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秦吏 > 历史军事 > 秦吏 > 第600章 箕氏
        秦始皇三十三年七月中旬,朝鲜公子箕准站在前往满番汗的途中,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彼辈所求,只要不太过分,皆可允之,不可得罪于大国。”

    从王险城出发时,朝鲜王,亦是【秦吏】箕准的父亲箕否如此嘱咐他,这也是【秦吏】朝鲜对秦朝的一贯态度。

    中原盛传,箕氏朝鲜乃殷商三仁之一,箕子的后代,事实的确如此,但根本不是【秦吏】《洪范》记载,商亡后,箕子入朝拜见周武王,才得以封建,那是【秦吏】周人自己的包装美化,事实远没那么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就箕准从家族口口相传的史诗里得知,八百年前,为了躲避残酷杀害殷人的野蛮周邦,箕子带着封国军民北迁,投靠同为子姓的孤竹国。但周人对这支“遗丑”念念不忘,派遣召公北征,在幽州之地建立燕国,并将箕氏进一步驱逐到辽东,还必须常年留子弟在燕国为质。

    这种屈辱的处境,一直持续到五百年前,箕氏朝鲜乘着山戎大入侵燕国之际,脱离了燕人控制,进一步东迁,来到了鸭绿江以东的土地,在这片夷濊杂处的地方立足,建立城郭,延续殷商的文明。

    又经过二十代人积累,一百年前,朝鲜疆域宽广,口数滋生,成了半岛上的文明中心,夷濊部落皆来朝拜。

    时值周室衰微,中原诸侯力政,那一代朝鲜侯颇有志向,见隔壁燕国称王,朝鲜侯也自称王,并与燕国在辽东交兵,想要夺取这块土地。

    结果很难堪,朝鲜虽然可以吊打周边夷人部落,可却被装备了弩机和骑兵的燕军打得落花流水。非但没夺取辽东,还被燕军杀过鸭绿江,丢了整整两百里土地,最后不得不屈膝请和,双方以满番汗为界。

    那是【秦吏】七十年前发生的事,箕准此刻想来,真是【秦吏】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七十年前那场战争让箕氏朝鲜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小,燕已经是【秦吏】七雄末流,却强大到朝鲜无法战胜,中原还有四五个更能打的呢……

    好在燕昭王有志于中原,对穷山恶水的朝鲜并无兴趣,朝鲜这才能躲过了灭亡的命运。

    时代的变化却比朝鲜预想的快,忽然之间,他们眼中强大的燕灭亡了。稍后,海对岸的齐也亡了,燕齐贵族络绎来投,也带来了一个可怕的名号:秦!

    秦的强大,秦的残暴,朝鲜皆有耳闻,当满番汗被秦军占领,树立起黑色的秦旗时,朝鲜不敢越过边境半步,去“收复故土”。

    虽然很害怕贪得无厌的秦朝入侵朝鲜,但朝鲜却也不想与秦接触。

    秦之先人恶来,乃是【秦吏】殷商的奴仆、臣子,如今却赫然为中原天子,朝鲜贵族心里难免有点不平衡。

    在朝鲜内部,一部分人希望能与秦贸易往来,但另一部分人则认为,只要秦不来干涉自己,朝鲜也装聋作哑,不要有任何动作。这样一来,立足于西方的秦,或许没功夫管极东之地的朝鲜,那样,朝鲜就能保住来之不易的“独立”。

    现在回头看看,连当初支持此议的箕准都觉得,自己当时蠢透了。

    最初十年,双方的确井水不犯河水,但今年入夏以来,来自秦朝胶东的商船,开始越来越平频繁出现在朝鲜海上,最初一艘一艘来,之后三艘、五艘、七艘,而且还都是【秦吏】从南方海面上出现,很少从北方驶来……

    新航路已经开辟,从胶东到朝鲜,变得易如反掌,曾经被朝鲜视为城墙的大海,如今却变成了侵略它最便利的通途。

    列口的官员也注意到这些反常的“商船”,但朝鲜行政低效,他还没来得及禀报王险城,数十艘外壳涂成黑色的战船便破浪而至,将列口津泊得水泄不通,扬言要朝鲜派人去与他们交涉。

    箕否已老,于是【秦吏】,这份光荣的使命,就落到未来君侯箕准肩上了。

    王险城与列口相隔不过百里,同处于列水之畔,顺流而下,半日可达。

    距离列口越近,箕准在两岸看到了越来越多赤脚逃难的人,停船一问他们,说是【秦吏】黑旗黑甲的秦人已经登岸占了码头,控制了城门,不允许进出,还强征朝鲜人去帮忙卸船上的粮食。

    城邑周边的人听闻后,害怕自己也被抓走,于是【秦吏】便陆续出逃。

    箕准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安慰他们,只能咬咬牙继续往前走,接下来的接洽,关系到箕氏朝鲜的存亡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但哪怕箕准心理准备做得充足,当他抵达列水入海口,看到港湾里那些比朝鲜宫室还要高大的楼船时,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!

    如果说箕准自己乘坐的船恰似海豚,那秦军用漆涂成黑色的楼船,恍如鲸鱼!

