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698章 雁南飞
        “恒山郡的大雁,这时候已开始南飞了吧?”

    七月中的岭南依然炎热,站在郁林土楼上,赵佗正抬头眺望。

    赵佗老家在恒山郡真定县,原本是【秦吏】赵国地盘,根据他家也姓赵这点看,几代人以前八成还是【秦吏】赵国公族,只是【秦吏】早已疏离,宗族不大不小,至少是【秦吏】有祖坟的。

    他年幼时,赵国还统治着恒山郡,但十四岁那年,赵亡。

    他的家族是【秦吏】比较识时务的,在秦始皇派王翦伐燕那年,早早给赵佗纳粟,得了爵位,并让他入伍,随后又参加了灭楚的战役,阴差阳错,跟了屠睢,做了楼船之士,来了南方……

    后来的事便不必说了,今年赵佗已三十有余矣,一眨眼,他在南方已呆了十来年了吧?

    他很想衣锦还乡,只是【秦吏】苦于王命,不得不在前线久待。

    但他又暗想:“不过,听闻中原也不安定,盗贼渐多,朝局晦暗不明,暂时在南方呆着,手握兵权,也不是【秦吏】件坏事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如此,赵佗仍不时思乡,他父母皆已去世,二老和昆弟之坟皆在真定,也不知宗族的人,是【秦吏】否按时清扫?

    他曾听人说过,冀州的雁七八月就开始往南飞,飞到衡山郡时,已是【秦吏】第二年春天,只能呆几天,又得转头飞往北方……

    “这地方,就连家乡的雁,也不会光顾啊。”

    赵佗望了半天,却一只雁都没看到,叹了口气,转身下了土楼。

    才下来,却发现陆贾已经在等他了,见到赵佗,连忙过来。

    “赵裨将,宴飨已经备好了,君侯让下吏来邀你入筵。”

    “岂敢让陆先生来招呼我。”虽然对儒生不太感冒,但赵佗对陆贾还是【秦吏】有礼的,谁让他是【秦吏】昌南侯身边炙手可热的幕僚呢?

    赵佗是【秦吏】个聪明人,他很清楚,与昌南侯的“兄弟”关系,是【秦吏】他最大的政治资本。若非昌南侯举荐,才三十出头的赵佗,怎么可能击败诸多竞争者,成了西路军的裨将军?

    所以这份关系,必须维持紧密才行。

    等进了土楼的第一层,赵佗发现,这所谓的筵席,除了侍卫的兵士外,居然就他与黑夫二人……

    “可惜吴芮不在,否则吾等兄弟三人可有机会聚聚了。”

    黑夫很热情,让赵佗勿要拘礼,过来近处就坐。

    赵佗与黑夫相对而坐,隔着不过三步,笑道:“不瞒兄长,虽是【秦吏】三人为兄弟,但弟与吴芮,实在是【秦吏】处不来,还是【秦吏】与兄长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说这种生分的话,吴芮助我平了梅氏和闽越,而你也在攻略西瓯出了大力,汝等皆是【秦吏】我的左膀右臂。”

    黑夫举起自己的手,亲近的人都知道,他是【秦吏】左撇子,他笑着低声说道:“当然,你是【秦吏】左手,吴芮毕竟是【秦吏】干越的君长,与吾等,还是【秦吏】隔着一层啊。”

    赵佗了然:“多谢兄长!”

    案几上的餐具有些简陋,黑夫道:“此地无鼎无簋,无俎无豆,只能以芭蕉叶当盘,用木陶做碗,贤弟勿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在桂林也是【秦吏】如此,弟岂会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食物亦是【秦吏】就地取材,不知你敢不敢吃。”

    黑夫神秘一笑,拍了拍手,庖厨就端着菜肴上来,赵佗一看,除了常见的鱼虾外,居然还有蛇羹、切片后用热油煎出来的黄鳝。

    至于烤品,竟是【秦吏】几串去了头和爪子的禾花雀!

