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74章 以一隅抗天下
        “老臣罢病悖乱,恐怕无法出征成行,唯陛下更择贤将。”

    与赵高所料不差,当胡亥延请太尉王贲挂帅讨伐叛逆时,王贲果然以身体为借口,推辞此任。

    “再没有其他贤将了,冯毋择已辱师于南方,蒙恬、李信皆不可用也,唯先皇临终前授妇翁为太尉,不就是【秦吏】希望太尉能为朕镇住天下么?今妇翁虽病,难道就忍弃胡亥,忍弃皇后么?”

    胡亥依照赵高教他话,竟放下皇帝的尊严,以子婿之礼向王贲恳求。

    秦始皇帝终其一生,从未立过皇后、王后。

    但二世皇帝胡亥不同,他在继位数日后,却听了赵高的建议,立刻封夫人王氏为皇后!

    这位王皇后,却是【秦吏】通武侯王贲的幼女……

    王氏已与二世皇帝胡亥牢牢绑在一起,在胡亥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甚至还有几分逼迫后,因旧伤发作,已经骑不动马的通武侯王贲,只好叹了口气,勉强应下此事。

    秦朝建立后,虽设丞相、御史大夫、太尉为三公,分别为辅政,监察及治军领兵,但从始至终,秦始皇都未任命任何人为太尉,一直虚设空缺,而将兵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尉僚虽替秦始皇做出了一统天下的战略,但他始终只是【秦吏】国尉。

    居功至伟,一统第一功臣王翦也不曾得到此职。

    偏偏是【秦吏】其子王贲,得此殊荣,秦始皇帝已将他推到了托孤辅政的位置上,于公于私,王贲都别无选择,只能像后世的诸葛丞相一般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    但和王翦伐楚时一样,王贲在答应挂帅平叛后,却又提了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陛下必不得已用臣,还需先做一件事!”

    胡亥大喜:“只要太尉能扫平黑逆,休说一件,十件亦可!”

    王贲道:“陛下可知,黑夫在夺取江陵后,令其都尉部属略取南郡诸县,每至一县,都极力宣扬一事?”

    胡亥面色阴了下来:“叛贼们宣扬的都是【秦吏】诽谤之言,先皇恰厩乩簟孔封我为太子,令我继承宗庙社稷,此事王离可作证……”

    王贲笑道:“这是【秦吏】自然,臣说的是【秦吏】,南征军在所占郡县,施行的减租、焚券,更易苛令等事。”

    胡亥咬牙切齿:“黑贼胆敢不经朕与丞相、御史大夫,私自更易律令,真是【秦吏】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王贲捋着花白的胡须道:“臣倒是【秦吏】以为,陛下也应在继位诏书里,做些类似的承诺……”

    胡亥大惊:“朕身为天子,岂能效仿逆贼之举?”

    王贲不以为然:“但黑夫这些举措,的确能收买人心。先皇晚年,用法益刻深,租赋居高不下,徭役频繁,天下多有怨言。百姓困穷而主弗收恤,定将奸伪并起。”

    “黑夫正是【秦吏】看准了这点,才敢带着南征军作乱。民间黔首,眼睛只看着自己屋外的几亩地,每年要交多少租子,多交便是【秦吏】恶政,少交便是【秦吏】德政,却不知忠君爱国,很容易受其诱惑诓骗,纷纷从逆。”

    “古人云,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,此争民心之战也,朝廷决不能落了下风!既然黑夫诟病朝廷行苛政,陛下不如乘着新登皇位,更始朝政,做出些改变,以顺天下人之心!”

    “且容朕想想……”胡亥除了骊山陵要修,还有许多想做的事情呢,一旦减租,恐怕就没钱继续那些大工程了。

    眼看胡亥还有些犹豫,王贲遂强硬地说道:

    “上兵伐谋,若想平定叛军,除了兵道,还当施以政道,陛下且先行此事,王贲方能献上破贼之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月二十二,胡亥继位后数日,一封制令颁布咸阳,公示天下:

    “天下失始皇帝,皆遽恐悲哀甚,朕奉遗诏,今宗庙吏及箸以明至治大功德者具矣,律令当除定者毕矣,尽为解除流罪,今皆已下矣。朕将自抚天下,元年与黔首更始。吏、黔首,其具行事已,分县赋援黔首,毋以细物苛劾县吏,亟(jí)布!”

    其中的主要内容,无非是【秦吏】解除部分流罪,大赦天下。同时承诺,会在县税赋中分一部分救济贫苦百姓,相当于变相的减租赋。最后是【秦吏】停止朝廷对县吏每年上计需要多缴钱粮的逼迫,减轻其压力,如此一来,县吏或许就不会为了完成上计要求,把治下百姓逼得家破人亡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三项政令,除了大赦令立刻生效外,其余都要到五六个月后的“二世元年”才正式实施。

    此制令一出,关中哗然,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,却确认无误后,皆惊叹:

    “真是【秦吏】太阳打西边出来了!”

