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37章 仁者无敌
    长江出三峡,流过九曲回肠的荆江后,开始泛滥,变得江湖混沌不分,造就了云梦大泽。

    云梦泽,其大体范围东到后世武汉以东的大别山麓,西至鄂西山地,北及大洪山区,南缘大江。东西约在九百里,南北不下五百里!

    当然,九百里云梦并非全是【秦吏】湖面,而是【秦吏】水陆犬牙交错,沼泽、山地、湖泊、森林、草原,应有尽有,若是【秦吏】外地人来此,定要迷路,在其间穿行,就好比红军过草地般艰难。

    但对于土生土长的南郡人、安陆人而言,云梦泽就是【秦吏】他们讨生活的地方,每年少不了入泽捕鱼狩猎。两年前设立武昌营时,黑夫就派人以寻找合适粮道为由,探明了泽中大小路径,并画成地图。

    此刻,三千人跟着向导,在云梦大泽中行进,拨开茂密的芦苇,踩踏到处都是【秦吏】的狗尾巴草。

    土地低洼潮湿,天空笼罩下尽是【秦吏】沙洲和沼泽,道路时而消失在野草和湖水间,过了一里地才再次显现。若非向导熟络,他们一定会迷路,地面很软,有些地方,必须用戈矛远远试探,确保可以立足。

    这种地形,行军速度快不起来,休憩时,黑夫不由对一旁的儒生陆贾自嘲。

    “也多亏了是【秦吏】云梦泽啊,吾等才能匿身于此而无人发现,毕竟此泽在春秋时,便是【秦吏】出了名的藏污纳垢之地!”

    陆贾不是【秦吏】卫道士,当即笑道:“燕之有祖,当齐之有社稷,宋之有桑林,楚之云梦也,此男女之所属而观也,每年开春,的确有不少少男少女在此野合。下臣听闻,楚国若敖氏的子文,就是【秦吏】在这片泽中出生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子文算是【秦吏】吾等数百年前的同乡,那时候安陆还叫郧邑。”

    黑夫不由想起十五年前,破获的那起若敖氏墓葬被盗案,利咸绘声绘色地给他讲述若敖氏的悠久历史。楚相令尹子文因为是【秦吏】私生子,竟被郧人遗弃在这片大泽中,却有母虎哺乳,因此得活,遂又捡了回去,取名“斗谷于菟”,意思是【秦吏】:喝老虎奶的孩子。

    你别说,黑夫他们还真在云梦泽里看到了老虎,远远看着三千人行进,更有犀兕麋鹿成群结队,从沼泽旁奔驰而过……

    陆贾不失时机地拍马屁:“君侯在云梦泽中穿行,颇有楚王在此游猎之态,结驷千乘,旌旗蔽天。野火之起也若云蜺,兕虎之嗥声若雷霆,真是【秦吏】壮哉!下臣可否为君侯暂作史官,记述此事?”

    黑夫不置可否,心中却暗笑道:“记吧,再过几天,你还得把武昌首义的全部经过都记录下来,这可是【秦吏】后世学子历史课必考的重点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玩笑归玩笑,等抵达预定地点休憩时,黑夫招来众人,开了一个战前会议。

    “吾等的行军路线,其实就是【秦吏】春秋时,楚昭王一行亡走云梦的路。”

    伍子胥与孙武合力破郢时,楚昭王一行秘密出逃,西涉沮水,南渡大江,逃到了云梦泽深处,还遭遇了群盗,差点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如果说私生幽会是【秦吏】“污”,那群盗,就是【秦吏】云梦泽持久不变的“垢”了,从春秋到秦,泽中亡人盗贼一直是【秦吏】地方隐患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黑夫一行人没少遇到匿身于云梦的群盗,运气好的,远远看见他们就逃了。

    运气不好的,简陋的营地安在必经之路上,被东门豹率领的前哨撞上,一通猛攻,群盗泰半被抓,垂头丧气地跪在道旁等黑夫发落。

    黑夫纵马上前,他看到,这些“群盗”居住在野草丛中,泥土与茅草搭的房子里,其中有男有女,甚至还有老人孩子,衣衫褴褛,面容消瘦,肮脏不堪,都在兵卒戈矛底下瑟瑟发抖……

    他们是【秦吏】亡入泽中的逃民,深知一旦被官府抓获,会面临怎样的残酷惩罚!