    最大的那艘楼船长达数十丈,整个船体为矩形,三层城楼构造,体魄十分雄壮,上面活动着数百人,并部署各种远近兵器。

    对方也发现了箕准的船,三艘楼船立刻调转船头,向数座大山般,朝他压来!风帆已收起,航行时只靠两百支木桨飞转,亦速度极快,那尖锐的撞角仿佛触之既死,而楼船上数十架弩,也远远瞄准了他们,让箕准心惊肉跳!

    “朝鲜公子箕准来见大秦将军!”

    他连忙让人在船首高高举起“旌节”,大喊示意。

    别看箕氏八百年前来自中原,可语言已同当年大异,双方各自喊话皆听不懂,非得译者转述才行。

    好在旌节的含义未变,双方也准备了译者,一番交流后,得知是【秦吏】朝鲜派人来洽谈,楼船上的弩兵这才收起弓弩,让箕准的船靠近。

    箕准整理衣着,看这情形,是【秦吏】要上船谈,他很怕自己一上去就惨遭劫持,毕竟那些来自燕、齐的逃人,对秦从来没一句好话,所述皆是【秦吏】秦背信弃义,屡屡扣押对方君主、相邦,而打仗也如狼似虎,弃礼仪而上首功……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秦船已兵临城下,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爬绳梯,总比爬悬崖容易。

    两船相错,各自下锚,一个身影出现在楼船边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箕准。

    箕准抬头,看清楚那是【秦吏】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将领,身着黑甲,发髻偏右,上面扎着帻,打仗的时候大概会戴上胄。

    少年正是【秦吏】黑夫的侄儿尉阳,他也在好奇地打量箕准的装扮:

    这位朝鲜公子,并不像秦朝公子那样,衣冠楚楚,而是【秦吏】如同一个戎狄般,左右两侧梳辫,辫梢卷曲,下垂至肩,但头顶又加了冠。衣裳也有些不同,裳外有蔽,玉佩环挂在胸前而不是【秦吏】腰上,雕刻成鱼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穿成这般模样?”

    这在尉阳等人眼里,未免有些不伦不类,他们窃窃私语,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再看箕准的随从们,基本都是【秦吏】辫发。有总发至顶,编成一条辫子,然后垂至脑后的;也有将头发编成辫子,盘梳于顶的。贵者戴冠,贱者戴巾,更有将头巾卷成长条,绕额一周,再束在头上的。

    尉阳不知道,箕氏朝鲜本就是【秦吏】是【秦吏】一个文明的活化石,比起自诩为殷商后裔,可实际上礼仪、发式、衣冠都已经周化的宋国,箕氏朝鲜几乎原模原样保留了殷商时期的一切:

    他们文字用甲骨文,历法用殷历,又比如这辫发,本就是【秦吏】殷人的独特头型,也被朝鲜王室世代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朝鲜的贵族,甚至会对燕齐之人的椎髻嗤之以鼻,认为这是【秦吏】羌戎杂俗!殷商的古道才是【秦吏】正统!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箕准也顾不上朝鲜藏在内心深处的那点自欺欺人了,只能低声下气地说道:“小邦朝鲜公子,应邀来见大国将军,不知大邦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箕准放下了公子的骄傲,声音恭谨,这是【秦吏】小国的无奈。

    尉阳则嗓音洪亮,带着大国军人特有的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朝鲜南方沧海君忤逆大邦,皇帝下令征讨,然海外有风不能久留,故船队泊于列口!”

    箕准仰了半天,脖子有点酸,他想要上船谈,但译者转述他的意思后,那小将却大声道:

    “我家将军说了,人臣无外交之权,朝鲜若欲谈,便去满番汗,与主将,亦是【秦吏】大秦公子相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箕准只感觉自己被耍了,大老远跑到这,屈尊请求上船洽谈,可对方却说我们没资格谈,你去北边百余里外另找他人……

    这其实是【秦吏】在胶东时,黑夫和任嚣商量的,作为偏师,胶东要给公子扶苏大军铺好路,但又要注意,不能处处抢了主力的风头,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只能先摆出架势,吓吓朝鲜,至于正式洽谈,还是【秦吏】将球一踢,由扶苏来做决定。

    尉阳看出下面朝鲜众人脸上的不满,他轻蔑一笑,努力回想着仲父发号施令时的模样,但那种不怒自威怎么也学不来,只能学学任嚣,于是【秦吏】双手一叉腰,挺着胸,满脸傲慢地说道:

    “还请公子回告朝鲜侯,一日谈不完,舟师便泊于列口就食,十日谈不完,舟师食尽,就只能溯游而上,请朝鲜侯赠饭了!届时楼船艨艟,塞列水而不流,强弓劲弩,横于王险之滨,两军相会,也不知能否让王险水泄不通?”

    
友情链接:中国玉米网  励志故事  盛唐风华  大魏宫廷  笔趣阁  铸天之景  就爱读小说  IT百科  男性健康  毕业论文网  中国会计网  寸芒  星峰传说  我的绝色美女房客  修真聊天群  论文大全网  极品最强大少  全球高武  花都最强医圣  绝世邪神  IT百科  都市之神帝驾到  首富杨飞  牧神记