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706章 我劝你谨言慎行!
    范增预想的没错,随着天上出现荧惑守心的奇景,此时的咸阳,已是【秦吏】一片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最先炸开锅是【秦吏】是【秦吏】专门负责监控星象的天官和太史,官吏们慌成一团,接着是【秦吏】硕果仅存,对观星略有研究的几个儒生,他们或幸灾乐祸,或忧心忡忡,一时间,士人们对这异象的讨论,喧嚣尘上。

    但很快,随着御史府和廷尉一道冷冰冰的禁令,整个咸阳再无议论之声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“百吏黔首,不得妄议星相!”

    但想要当这件事没发生是【秦吏】不可能的,虽然博士们吸取喜等人的教训,不敢再面刺秦始皇,提儒家最擅长的”正刑与德,以事上天“,但私下里,却暗中在已卸任博士的淳于越家聚会,议论此事。

    但让淳于越没想到的是【秦吏】,几个弟子前脚才走,后脚,就有狱吏找上门来,不由分说,将他缉捕到咸阳县寺!

    来到咸阳丞阎乐,也就是【秦吏】赵高的女婿面前时,淳于越还在按着自己高高的儒冠,极力争辩。

    “吾等未曾饮酒!”

    群饮,淳于越以为这是【秦吏】咸阳县逮捕自己的理由,或是【秦吏】哪个嘴碎的邻居将他们告了。

    群饮罪在商鞅时曾实行过,后来随着秦国沟渠畅通,粮食产量提高,一度松弛。

    但自从今年春天,秦始皇应大夏国之请,令李信率军民六万,牛马数万头出玉门关西征,欲将西域南北两道纳入治下,希望明年能翻越葱岭,深入大夏西边的“条支”,寻找真正的西王母邦。

    张掖郡初建,粮食产量很少,只能从关中千里馈粮。大量存于仓禀的粮食源源不断向西供应,素来号称“天府之国”的关中陆海,半年内,粮价也翻了两番,并有继续上涨的趋势。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,为了节省粮食,御史府修订了律令,重申禁酒之令,尤其是【秦吏】三人以上的群饮,抓住一次,罚金四两!

    咸阳丞阎乐却笑了笑:“淳于先生,汝等是【秦吏】否饮酒,本官还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接下来,阎乐做了一件让淳于越震惊的事,一张画卷在他面前铺开,上面画了一个居室,里面坐着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淳于先生,你来看看,这画师画工虽差了点,但这着白儒冠穿黑儒服,正襟危坐在榻上的,是【秦吏】你没错罢?”

    接着,阎乐一一指着那些人,不但点出其名,连他们穿的衣冠,当时在淳于越何方,面前的案几上摆着几个果子,都说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更令人骇然的是【秦吏】,就连五人的对话,也被简略记了下来,里面当属淳于越的最为详细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念,你只需要点头摇头,看这是【秦吏】不是【秦吏】你说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阎乐捧着书简念开了:“你说,星辰之变,表象之应,以显天戒,明王事也。”

    “又言,邦大旱,毋乃失诸刑与德乎?天有灾异,缘由是【秦吏】国君失德,这荧惑守心亦然,乃是【秦吏】皇帝陛下废先王之道,弃百家之言,妄开边衅,不行封建所致的,你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淳于越听得面色惨白,捏着拳头道:“够了!我认,这的确都是【秦吏】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他明白了,要么是【秦吏】咸阳狱吏已经神通广大到躲进他家,监视一举一动,要么就是【秦吏】那四个儒生里,有人事后向官府举报……

    “但老夫说这一切,都是【秦吏】为了大秦能长治久安,万世延续啊!”

    淳于越觉得自己很冤枉:“殷周两代,之所以能延续千馀岁,都是【秦吏】因为分封子弟功臣,自为枝辅的缘故。如今陛下广有海内,疆域远超九州之外,而各位公子却只是【秦吏】匹夫,无尺寸之封,万一以后朝中有田常、六卿之臣,朝廷没有诸侯相辅,何以相救?这荧惑星,便是【秦吏】警告,警告陛下,纵然不封六国故地,那海东、岭南、张掖甚至是【秦吏】西域,总可以分封点公子过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个字不要漏,都记下来!”