    有人觉得不可轻信,得到了“二世元年”才能见真章,有人却已迫不及待,开始为这位“仁慈”的新皇帝唱赞歌了。

    “只有这样,才能让秦民不会偏向南方叛军。”

    王贲、李斯、冯去疾这三位辅政大臣都认为,此举定能产生极好的效果,将关中人心再度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胡亥却只关心王贲何日出征:“朕已如太尉所言,大赦天下,太尉何时率军南下?”

    王贲却摇头道:“卫尉、中尉二军被冯毋择带去江汉的部分,损失惨重,关中剩余的数万人,当戍卫咸阳,决不可再动用!此番南下平叛,主力另有其人,若陛下允许,老臣还得在咸阳,等他们月余时间。”

    胡亥急得快上火了:“太尉欲动用哪支军队,请速言!”

    王贲不紧不慢:“始皇帝一统天下后,最大的两场仗,便是【秦吏】北逐匈奴,南征百越,时至今日,天下有两支最大的军队,皆有兵十余万,南征军已叛,臣以为,是【秦吏】时候动用镇守长城的上郡军了!”

    “上郡、朔方、云中之兵共十五万人,更有十五万新移民,如今匈奴远遁,边关无警,老臣以为,留五万人,守备关隘即可,其余十万兵卒,可令冯劫带着南下,来关中汇合,他们将是【秦吏】征讨叛军的主力!”

    “但在上郡军南下前,务必要小心,提防贼军北上取南阳。”

    眼看说到这份上,胡亥仍一脸迷茫,王贲心中暗叹:

    “始皇帝在今上这个年纪时,已经对天下图籍了如指掌,完全不亚于吾等战将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好让人取来地图,一处处点着告诉胡亥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南阳郡南蔽江汉,北控汝洛,西连武关、郧关,为进入关中、汉中的南北孔道宛亦一都会也,此乃南北腰膂,必争之地!”

    王贲料定,黑夫的最终目标是【秦吏】北上夺取咸阳,所以未来的南北战争,定将以南阳郡为主战场!

    “叛军新近大胜,士气正旺,南阳郡兵不足守。陛下当立刻按照兵籍,发关中卒十万人,其中五万老卒,可使宿将带其前往武关、宛城支援。哪怕贼兵北上略地,夺取小县乡邑,也勿要理会,守住两地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而关中新卒五万,则屯卫咸阳,由老臣亲自训练,令教射狗马禽兽,待上郡军到齐后,再一同南出武关,皆时,若叛军正进攻宛城,则必遭我大军所击!”

    王贲的计划看上去天衣无缝,胡亥仿佛真见到黑夫授首的那天,拊掌道:“如此,则叛乱可平!”

    王贲却摇摇头:“黑夫狡诈,也可能不走南阳,而取偏道,陛下请看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着南郡西边的巴郡、蜀郡道:“南郡与巴郡以巫县扞关为界,今南郡已失,不可不防备叛军袭取巴蜀,还请陛下令蜀郡征卒一万,巴郡、汉中各征五千,也勿要急于进攻平叛,先支援郡卒,守住狭隘关道,阻止贼兵西进,窃据巴蜀之地,便是【秦吏】大功。再在沿江城邑打造船只,以备日后之用……”

    王贲这是【秦吏】想效仿司马错与白起伐楚的故事,在南阳决出胜负后,再水陆并进,直扑江陵!

    胡亥连连叫好,心中大定,但仔细算算,王贲征召动用的军队也不过二十余万,他仍嫌不足,问道:“太尉,关东不征发兵卒么?”

    王贲说道:“与叛军作战,关东人,可指望不上。从各郡征调部分劳役,作为运送粮秣的民夫即可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见王贲欲言又止,胡亥忙道:“还请太尉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王贲向胡亥作揖:“为了让北方军能够放下疑虑,奋力作战,臣想请陛下释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人?”

    “蒙恬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王贲才出咸阳宫,却见儿子王离已在外等候。

    喊了几声“父亲”,王贲不理后,王离才改口大呼:“王太尉?通武侯?”

    车停下了,王贲掀开车帘,看着已蓄须的长子:“原来是【秦吏】武城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休要愧杀孩儿了。”王离直接钻进车中,朝王贲拱手道:

    “始皇帝在世时,屡屡用蒙氏打压王氏,我今日却听说,父亲竟劝陛下,将蒙恬给放了?”

    他有些不解:“拼着惹怒陛下,放了扶苏党人,且与吾家有怨者,父亲为何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?”