    面容黝黑的将军,骑着高大的战马,从跪地俯身的人群前行过时。

    骏马钉着马蹄铁,打着鼻息,将军鹖冠甲衣,威风赫赫。

    一个躲在母亲怀里的四五岁男孩忍不住,哇的一声被吓哭,他的大父和母亲很焦急,轻声哄劝,但当黑夫眼神瞥向小男孩时,他哭得更狠了!

    “是【秦吏】饿了,还是【秦吏】怕我?”

    黑夫道:“将戈矛挪开,别吓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威武的将军下了马,让人将其牵走,又掏出一兜糖,递给孩子的大父、母亲。

    “给他吃块糖吧,我家孩子哭时,一块糖就哄乖了。”

    黑夫露出了慈父般的微笑:“若是【秦吏】不行,那就两块。”

    亡人们目瞪口呆,愣了半响后,那孩子的大父才取了点糖,往孩子嘴里塞了一块,他立马不哭了,鼓着腮帮子吮吸。

    紧张气氛稍缓,黑夫盘腿坐在草中,一点架子没有,用土味十足的南郡方言问亡人们的籍贯,过往,得知他们多是【秦吏】南郡人,还有不少是【秦吏】州陵、沙羡、鄂地的。

    “泽中多猛兽,为何还来?”黑夫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那个瘦削男孩的大父,见黑夫没有杀他们或抓走的意思,便小心翼翼地回答道:

    “将军,猛兽虽恶,却不若徭役之苦啊……”

    的确,亡人赤贫得一无所有,但也十分自由,不必承担县乡编户们沉重的劳役赋税,云梦泽富饶,只要有捕鱼狩猎的手艺,他们一日两餐不用发愁。

    “在老朽昔日的乡邑,因为戍守岭南不归者,足有百人,但逃入泽中后,为虎豹所害者,不过十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苛政猛于虎么?”黑夫颔首,泽外的生活,比泽内更朝不保夕。

    老人家五十多岁,已经秃顶,说得十分可怜,但黑夫知道,这的确是【秦吏】近几年来,江淮以南各郡的现状。

    安陆受黑夫庇护,较为优待,但他只管治军和打仗,抓民夫之类的事,仍是【秦吏】地方官府负责,很少有官吏能像前段时间因为“纵囚”罪被发配岭南的县令盖庐一样有仁爱之心,反而是【秦吏】苛税越多,越得赏识。

    所以也别怪一些县的黔首,被逼无奈之下,举乡逃入山林沼泽为盗了。

    汉魏之赋,唐宋诗词,一写到云梦泽,说的多是【秦吏】奇珍异兽,壮丽景色,但可有一位诗人记述过,这群可怜人?

    “九百里云梦中,这样的人,没有一万,也有八千。”

    黑夫了解这些“群盗”的情况后,若有所思,让传令兵将自己的话告知众人!

    “父老们,本将知道,汝等多是【秦吏】良民黔首,只因难以忍受苛政重税,才不得已逃入泽中,求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但秦律之中,有《捕盗律》《贼律》《徭律》《戍律》等篇,皆言亡人必捕,一旦捕捉,将按逃亡、将阳罪论处,髡发降为刑徒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这数百亡人皆骇然,他们最怕的便是【秦吏】这种情况!

