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664章 越女
    梅氏派来的,的确是【秦吏】个女人。

    据吴芮说,这老越女是【秦吏】梅鋗之母,同时也是【秦吏】吴芮之姊,但已嫁过来二十多年,早就抛弃了自己的氏,自称“梅巫”。

    这就是【秦吏】母亲啊,为了儿子,明知道可能是【秦吏】陷阱,还是【秦吏】毅然赴会。

    谈判在赤红色的丹霞石之上进行,虽然知道不太礼貌,但坐在相隔五步的地方,黑夫总忍不住去瞅梅巫的脸。

    并不是【秦吏】因为她漂亮,而是【秦吏】其面上的纹绣,密集得让人惊骇:乍一看像是【秦吏】渔网,再仔细一瞧,才发现其实绣的酷似一只大蝴蝶,以鼻翼为中线,永远无法抹去的墨纹朝脸颊延伸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【秦吏】扬越人习俗,吾姊嫁过来,自然要入乡随俗。”

    吴芮告诉过黑夫,越人剪发文身,烂然成章以像龙蛇,他们认为,纹面乃祖先训示,可以避免灾祸,延长寿命。在扬越,族中的男子必须学会打猎及猎到人头,才能纹身,而女孩子得在纹面后,方能学习织布,那也意味着她们已成年,可以嫁人了。

    “先用竹签蘸上釜底的黑灰,在眉心、鼻梁、脸颊和嘴的四周描好纹形,然后请人一手持竹钏,一手拿拍针沿纹路打剌。每剌一针,即将血水擦去,立刻敷上黑灰,过三五天,创口脱痂,皮肉上就有了青蓝色斑痕,这种面纹,永远也擦洗不掉。”

    光听着就觉得疼,因此感染丧命的人不在少数,但越人依旧对这种习俗孜孜不倦。而纹面次数越多,颜色越深,花纹越密,就代表地位越卓著。

    黑夫觉得自己再看就要犯密集恐惧症了,这才挪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东门豹站在黑夫边上,这家伙连生了五个女儿,骨子的重男轻女,对那越女冷笑道:“你,一外嫁来的女子,能替梅氏的都老们做决定?”

    他方才还叫嚷着说“彼辈派一女流之辈来,乃是【秦吏】侮辱君侯”,要将她们轰走呢。

    “梅氏君长由我所生,我还是【秦吏】部族的巫。”

    梅巫倒是【秦吏】不卑不亢,她点了点头:“我能,但吾子在哪?”

    黑夫示意东门豹先退下,应道:“他现在无事,但若梅氏不肯降服……”

    梅巫像极了一头失去幼崽的雌虎,她扫视左右,寻找梅鋗的身影:“我要知道他还活着,才能与你谈。”

    黑夫拍了拍手,利仓立刻将双手反缚的梅鋗押了上来,梅巫立刻站起身来,走过去查看,捧起他的脸,心疼不已,见儿子没有损伤,松了口气后,却狠狠给了他一拳!

    “你是【秦吏】君长,不是【秦吏】武士,遇上危险,应该立刻抛下老弱妇孺,带着青壮离开,而不是【秦吏】留下断后!”

    梅鋗羞愧地低下头,完全没了那日刚被擒时的无畏,在母亲斥责下,乖顺得像头小鹿。

    黑夫看着这一幕,瞥向吴芮:“我听利仓说,梅氏的都老们本来想把来投奔的第一批逃卒杀了,是【秦吏】梅巫力图接纳,以弥补人员之损。依我看,你这阿姊,才是【秦吏】梅氏真正的首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她是【秦吏】巫祝。”

    吴芮有些冒汗,说他过去几年和梅氏一点联系没有,那是【秦吏】骗鬼。

    此刻,黑夫只需要动一动指头,他的手下,便能将梅氏母子一起拿下,整个梅氏残部数千人,便失了首领。

    但黑夫没有,他笑道:“陆贾跟我说,军无信不立,对岭南诸越,我也希望,能为我献给陛下的攻心之策,开一个守信的好头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梅巫教训了儿子一番后,也回到黑夫面前,朝他一拜,大概是【秦吏】感谢未杀梅鋗。

    “你已赢了,还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的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黑夫站起身来,摊开双手,看向这片奇秀而又荒蛮的土地,完全一副电影大反派的嘴脸:

    “献上土地和水!世世代代,臣服于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亭长,就这样放她走了?“

    傍晚时分,越人们的身影隐入林中,东门豹却有些怏怏不乐,他还以为会有一场大仗呢,摩拳擦掌准备了许久,可却以谈判结束,实在是【秦吏】没劲。

    方才,黑夫以吴芮作保,双方杀鸡盟誓。按照约定,黑夫放了梅巫离去,她回去后,需要约束部落,对秦表示臣服,并交出接纳的逃卒让黑夫处死,再也不能袭扰沿途行人车乘,甚至要出人手砍伐树木,确保秦军北江道的安全。

    而嘴上依然喊着“不服”的梅鋗,将作为人质,暂时扣在黑夫军中。

    黑夫同时保证,会向咸阳的秦始皇帝请求,封梅鋗做正式的“君长”,待遇与巴郡、北地的戎狄君长相同,级别类似县令,可世代承袭,朝廷不做太多干涉,更不会像贾和那样,对梅氏动辄打杀。

    东门豹有些无法理解,在他看来,上次伐越,西路、中路之所以败绩,是【秦吏】因为统帅不行,如今黑夫来了,只要帅旗所指,他带士卒一路冲杀过去,便能席卷岭南。

    可如今,明明已经击垮了梅氏,却不穷追猛打,反倒放了一马。

    黑夫却站在丹霞巨岩上,摇头道:“阿豹啊,这场战争,不是【秦吏】只靠武力就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一开始,南征打的就不止是【秦吏】军,也是【秦吏】政。”

    而政治的精髓是【秦吏】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妥协!”