    眼看儿子三十多岁的人也,行事却一如十年前那样急躁少智,全然没有祖、父的做派,王贲十分头疼,欲不理会,但这又是【秦吏】自己的儿子,最后叹了口气,说道:

    “蒙恬在北方近十年,深得人心,虽然冯劫已将上郡军将吏相互置换,但普通兵卒颇受蒙恬之恩,若他一直被关押,甚至遭处死,上郡军必士气低落,不肯尽力作战。”

    “蒙恬虽犯大罪,私放扶苏离开,但始皇帝亦未曾将其处死,近来也颇有悔改之意,不如借着大赦的名号,将他释放,软禁在咸阳,却能籍此安上郡军之心。“

    “原来是【秦吏】这样。”王离这才了然。

    王贲道:“不仅如此,我还提议让冯劫作为我的副将,你恐怕要被陛下北调,去统御剩下那五万北军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小小王却反应过来了:

    “冯氏眼看已要失去陛下信任,父亲这是【秦吏】拉了他们一把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实在是【秦吏】想不通,王氏在被压制多年后,眼看即将复兴,女为皇后,父子皆为彻侯,且掌握天下兵马,王贲却开始拼命挽救蒙、冯两家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“大敌当前,相忍为国而已。”

    王贲道:“因冯毋择、冯敬父子大败之事,冯去疾辞去右相之职,被陛下留任为左相,李斯复为右相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传言说,始皇帝曾欲立公子高为太子,而冯氏为其外家,所以陛下对冯氏不放心。若冯劫手里还握着北军,我唯恐会给冯家招来杀生之祸,甚至牵连群公子,反而让关中大乱,于是【秦吏】就给了陛下一个借口,让冯劫调到我麾下,我来看着他,以安陛下之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用心良苦,儿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王离再拜,但仍乐观地说道:“如今虽然国分南北,黑贼作乱,但就算把荆州五郡加起来,户口兵员,仍不足关中一半!这是【秦吏】以一隅抗天下啊,又有父亲为帅,黑夫必败无疑!”

    “若只是【秦吏】一场南北之战,的确如你所言。”

    王贲眼中却难掩忧虑:

    “但你可知,在调兵遣将时,我为何执意不发关东郡兵?”

    王离道:“莫非是【秦吏】因为,先前冯毋择征调九江郡兵入南郡,却导致九江郡数县叛乱之事?父亲担心,其他郡县一旦守备空虚,也有奸人如此效法?背叛大秦?”

    王贲颔首:“今上那诏令里说得好啊,天下已失始皇帝……有始皇帝的大秦,和没有始皇帝的大秦,是【秦吏】不一样的,天下人不尽然是【秦吏】遽恐悲哀,也有暗中窃喜者。相比于南方的叛乱,我更担心的,就是【秦吏】关东六国故地皆叛……”

    他曾镇守齐地,知道几十个秦吏管几十万齐人是【秦吏】多难的事。齐国已经叛过一次,但燕、赵、魏、楚、韩的故地,莫不如此,始皇帝在时无人敢造次,如今始皇帝已逝,那些藏匿许久的复国者,恐怕要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王离还不知道项籍等围攻寿春的事,嗤之以鼻道:“不过是【秦吏】些许群盗而已,不足以成事。”

    “群盗?群盗知道以复楚为口号?”

    王贲看着儿子,斥道:“书言,若火之燎于原,不可向迩。南方叛乱,我尚可集中兵力,尽力守御,如若整个天下都烧起来的时候,处处是【秦吏】火,其犹可扑灭?”

    “若事情真到那一步,这场仗,就不再是【秦吏】南北之战,而回到了六国伐秦的时候!以一隅抗天下的,究竟是【秦吏】黑夫,还是【秦吏】吾等?”

    天下第一名将的目光,满是【秦吏】对那段波澜壮阔历史的怀念,他们在始皇帝的旗帜下,所向无敌!

    “曾几何时,吾等能以一敌六,亦无所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

    兔子山遗址出土《秦二世元年文告》:“天下失始皇帝,皆遽恐悲哀甚,朕奉遗诏,今宗庙吏及箸以明至治大功德者具矣,律令当除定者毕矣。元年与黔首更始,尽为解除流罪,今皆已下矣,朕将自抚天下。吏、黔首,其具行事已,分县赋援黔首,毋以细物苛劾县吏,亟布。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全本书屋  五行天  全职高手  杀神白起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字幕库  铸天之景  步步生莲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理财知识  棉花糖小说网  中华养生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减肥方法  龙组兵王  开天录  全民领主  盛唐风华  极品全能学生  谎话大王  极限保卫  神豪之娱乐天下  笔趣阁小说  莽荒纪  武道孤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