独自打马而回,遥遥朝吴广拱手:

    “你我二人,虽非血亲,却情同兄弟,今日在此分道,若他日有了成就,切记!”

    “苟富贵,勿相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。
友情链接:超强吸妖器  吞噬星空  男性健康  天天美食  秦吏  笔趣阁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绝世邪神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全职高手  理财知识  修真聊天群  大王饶命  工作总结  中世纪崛起  名人名言  牧神记  超级神基因  极品家丁  重生修仙我为王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逆天邪神  经典古诗词  汉乡  大魏宫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