    阎乐却高兴地打断了淳于越的话,对一旁记录的小吏道:“这个愚儒,又在说三代之事,又在以古非今了!吾等身为忠臣,定要将其党羽统统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淳于越大怒,也顾不得体面了,起身指着阎乐鼻子骂道:“你!你这面谀酷吏,非忠臣也!”

    阎乐将鼻尖上的唾沫一擦,冷笑道:“你还自诩为忠臣?你以为,为何会有人事后胆怯,将一切禀报官府?还不如汝等说了不该说的。与汝交谈的儒生言,荧惑守心,大人易政,主去其宫,陛下恐有亡故之灾,言罢,还面有喜色,说某位公子可登基矣,天下当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心怀叵测,公然咒骂陛下短寿,开始期盼新皇继位,这也是【秦吏】为了大秦长治久安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淳于越哑然,当然他们说高兴了,有些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阎乐板起脸,厉声喝道:“淳于越,我奉劝你,谨言慎行!你的一言一行,都当作为证供,上交廷尉,面陈陛下,定汝等之罪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荧惑守心的天象很快就消失了,但它带给咸阳朝野的震动,却久久未熄。

    八月底,咸阳丞阎乐向秦始皇禀报,说前博士淳于越在家聚集儒生,以古非今,更有叵测之言,一切都记录在案,交予皇帝过目。

    秦始皇随即下令,兴大狱,将淳于越及涉案人员逮捕,同时拘禁“挟书律”事件后,咸阳硕果仅存的数十博士,得了皇帝允许后,阎乐甚至上公子扶苏的府邸抓人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人心浮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微妙的时刻,低调度日,轻易不开府门的昌南侯府,迎来了一位步履蹒跚的客人。

    蹒跚是【秦吏】因为胖,虽然家就在尉府隔壁,但因为糖吃太多,体重已向250逼近的张苍,依然累得气喘吁吁,坐在叶子衿迎客的小厅里,连喝了几大碗黑夫从南方送回来的“茶”。

    饮罢茶汤,张胖子才满足地说道:“这南方叶子泡的水,虽有些涩,倒也解渴。”

    叶子衿让女婢为张苍续上,介绍道:“这些野茶,乃是【秦吏】豫章、会稽、闽越丘陵才有的,良人率军伐闽越时,天久不雨,大军口渴难耐,有士卒摘取路边树叶含在口中,竟能生津,初时有些苦,等走到水源处饮水,却有回甘,遂命名为茶……”

    张苍肚子里装的不仅有肥油,还有学问,诗经什么的,张口就来:“谁谓茶苦,其甘如荠。”

    他促狭地笑道:“黑……昌南侯最喜欢取名,但每次都取得难听,总算稍微雅观恰当一次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子衿也忍俊不禁,但她知道,张苍今日登门,绝不是【秦吏】叙旧的。

    果然,张苍道明了来意:“近来因那荧惑守心闹出的事,尉夫人应也有所知晓罢?”

    叶氏道:“略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张苍叹了口气:“其实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夫子荀卿说过,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。应之以治则吉,应之以乱则凶。夫日月之有蚀,风雨之不时,怪星之党见,是【秦吏】无世而不尝有之,都是【秦吏】自然之事罢了,何必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但举世之内,除了黑夫外,能认同这句话的人不多,就连同门的李斯和浮丘伯,也跟张苍聊不到一块去。

    虽然张苍很想大声告诉皇帝,告诉世人,就是【秦吏】星星正常运行的轨迹,给我一些时间,老子能将它为何偏离,多久偏离一次推算出来!

    但张苍许多年前在泰山顶上吃过一次亏,知道装睡的人是【秦吏】喊不醒的,世事复杂,他虽能证明,别人却也不信,反而要堵上他的嘴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【秦吏】说得对不对的问题,而是【秦吏】完全不能说,不可讨论,朝廷已经到了周厉王时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程度了!

