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73章 二世皇帝
        四月中旬,江汉已然变色,黑夫另立中央,淮南楚人多叛,寿春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关中咸阳,人们也已渐渐接受了“始皇帝已崩”的事实。

    早在四月初,经过两月跋涉,秘不发丧的胡亥一行人紧赶慢赶,总算经由函谷关回到了咸阳城。在三川郡时,他们已听闻黑夫“复活”,带领南征军叛乱的消息,也知道事情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方面,是【秦吏】未曾料到黑夫的叛乱会迅速烈火燎原,另一方面,也眼看天将入暑,再不出殡,伟大的秦始皇帝尸身虽经过特殊处理,亦要发臭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胡亥与王、冯、李,以及他最信任的赵高商议后,还是【秦吏】决定宣布秦始皇帝的死讯,尽快让帝国翻页。

    一时间,咸阳陷入了满城恸哭之中……

    最先哭的是【秦吏】秦宫之人,哭声低回,伴奏着沉重的挽歌合唱,从咸阳宫、章台宫、甘泉宫,这些巍峨但却清冷的宫殿里传出,带着无边的压力,向咸阳人的内心击来,让你茫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随着消息散播,这哭声,又在每个秦人聚居的街巷里闾中响起。

    尽管官府已十分明确地,把这个令山河呜咽的新闻公之于世,人们还是【秦吏】在以悄悄的方式,传递着这个信息。

    一个里长从外面回来,走到里中,几个站平日极少话语的村妇见了他,竟也口出四字:“始皇帝他……”

    里长只点点头,就快步回家,每个怀揣着这个消息的人,相信那个晚上都没睡好觉。

    秦始皇统治了秦地整整三十七年,对于所有秦人而言,始皇帝陛下就是【秦吏】天上的太阳,从小就耳濡目染长辈高呼的“陛下万寿”,自己也跟着喊,多次见过始皇帝御驾出行的威武雄壮。

    不少人还真以为,始皇帝能够万寿无疆,一直统治他们的百世子孙。

    但忽然之间,太阳却落山了,这让所有人陷入了惶恐,仿若世界末日:

    明天,太阳还出山么?

    虽然日复一日,太阳照常升起,生活似乎没因皇帝逝世有何变化。但那段时间,原本治安极好的咸阳,各路口都有卫尉府的兵持矛站岗,排查过往人群,一派风声鹤唳。

    相比于数月前,公子扶苏出奔时造成的混乱,咸阳人更加人心惶惶,他们的主心骨,彻底没了。

    天子七日而殡,始皇帝死讯宣布七天后,入殓停丧待葬,称之为“殡”,移于殡室。

    在这个仪式结束后一日,四月十八这天,太子胡亥,也正式继位为二世皇帝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万寿!”

    咸阳宫中,在太尉王贲、左丞相冯去疾,右丞相李斯的带领下,群臣三呼朝拜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还穿着一层粗麻素服,但胡亥好歹已佩戴太阿天子之剑,案前是【秦吏】和氏璧所刻的玉玺,坐在皇榻之上,透过眼帘前的十二道旒珠,看向文武百官。

    “难怪赵高力劝我一定要争皇位,原来坐在这位子上,是【秦吏】这种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对父皇的哀思,已被归途磨光,年仅二十岁的胡亥此时此刻,只感觉飘飘欲仙。

    在群臣顶礼膜拜下,他感觉,自己仿佛就是【秦吏】一尊站在云间的神明。

    多亏了始皇帝的集权,除了冥冥中的上帝,没有人比皇帝更大,就连所谓的“天意”,也无法束缚皇帝。

    想杀谁,就杀谁!

    想干嘛,就干嘛!

    拥有了这样的地位,胡亥的梦想:欲悉耳目之所好,穷心志之所乐,真是【秦吏】再简单不过了。

    那些曾只属于父皇,心情极好时才赏赐胡亥一二的珍宝,诸如昆山之玉,随和之宝,明月之珠,纤离之马,翠凤之旗,灵鼍之鼓……

    如今,却成了他随时都可把玩的私物。

    而那些充斥后宫,佩戴宛珠之簪,傅玑之珥,阿缟之衣,锦绣之饰的窈窕美女,父皇一直冷落她们,胡亥却不会浪费,等孝期结束,只要有路过看上的,便可使之侍奉于侧,尽情享用。

    他少时便喜欢听,只有庞大的宫廷乐队才能演奏出来的《郑》、《卫》、《桑间》等异国之乐,也再无人能阻止,可以让舞乐单为他一人而奏,听到腻味!