    “但!本将承诺,在今年插秧结束后,一直到水稻扬花前,出泽投官自首者,可赦汝等无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【秦吏】因为逃避赋税徭役遁入,还是【秦吏】杀过人,行过窃,一律勾销,均可大赦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,感到不可思议,赦免?在重刑的大秦,这是【秦吏】众人十年来,听过最离奇的话了。

    方才那孩童的大父讷讷地说道:“这律令,官府说是【秦吏】皇帝定的,将军你……能改皇帝的律令?”

    “皇帝也会有打盹犯错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黑夫语不惊人死不休,笑道:“更何况,人既已逝,有些苛责的律令,沉重繁多的赋税田租,早该改改了!”

    他大声宣布:“本将可以放了汝等,且替我将此事告之于泽中亡人、群盗,让所有人记住时间,插秧到扬花之间,切勿错过这大赦的好机会!”

    插秧,是【秦吏】在三月份,水稻扬花,则在六七月份,时间足够多,而那时候,黑夫相信,自己的“举大计”已成功,起码控制了南方诸郡县……

    黑夫纵马离开,似是【秦吏】这数百人领袖的老者大声问道:“不是【秦吏】不相信将军,敢问将军名氏?”

    黑夫的话,伴着三千兵卒重新上路的踏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【秦吏】皇帝册封的‘武忠侯’,觉得拗口的话,只需记住,我叫黑夫!统帅的是【秦吏】南郡子弟兵!”

    “黑夫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字太熟悉了,老者又惊又喜:“是【秦吏】安陆县的那位君侯!”

    黑夫可是【秦吏】安陆的传奇,南郡的大名人,泽中消息闭塞,众人不知道黑夫已经“死了”,此名一出,让一成的可能性变为了五成,不少人高兴得喜极而涕,拜倒在地,直到三千南郡子弟兵消失在泽中……

    回过头,即便是【秦吏】在黑夫动员时,嘴里喊着“举大计”,心里却有些犯怵的南郡兵,此时此刻,却也露出了笑。

    他们的君侯,还是【秦吏】那么有人情味,不但要带子弟兵们闯出一条活路,还要给这群亡人,也谋条生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目睹这件事后,儒生陆贾更是【秦吏】激动万分,跑在黑夫马侧,对他拱手道:

    “君侯大仁!”

    黑夫不以为然:“何仁之有?”

    陆贾道:“施仁政于民,达于亡人,省刑罚,薄税敛,岂非仁哉?”

    黑夫大笑:“且不论仁不仁,苟可以利民,不循其礼,但若想变革,得先夺取武昌,控制南郡才行!”

    陆贾小跑着道:“君侯必胜!彼夺其民时,使不得耕耨以养其父母。父母冻饿,兄弟妻子离散,彼陷溺其民,而将军往而征之,谁能与将军为敌?故曰:‘仁者无敌!’”

    “只望你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虽然陆贾把黑夫做的事,往儒家的价值观上引,但黑夫却有自己的想法和目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匿于泽中的无恒产者,就叫他们无产者吧。”

    “无产者,永远是【秦吏】社会变革时,打破旧秩序中最积极的一批人,可收编其青壮,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在黑夫看来,这次“举大计”绝不是【秦吏】简单的兵变、政变,清君侧,换皇帝。

    更不是【秦吏】一群贵族间的权力游戏,列王纷争。

    他相信,这将是【秦吏】一场自下而上的变革!

    “宰相必起于州部,猛将必发于卒伍,说归说,但除了早先追随始皇帝的那一批老臣,九卿之中,真正起于州部,发于卒伍的,能有几人?这大秦的中央,早就脱离群众太久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如今,将以始皇帝的死为契机,百川沸腾,山冢崒崩。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!”

    黑夫知道,自己恐怕要顶替陈胜吴广,举起首义大旗了,虽然口号不是【秦吏】反秦,可以此为导火索,天下大乱是【秦吏】必然的。

    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,只能想着,天下要乱,但不能白乱,与其做裱糊匠,东添西补,这不敢动那不能碰。

    还不如……干他个天翻地覆!先打扫干净屋子,再往里添置新家具!