    这些东西,中原人是【秦吏】绝不会吃的,赵佗看着黑夫头上,因为阳山关髡发,尚未恢复的头发,打趣道:

    “兄长这副打扮,再吃着这些食物,亦像一个越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南越国的‘蛮夷大长老’还好意思说我?”

    黑夫暗暗吐槽,嘴上却倒:“最初来时尚不习惯,当地食物,只有荔枝,龙眼合我口味,你也知道,我嗜甜。但在番禺,南越人不问鸟兽虫蛇,无不食之,余初不下喉,近亦能稍稍食用……怎么,你还真怕吃多了,染蛮夷之性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至于,我身处桂林,亦没少食用。”

    赵佗觉得好笑,昌南侯家不愧是【秦吏】种蔗的,来到岭南,才刚刚平定南越,就派人四处寻找野生甘蔗,遇上甜的,就送回南郡去,并张罗在番禺开种植园。

    “这禾花雀你可得多吃吃。”

    黑夫热情地让庖厨给赵佗分一串烤雀:

    “陈无咎说,此物应有壮阳之效,我倒是【秦吏】不能多食,吾妻不在身边,你则不同,毕竟才刚娶了个瓯人都老的女儿为妾,贤弟,你这是【秦吏】以岭南为家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黑夫说到这,赵佗心里一惊,马上停了筷箸:

    “还未将此事禀与兄长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解释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黑夫笑吟吟的,他的消息,还是【秦吏】十分灵通的:“贤弟的考虑与我一样,秦军久驻当地,想要立足,联姻自然是【秦吏】少不了的,你倒是【秦吏】给军中都尉们当典范了。多亏你与潭水之上的瓯人部落联姻,才让这条河百余里内皆太平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黑夫整顿后方,攻略闽越、南越的这一年,赵佗可没闲着,他以桂林为基地,通过灵渠的漕运,得到了长沙郡的后援,使大败而归的秦军恢复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接着,又兵发两路,在桂林造船,沿着离水(漓江),重新打通了前往苍梧的水上航道,支援了那里遭到西瓯和南越水牛部围攻,岌岌可危的秦军,随即,又与番禺建立了联系。

    说起来,黑夫半个月前抵达苍梧时,还发现了一个老熟人,在灭楚战争时,被迫给他当向导的东海郡东阳县人陈婴。陈婴本来就长得老成,如今竟连白发都生出来了,整个人有些阴郁,据说从雨林中败退回来就这副模样,都两年了,依然对林子有阴影,躲在堡垒里,打死都不愿外出巡逻。

    而赵佗的另一条进攻路线,是【秦吏】亲自带着数千人走谷水,进入潭水,通过迎娶当地都老的女儿,成功让潭水沿线的瓯人臣服,并在”潭中“(柳州)建立据点,潭水往上,可抵达洞庭郡镡城塞,多了一条联络往来的路,潭水往下,则是【秦吏】郁林。

    可以说,虽然是【秦吏】黑夫的堡垒战术击败了瓯人,但赵佗也凭着一己之力,拿下了半个西瓯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赵佗依然觉得自己的功劳不够,不够在战后担任一郡之长……

    他最期望的,是【秦吏】能够在西瓯设郡时,作为郡守!像黑夫在胶东时那样,执掌军政大权!

    但眼下的功劳和爵位,顶多做一郡尉,还可能被调离瓯地……

    手中无兵,心中难免不安,赵佗立刻向黑夫请战道:

    “弟做的还不够多,今兄长欲伐骆越,赵佗愿为兄长前驱!”

    从郁林往西,便是【秦吏】郁水上游,可抵达后世广西的省会,南宁。

    到了那边,差不多就是【秦吏】西瓯和骆越的分界了,郁林附近的瓯人多逃,迁徙去往西边,像第一次战争一样,将骆越视为最后的庇护所。

    战争不可避免,进攻骆越,是【秦吏】混军功最后的机会,也是【秦吏】赵佗为自己谋利的最好机会!