    更让他揪心的是【秦吏】,先是【秦吏】半年前的墨家数人遭流放,如今又是【秦吏】儒家倒霉,物伤其类,自诩为文士的张苍虽然对政事不太关心,却也看出来了,这两次事件,都有点针对公子扶苏的意思啊。

    张苍对这位尊重诸子百家学问,爱时仁贤的公子挺有好感的,见他陷入困境,而诸大臣都噤若寒蝉,只觉得如鲠在喉,根本无法安心呆在书斋里做学问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只能来尉府打听打听,黑夫什么时候能回咸阳来。

    他对黑夫有种知己般的信任,觉得只要他在咸阳,这些乱象,或许都有解决之策。

    再不济,也能听听叶氏的看法,张苍曾听黑夫酒醉夸口说,叶子衿对政事的敏锐,比他还强……

    叶子衿最初不言,直到张苍再三询问,才让女婢都出去,只留大儿子破虏在屋内玩耍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兄非要问我,那以妾的愚昧之见,陛下如此英明睿智,他会不知道墨者、儒家与公子亲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苍心里寒意直冒,知道又故意翦除,难道皇帝是【秦吏】忌惮公子在东征后颇得士心,羽翼渐丰,受到了威胁?

    叶氏猜到他所想,笑道:“大兄勿虑,还不至于此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却传来一阵孩童哭泣声,却是【秦吏】二儿子伏波午睡醒了,哭着要妈妈,由傅姆抱进来,叶子衿便将他抱在怀里,摸着儿子的头,笑道:“这世上,没有父母是【秦吏】不爱子女的,大兄博学,肯定知道孟母三迁的故事吧?”

    张苍当然知道,据说孟子少时丧父,由母亲扶养长大。他们家离墓地近,孟子和小伙伴学着来哭丧人,学了些祭拜之类的事,在坟头戏耍,于是【秦吏】孟母说,这个地方不适合吾子居住,遂搬迁。她将家搬到集市附近,孟子又学着做买卖和屠杀之事,于是【秦吏】孟母再迁,直到搬到学宫边上,孟子开始学着儒生,揖让进退,彬彬有礼,孟母这才满意,定居下来。

    他有些明白了:“夫人的意思是【秦吏】,在陛下眼中,儒、墨,就如同孟氏前两次居住之地,那些丧葬、商贾狗屠之辈一般,乃损友也,故要将其从公子身边,一一逐走?”

    不过这也太粗暴了吧,而且很容易引起旁人不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这就是【秦吏】秦始皇啊,做事完全是【秦吏】不讲道理的,既然公子扶苏身边老是【秦吏】聚集着儒墨之徒,赶走一批又来一批,那就索性彻底干掉吧!

    摊上这样的父亲,扶苏这当儿子的,是【秦吏】真的难啊……

    叶子衿道:“不止是【秦吏】公子身边的损友,如今的陛下,恐怕已将儒墨,当成是【秦吏】扎在肉上的刺,必须拔掉吧……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,当然,这只是【秦吏】妾的一点粗陋之见。”

    张苍却觉得极有道理:“那依尉夫人看,公子扶苏现在该如何做才好?”

    叶子衿沉吟了,黑夫曾来信嘱咐过叶氏,低调行事,不要招惹任何势力,等他消息,眼下咸阳的水又要沸腾了,而南方还迟迟无信,她很无奈,只好想办法,给这炭炉降降温了,借张苍之手,或许可以……

    于是【秦吏】叶氏摇头:“在这时候,做任何事,说任何话,都容易犯错,唯独一件事是【秦吏】不会错的。”

    张苍追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当口里,大儿子破虏削了一个果子,献宝似地递给母亲,叶子衿笑吟吟地夸了他,接过果儿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【秦吏】儒家、墨家、法家,乃至于天下人都觉得没错的事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将儿子削的水果捧在手心,有些炫耀地说道:

    “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苍结束了对尉府的拜访后,在路口徘徊许久后,最后一跺脚,往公子扶苏府上而去!

    到了次日,公子扶苏向秦始皇上了一道奏疏:

    “心宿三星,非止帝星,亦有子属之星二,荧惑守心,逆行而过,此乃儿臣用人不当,阿房久不能完工,招致的天警!今儿臣已尽逐腐儒,使其各归其家,望父皇为天下计,勿要动怒,保重玉体……”
友情链接:银行信息港  好名字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谎话大王  减肥方法  笔下文学  从全球高武开始  蜡笔小说  飞剑问道  免费算命网  创世中文网  最强狂兵  娱乐大头条  南方财富网  中华康网  房贷计算器  作文吧  全职法师  调教大宋  极品家丁  超级神基因  大魏宫廷  娱乐大头条  最强狂兵  步步生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