    政治意味着妥协,在政治中,我们需要选择最不坏的方案,因为它是【秦吏】可行的方案,我们不可能得到更好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历史上,在南方持续了两千年的羁縻制度,绝非偶然,秦汉唐宋元明清,为何每一个朝代,都在少数民族聚集区选择类似的方式?难道他们心那么大,能容忍这种国中之国么?

    无他,非不愿也,实不能也。哪怕是【秦吏】大一统王朝的极盛时期,其力量也是【秦吏】有限的,彻底征服边疆地区,人力财政代价太大了。受制于交通,受制于人口,在中原有足够的移民填满这些边角地区前,羁縻,就是【秦吏】最好的方式——至少是【秦吏】更不坏的方式,维持土司对朝廷的服从,只要你不公然反叛,一起诶好说。

    这是【秦吏】历史的选择,也是【秦吏】黑夫的选择,只有随着时间推移,移民的南进,区域人口比例发生变化,最终打破平衡,才有改土归流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比起这片夺取了也守不住的荒野,先让三军能重夺番禺,在城里站住脚,让途道不受侵扰,岭南岭北往来无阻,让戍卒能安心种田,衣食无忧,才是【秦吏】正事!”

    黑夫很清楚,他能做的,绝不是【秦吏】马上控制岭南每一寸土地和每一滴水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,不过是【秦吏】给这片广袤的土地,印上四个大字,一如越女脸上的纹面,由血与墨铸就,永世无法褪去。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解决完梅氏的问题后,黑夫在当地筑了一座小邑,命名“韶关”,留下吴臣和一千人驻守。

    接着,便统帅大军,带上作为人质的梅鋗,沿着重新打通的北江道,向横浦关进发。

    秦始皇三十五年六月中旬,站在台岭(大庾岭)陡峭崎岖的小径上,黑夫眺见了横浦关,不由感慨:

    “十年前我来此地时,它还叫厉门塞,只有一座关门而已。”

    而现在,扩修加固的横浦关,成了出入岭南最重要的枢纽。

    “从山北和山南看这关口,真是【秦吏】不一样的风景啊。”

    从北向南,看到的是【秦吏】令人望而生畏的蛮荒。

    从南望北,看到的却是【秦吏】文明,是【秦吏】故乡,是【秦吏】脱离这片绿色地狱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就是【秦吏】每个秦军士卒的真实感受。

    等沿着蜿蜒山路,来到横浦关门时,利咸已经在此等候。

    黑夫做的第一件事,却是【秦吏】踱步到朝南的关墙上,抚摸上面的砖石。

    “墙是【秦吏】拆了新砌的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【秦吏】,五年前就拆了。”利咸应道。

    黑夫点了点头,没有再问,但他却清楚地记得,十年前自己初至此地时,墙上写了什么!

    它是【秦吏】用暗红色鲜血写就的楚国虫鸟文,一共八字。

    “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!”

    它像是【秦吏】一句不甘的诅咒。

    又像是【秦吏】一个神秘的预言。

    那时候,南征众人都担心外逃的楚人,担心跑到南越楚庭的上赣君,觉得他们会卷土重来

    可现在,谁还记得他们?

    “吾恐季孙之忧,不在颛臾,而在萧墙之内也。”

    黑夫叹了口气,真正的威胁,从来不是【秦吏】墙外,而是【秦吏】墙内,听说近几年,随着南征开始,随着矛盾加剧,在三楚之地,暗地里嘀咕这句话的人,是【秦吏】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算算后,黑夫发现,自己的手下,竟也是【秦吏】广义上的“楚人”居多了。

    作为嫡系的南郡旧部自不必说,属于西楚,虽然被律令管束几代人虎,皆自视秦人,但满口楚音想改也改不掉。

    他的幕僚,来自沛县的萧何、曹参等人,亦是【秦吏】西楚,这也是【秦吏】历史上,项羽以彭城、泗水建国后,自称“西楚霸王”的原因。

    被黑夫视作“后院”的豫章,还有治病除疫后,对他心悦诚服的长沙兵,属于南楚。

    靠一颗人头,一撮发髻收复的郴(chēn)县营三万人,还有新归附的陆贾,多来自淮南寿春,属于东楚。

    堂堂大秦昌南侯,手里直接控制的十万兵民,竟以三楚之人为主。

    “一群三楚之人,却在为大秦抛头颅洒热血,开疆拓土,放在十几二十年前,没人敢想吧?而他们的统帅,好巧不巧,又是【秦吏】在覆灭楚国时,出力甚多的我。”

    他曾夺取项燕的帅旗,也曾带人先登进入楚都寿春,掠夺楚王财富,亲眼看着楚国公主坠楼而死,摔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,这天下,是【秦吏】流了多少血,死了多少人,才完成统一的。

    历史真喜欢开玩笑,最热衷于将刚刚发生过的事情,再演一遍又一遍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乘马进入横浦关时,耳边充斥着三楚口音的欢呼,黑夫心中不免自嘲一笑:

    “若我说,我还想以这群三楚之士为羽翼,扶保这危如累卵的天下,将破碎的河山重新捏合,让离心离德的七国之人,消弭仇恨,不敢说兼爱彼此,至少能捏着鼻子,凑合着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话,会有人信么!?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玄界之门  中学生阅读网  绝世邪神  寒门崛起  圣龙图腾  情话网  工作总结  中华养生网  经典古诗词  天天美食  99养生网  超强吸妖器  伏天氏  笔趣阁小说  牧神记  首富杨飞  诡秘之主  战国赵为帝  超级神基因  牧神记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工作总结  修真聊天群  名人名言  中国玉米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