    更别说,硕大的帝国,九州大地,世间种种,万物苍生,俱在他的掌握之中!

    多亏始皇帝打造的制度,就算一只猴子、一个傻子登上这位置,亦能杀生予夺,随心所欲!

    但胡亥也很清楚,自己不是【秦吏】始皇帝,权威不及其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等飘飘然结束后,他心中又开始打起鼓来,眼睛在殿中一众巍峨高冠下的脸上看来看去,总觉得,群臣对自己不以为然:

    “这满朝文武,究竟有几人,能真正效忠于朕?”

    毕竟,刚被始皇帝封为“武忠”,盖棺定论的黑夫,在得知他去世后,立刻就造反了!还公然否定了胡亥继位的合法性,鼓捣出子虚乌有的“衣带诏”,叫嚣着要除去他这逆子,奉天靖难呢!

    按照赵高的说法,黑夫这贼子,早有反心,在朝野布置多年,党羽遍布天下。

    而同情长公子扶苏的人,亦不在少数,或许他们就潜藏在朝堂之上,等待时机发难……

    赵高还提醒胡亥,同为顾命之臣的冯家,也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如今冯氏掌握南北兵权,冯去疾又为右丞相,百官之首,他可是【秦吏】兄长公子高的妇翁啊,据说父皇在扶苏出奔后,一度有立公子高之意,这冯家,会不会因为生出异心来?

    监军还回报说,冯毋择在南边连输了武昌、安陆两仗,有养寇自重之嫌,虽然武信侯立刻将其子冯敬送回来表明心意,但让冯家权势过重,真的好么?

    虽然自己是【秦吏】秉承父皇遗诏继位的,但胡亥内心仍不安宁,竟食不甘味,夜不能眠。

    继位的第一天,他便任命唯一信任的老师赵高为九卿之一的郎中令,其弟赵成为中郎将,负责宫门安全。

    心中稍定,至少晚上睡得着后,胡亥又下令,将与黑夫有关联的朝野官员,如北地郡尉章邯、柱下史张苍、农家一干人等,不论良莠,统统逮捕下狱!

    但张苍机灵,早在胡亥回到咸阳前就溜了,如今不知所踪,有人认为他是【秦吏】跑回了阳武县的家中,也有人以为,是【秦吏】跟着离开秦朝的大夏学者“苏氏”,藏在大夏人的商队里,往西边去了……

    胡亥震怒之下,打算制造大狱,将叛贼的党羽赶尽杀绝,甚至要立刻动手制衡冯家,最后还是【秦吏】李斯劝住了胡亥。

    “陛下继位后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【秦吏】处理好先皇的后事,以显示自己的纯孝啊,如此,方能使黑贼所传陛下忤逆、不孝甚至是【秦吏】弑父的流言,不攻自破……”

    法家也是【秦吏】讲究孝的,被父母状告不孝的人,甚至可以当场判处死刑。

    胡亥这才顿悟,暂缓诛杀异己,转而对始皇帝的下葬事宜更加关注。

    因为秦始皇帝自己取消了古代“子议父,臣议君”的谥法制度,胡亥没法再挑选一个美谥上表现自己的“孝”。

    按照古代之礼,天子七日而殡,七月而葬,虽然始皇帝逝世于二月初七,但胡亥等人宣布他死讯,是【秦吏】三月中,所以得等到明岁的“二世元年”10月份,始皇帝灵柩方能下葬骊山陵。

    骊山陵的修建,伴随着秦始皇的一生,他13岁刚刚登上王位时的秦王政元年(前247年),陵园的第一块砖便已奠基,一直修了三十七年,因为规模庞大,不仅有地上宫观,还有亘古绝伦的地下奇观,所以数十万人干了好几年,直到今日,仍未竣工。

    胡亥立刻让人停了关中其他一切工程,让刑徒民夫们统统前往骊山,并召集天下能工巧匠,贡献自己的技艺。一时间,骊山之徒多达七十万人,收尾工程得以加速进行。

    胡亥还给监工的冯去疾下了一道残酷的密令:“若七月之前不能完工,耽误了先皇葬期,则从监工到匠人再到刑徒,皆当死!”