    与上一次战争不同,有黑夫的稳扎稳打,赵佗对击灭骆越,取得战争全胜,满怀信心。

    但黑夫却不打算让赵佗去骆越,这家伙若再升,就不好控制了……

    “骆越,那可是【秦吏】屠将军殒命之地,岂能让贤弟再次犯险?”

    他语重心长地对赵佗道:“你得镇守桂林,此外,为兄还有一事要你去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敢问兄长,是【秦吏】何事?”

    黑夫却不答,突然话一转,指着案上一牒酱:“这酱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赵佗一愣,连忙用食指蘸了一点尝尝,微甜,很鲜:“倒是【秦吏】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这是【秦吏】什么酱?”

    “弟不知。”

    黑夫揭露了谜底:“是【秦吏】枸酱,产自蜀地的枸酱!”

    他起身道:“枸树如桑,其椹长二三寸,味酢。取其实以为酱,美。蜀人以为珍味,此物在南郡也卖得不错,但到了长沙,就很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一罐枸酱,却是【秦吏】我在南越番禺发现的!”

    赵佗皱眉:“蜀中远在西南,和南越千山万水,怎么运过来的?”

    黑夫道:“我也觉得此事成疑,于是【秦吏】派人沿着郁水一路追问,羊部说是【秦吏】水牛部所贩,水牛部说是【秦吏】从西瓯所得,西瓯又言来自温水上游,牂牁江有夜郎人贩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夜郎?”

    赵佗有些惊讶,他却是【秦吏】没注意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黑夫道:“然也,正是【秦吏】百越十二部之一的竹部,道牂牁江迁徙入西北群山,如今已建立了夜郎国,在西南夷里,唯独滇、夜郎最大,蜀郡通夜郎,而夜郎又通南越,靠的就是【秦吏】牂柯江。”

    “贤弟,我要你做的事情,正是【秦吏】在驻守桂林,镇抚当地夷越的同时,派一队人,沿着牂牁江往上游行,去探索通往夜郎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探路这种事,比参与最后一战,能混到的功劳少多了,赵佗暗暗叫苦,问道:“兄长欲攻夜郎?”

    黑夫摇头:“当然不是【秦吏】,如今骆越未灭,岂敢再树敌?”

    “只是【秦吏】吾等僻处异域,多一条路与中原联络,没什么不好的。顺便,再派人持瓯君之首,招降温水之上的越人,就说首恶已诛,只要他们向秦朝臣服,领地、属民,乃至于他们的祭祀,神明,可世代保有,秦军秋毫无犯!”

    走到赵佗身边,揽着他的肩膀,黑夫笑道:“我要集中力量对付骆越,毕其功于一役,决不能有他处的瓯人来滋扰!贤弟,守护吾之右翼,这件事,为兄就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来自恒山郡的雁,一般到衡山、长沙便止住,轻易不会越岭南来,一旦来了,就不容易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次日,站在土楼上,目送赵佗返回桂林,黑夫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虽然与赵佗以兄弟相称,但黑夫却不打算让他立下大功,独立掌军,且以夜郎之事,打发他去搞一段时间的探索吧……

    更何况,派谁去打这一仗,黑夫已有计较!

    这时候,陆贾却过来,朝黑夫作揖。

    “君侯,你要的美文,下吏写好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南越王墓里,的确陪葬着两百多只去了头的禾花雀。
友情链接:名人名言  据说娱乐网  励志故事  锦衣夜行  战国赵为帝  斗战狂潮  励志名人名言  健康报网  神道丹尊  北宋大表哥  飞剑问道  电脑爱好者之家  超强吸妖器  绝世邪神  汉乡  战神狂飙  笔趣阁  莽荒纪  大王饶命  就爱读小说  落秋中文  我闺女是天师  大魏宫廷  经典古诗词  小学生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