    “等重整朝纲后,当由一群知道民间疾苦的布衣卿相来治理天下!”

    黑夫偏过头,在快马加鞭前驱时,似承诺,又似诱惑,问了陆贾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陆贾,你期盼那一天么?”

    陆贾一愣,停下了脚步,只望着黑夫的马屁股远去,旋即眼中迸发出了神采!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,君侯,果真是【秦吏】能使王道大行于天下的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行程还是【秦吏】慢,第一天行军未能抵达云梦泽边缘,只要找了片高燥的平地,扎营休憩。

    就在黑夫开完行军会议后,短兵亲卫却来禀报:“将军,在营地外抓到一个老者,其形迹可疑,褐衣里穿着华服,还搜出了皇帝钦赐的符节!”

    “皇帝钦赐的符节?”黑夫皱眉,这里虽然已出了云梦腹地,但依然莽荒,皇帝使节为何会跑到这种地方来?

    “将那老者带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等兵卒推着那个穿着褐衣,打扮成渔父模样,手上却无拉网老茧的鹤发老头来到黑夫面前,撩开他凌乱的须发后,黑夫见到其面容,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也是【秦吏】巧了,原来是【秦吏】……夏太医?”

    听到此声,以为自己还是【秦吏】被赵高派人抓住,没能逃掉的夏无且猛地抬起头。

    因为天色有点黑,他没看清对方的脸,直到黑夫举起火把,夏无且才大惊失色:

    “尉将军?昌……武忠侯?你果然没死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当真已经崩逝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注定是【秦吏】一场不平等的对话,在聊了半个时辰后,夏无且对黑夫的事还一无所知,黑夫却已将秦始皇逝世前后,行营中枢发生的大事都了解了。

    听说秦始皇临终前,其衰弱与一般病人老人无二,黑夫不由叹息。

    知道胡亥的确被立为太子,或为二世皇帝,而王、冯、李辅政时,黑夫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夏无且道:“老朽自知皇帝一旦殡天,下一个要死的,便是【秦吏】知道此事的医者、宦者,便乘着始皇帝新逝,营地万事繁杂,颇为混乱的当口,靠始皇帝当年赐我的符节出营,易装遁入云梦泽,本来是【秦吏】想躲一阵,却不想竟遇上了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拊掌赞道:“夏公真是【秦吏】机敏啊,不愧是【秦吏】当年能掷药篓阻挡刺客荆轲,保护陛下周全的人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老头快七十的人,也溜得太快了,而且思路清晰,直接往云梦泽里钻,反正方圆九百里内有上万甚至更多亡人群盗,官府根本找不到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方才还被陆贾说成是【秦吏】“仁者无敌”“可行王道”的伟光正黑夫,突然间又变得奸猾起来。

    黑夫忽然起身,靠近,又盯着夏无且褪去褐衣后,露出的华贵衣带看了许久,露出了笑,搞得夏老头子发毛。

    “将军?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黑夫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夏公,我在想,你这衣带里,怕不是【秦吏】有一封陛下临终前为逆子奸臣所劫时,用血书写的密诏吧!?”

    夏无且愣住了,脸上阴晴不定,觉得自己才出狼窝,又入虎穴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不愿,但瞥了瞥黑夫扶着剑柄的手,以及左右短兵紧握的矛杆,夏无且终于还是【秦吏】点了点头,解下自己内衬空空如也的腰带,在手上一比划,作惊奇状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这衣带里,还真有一份诏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二章在晚上

    
友情链接:大王饶命  我的冷艳总裁老婆  圣龙图腾  星峰传说  作文吧  广东高考网  无敌超神奶爸  明末第一贼  扶蜀  笔趣阁  全球灵潮  修真聊天群  开天录  全球高武  IT百科  逍遥游  个性说说  神级兵王都市行  第一星座网  重活一次  经典语录  大宋男儿  中国玉米网  神道丹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