    同时,胡亥还下诏,为始皇帝修庙,古时候天子的祖庙为七庙,祭祀七代祖宗,诸侯五庙,大夫三庙,逐代取消祭祀。

    但胡亥认为,始皇帝功勋超过了三皇五帝,也超过了后世所有子孙,故尊始皇庙为帝者祖庙,至高无上,即使是【秦吏】万世以后也不能毁除!

    继位才两日,便有这一系列动作,胡亥在努力证明自己的合法性。

    但四月十九这天,却有一个消息从武关传入关中,让他再不能安坐:

    “武信侯冯毋择身死军覆,逆贼黑夫已占江陵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堂堂武信侯,朕给予他信任,给他整个淮汉诸郡的调兵之权,竟为区区叛贼所败?这究竟是【秦吏】无能,还是【秦吏】故意资贼?”

    胡亥大发雷霆,这已经是【秦吏】第三场大败了,武昌营没保住,两万余人从贼。接着,安陆那五万贼民也叫黑夫夺了回去。

    事不过三,冯毋择可是【秦吏】再三保证,一定会在江陵城将黑夫及党羽歼灭的——这也是【秦吏】武信侯不守城而野战的原因,他若再放黑夫逃走,朝廷便要换将了!

    现如今,老冯已死,江陵丢失,荆州数郡也相继沦陷。一心想着做了皇帝后好好享受安乐的胡亥猛然发现,自己刚继承的帝国,其南疆已然着了火,渐有燎原之势,还随时可能朝咸阳烧来。

    是【秦吏】夜,他甚至梦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,将自己拉下皇位,一剑杀死!

    胡亥遂连夜招来赵高问策。

    “郎中令,黑贼已成气候,再这样下去,肘腋之患将至腹心矣,朕欲立刻发大兵剿灭,却不知该以何人为将……”

    随赵高知道,必须阻止黑夫,否则自己和胡亥将有身死之虞,叛乱必须迅速平定,拖下去,难说朝中会有人提议“诛赵高以堵叛军之口”,遂作揖道:

    “黑夫素有善将兵之名,多次得到始皇帝陛下之赞,如今大秦将才凋零,连武信侯都已身败,依老臣看,放眼天下,能统御大军与黑夫交锋的,唯三人而已!”

    胡亥急问:“是【秦吏】哪三人?”

    赵高道:“其一为蒙恬,恬曾统率军民三十万,北逐匈奴而筑长城,陛下信而爱之,亦是【秦吏】帅才。”

    胡亥却摇头:“蒙恬不行,他曾私放扶苏,被父皇恰厩乩簟眶禁,他定然对父皇立我为太子不满,让他统御大军,恐怕会与黑夫勾结,朕不杀他,已是【秦吏】极大的仁慈……”

    赵高是【秦吏】故意的,他猜测胡亥虽还未下杀手,却不可能信任蒙氏兄弟,这一试探果然如此,遂接着说道:“其二为李信,李信为始皇帝爱将,善车骑,屡建奇功,与黑夫并称黑犬白马,若他与黑夫对垒,当能胜出。”

    胡亥还是【秦吏】认为不妥:“李信亦与黑贼往来甚密,更别说其远在西域,如今也不知到哪了。”

    赵高提及李信,倒是【秦吏】提醒了胡亥,觉得西边也不安全了,非但不欲使李信为将讨伐黑夫,更决定派人到西域去,要将李信和手下的几万人追回来!将李信囚禁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只剩下了最后一个,其实也是【秦吏】唯一的人选!

    赵高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【秦吏】当今天下,第一名将!曾统率过数十万大军,用兵如云之聚合,破敌似霹雳雷霆。与之相比,那李信、蒙恬、黑夫,都是【秦吏】后生小辈,连为之附骥尾都配不上!”

    “此人为将三十余载,战功赫赫,曾灭魏、破楚、亡燕、降齐!论功勋爵位,已不亚于武安君、武成侯(王翦)!”

    “他便是【秦吏】陛下妇翁,先皇恰厩乩簟孔定的辅政之臣,大秦太尉,通武侯,王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还是【秦吏】只有一章,明天结束第五卷。
友情链接:天天美食  全民领主  斗战狂潮  逆剑狂神  经典语录  重生之财源滚滚  伏天氏  笔趣阁  小学生作文  中华养生网  谎话大王  漂亮女人  大学生必备网  努努书坊  诸天最强大咖  大宋男儿  修真聊天群  都市之归去修仙  飞剑问道  笔趣阁  银行信息港  盛唐风华  杀神白起  经典古诗词  中世纪崛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